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四章 天北分庆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咦,这画风不对啊!

郝爽满怀疑窦地看着郝国庆。

前几天他把徐翔准备安排他到轻工厅去实习的事情告诉郝国庆的时候,郝国庆激动地满眼放光,连声夸徐教授有眼光,说省轻工厅这样重要的部门本来就应该安排郝爽这样又红又专的高材生过去实习。

怎么现在听到自己改变了主意,要去向阳坡去实习,他却一点都不感觉到失望和生气呢?

因为有司机在场,郝爽也不好细问,于是就换了一个话题,问郝国庆道:“爸,你这是打算去哪儿啊?”

“我准备去一轻局找你刘卫东叔叔!”郝国庆笑道,“你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去吧,正好他最喜欢你!”

刘卫东和郝国庆的初中同学,初中毕业没多久,两个人分别进入了向阳坡粘土矿和陶瓷一厂工作,然后各自一步步地干到了向阳坡粘土矿和陶瓷一厂厂长的位子上。

四年前,天北市直机关干部大调整的时候,郝国庆和刘卫东两个人又分别被内定为冶金局和一轻局副局长的候选人。只不过郝国庆之后因为“冲冠一怒为孩儿”的事情被取消了内定的提拔,而刘卫东则顺顺利利地被提拔到一轻局副局长的位子上。

刘卫东有一个女儿叫刘莎莎,跟郝爽是同一届高中毕业。郝爽考入天北矿院的同时,刘莎莎也考入了天北财会学校读书。

因为很喜欢郝爽,刘卫东就明里暗里给郝国庆暗示,想把刘莎莎介绍给郝爽做女朋友。可是对宠儿狂魔郝国庆来说,却认为刘莎莎只是一个中专生,根本配不上自己前途远大的儿子,所以一直以郝爽年龄还小,暂时不宜谈恋爱为由拖着没有松口。

其实在当时来说,考上一个中专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因为中专生也是国家干部身份,由国家负责统一分配工作的,而在当时的中专生的自我认知当中,也一直认为他们是在读大学。

刘卫东在郝国庆那里碰了钉子,也不气馁,转而走起了曲线救国的路线,让刘莎莎直接去接触郝爽。

虽然说比起郝爽来说,自家女儿的学历稍微低了一点,但是架不住自家女儿好看啊!刘晓庆·天北分庆的名头,可不是白说的!

却不想刘晓庆·天北分庆的美丽容颜在郝爽面前也没有起到作用,刘莎莎从财会学校跑到矿院找郝爽几次,别说是约出来看电影,连顿饭都没有约上,只能气鼓鼓地跑回家,在刘卫东面前大骂郝爽是一个只看学历不看人的蠢猪!

实际上刘莎莎可是冤枉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人郝爽,不过他不接受刘莎莎做自己女朋友的理由倒不是说跟郝国庆一样,嫌弃刘莎莎的学历是中专。

主要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学习狂,认为既然上了大学,就应该好好珍惜这大好的读书机会,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努力学习上,怎么有工夫把宝贵的学习时间浪费的谈恋爱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呢?

所以别说是刘晓庆·天北分庆,就是刘晓庆本尊亲自过来,恐怕也打动不了他半分。

倒是郝国庆听说了刘莎莎跑去矿院找过郝爽之后,精神高度紧张起来,生怕自己前途无量的宝贝疙瘩倒在刘晓庆·天北分庆的美色攻势之下。

所以他除了再三告诫郝爽千万不要跟女孩子外出之外,也改变了以往喜欢带着郝爽到刘卫东家串门的习惯。甚至春节的时候刘卫东带着刘莎莎来拜年,他都会提前把郝爽支开。

郝爽继承了原郝爽的一切记忆,自然是知道这中间的前因后果。

现在听到郝国庆竟然主动提出要带他去见刘卫东,一时间不由得大为讶异!

老爸啊老爸,你是肿么了?

以往把我藏着掖着,千方百计地不让我见刘卫东,今天变得大方起来,来一个主动送货上门啊?

万一刘晓庆·天北分庆也在那里,我岂不是羊入虎口,被她一口叼住再不松口啊?

再联想到之前郝国庆对他不去轻工厅要留在向阳坡粘土矿实习的反应,郝爽心中忽然间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自家这位便宜老爸,不会是精神出了问题吧?

212吉普很快就来到天北市一轻局的办公楼前。

这个时候还没有后世那样司机殷勤地为领导开车门的繁缛礼节。郝国庆带着郝爽下了汽车,挥手对司机大张说道:“大张,我在这边可能要比较久,你先回矿上吧!”

虽然因为儿女谈朋友的事情有一些疙瘩,但是却并不影响郝国庆和刘卫东之间的交情。他今天难得一次上门来拜访,虽然现在还不到十点,但是刘卫东是肯定会留他吃中午饭的。矿上就这么一辆公务用车,让大张赶回去,矿上其他领导或许能用得上。

“好的,矿长!”大张应了一声,调头把车开了回去。

这边郝国庆领着郝爽就往一轻局的办公楼里走。

这时候的一轻局办公楼作为一个市直机关,并没有后世“一入衙门深似海”的神秘,也没有后世戒备森严的氛围,办公楼大门口不仅没有保安,甚至连一个登记的门卫都没有。郝国庆领着郝爽走进大门,沿着楼梯,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三楼东边刘卫东的办公室。

却不想这间挂着副局长牌子的办公室门紧锁着,郝国庆敲了几下,也听不见里面有人回应。

他顿时不由得为之一愣:

咦,刘卫东怎么不在呢?自己八点钟的时候,可是提前给他打了电话,约好的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闻声从隔壁办公室走了出来,看到郝国庆,连忙笑着招呼道:“哟,郝矿长,你来了啊!”

“是啊,王主任!”郝国庆也认得这位男子,回身给他打招呼道,“老刘他人呢?”

“我们刘局长刚刚有点急事,赶到下面去处理了!”王主任笑着说道,“他特意跟我交代了,说你来了之后,就先到他的办公室休息,他那边应该很快就赶回来了!”

一边说着,王主任一边拿出钥匙,打开了刘卫东办公室的房门,把郝国庆父子让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