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一章 要苟住,不要浪
作者:夏言冰分类:都市

看着镜子里那几乎要耸入云端的发际线,郝爽不由得一脸便秘。

你妹的老天爷!

都让老子穿越到八十年代了,给老子多一点发量你难道会死啊?

郝爽的上一世是一名名叫任启航的九〇后企业家。

他二〇一一年从西江陶瓷大学毕业之后就南下粤东,白手起家创建了方夏陶瓷科技有限公司。

凭借着扎实的专业知识以及对行业发展趋势前瞻性的预测,他经过八年的艰苦打拼,终于在二〇一九年把方夏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做成一家年销售额上百亿的陶瓷巨头,并成功地获批在沪市主板上市。

可惜的是,就在正式上市的前夕,年仅二十九岁的他由于过度劳累,骤发急性脑血栓,猝死在公司的实验室里。随后他魂魄就穿越到一九八八年的这个平行世界,成为这名叫做郝爽的身体的主人。

这个叫郝爽的家伙是天北矿业学院硅酸盐专业的大四学生,为了验证毕业论文的一个数据,昨天晚上通宵在实验室做实验,诱发了低血糖,昏倒在实验台上。

等他在校医院的急救室醒来之后,身体的主人就变成了从二〇一九年穿越过来的任启航了。

郝爽(任启航)强压着悲愤,再次端详镜子中的面孔。

作为一个九〇后亿万富翁,他上一世最大的怨念就是英年早秃,明明是一枚二十多岁的小鲜肉,却总是被人当成四五十岁的大叔,以至于女朋友每次带他去参加聚会的时候,都要向朋友解释:他真不是我爸!

和上一世比起来,显然眼前这张面孔英年早秃的潜力值更大。郝爽清楚地记得,同样是二十一岁的时候,上一世的发际线至少比现在的发际线低了一指。

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自己岂不是二十三四岁,就会头顶一片地中海?

想到这里,郝爽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不行,不能任由它发展下去,必须扭转这个趋势!

郝爽暗自下定决心。

不仅是为了挽救发际线,更是为了挽救自己的人生!

上一世他去治疗脱发的时候,中山医科大学一附院的教授就告诫过他,他的英年早秃与他不分昼夜的狂热工作习惯有关。让他要劳逸结合,注意调整,否则不仅仅是脱发的问题,甚至可能因为疯狂的工作习惯导致过劳死。

却没有想到教授一语成箴,自己才二十九岁便过劳而死,空留下一个销售额过百亿的陶瓷帝国而无福消受。

而这一世的郝爽,显然跟上一世的自己具有同样疯狂的工作习惯,为了验证一个论文中的数据,竟然不眠不休的在实验室工作十几个小时,最后诱发了低血糖离开了人世,把这具身体白白了便宜了自己。

虽然说自己这次很幸运,过劳死之后,郝爽留下了一具身体给了自己,但是并不能保证自己下次死后还能同样幸运,穿越到另外一具身体上啊!

所以这一世无论如何都要苟住,不要浪,要远离一切工作狂的习惯,杜绝一切过劳死的可能。总之,一句话,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

所谓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浮华背后都是过眼云烟,金钱再多,名声再响,权力再大,可终究还是肉体凡胎,一旦逝去,便成虚无。只有保留住这具躯体,才有资格去快快活活地享受人生。

就在这时,寝室门被推开,他的上铺室友、生活委员赵顺利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样,老八,感觉好点了吗?”他看着郝爽关切的问道。

郝爽八个室友里年龄最小,故而被称作老八,赵顺利则排行老五。

“没啥问题了!”郝爽回答道,“医生说就是低血糖,输了一瓶葡萄糖,就好了!”

“下次别太较真儿了!”赵顺利语重心长地说道:“随便编一个差不多的数据上去不就行了?哪有你这样的,在实验室里不吃不喝连搞十六七个小时的?”

如果换成以往,郝爽肯定会严肃地反驳一番赵顺利的“荒谬”言论,但是现在他却心悦诚服地说道:“老五你批评的对,我下次一定不会再这样了!”

赵顺利见郝爽竟然一反往日作风,不仅没有义正辞严地反驳他的话,而且还十分虚心地接纳了他的意见,不由得意外地看了郝爽一眼。

“咦,老八,你不是病坏了脑子吧?怎么感觉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哪有,哪有!”郝爽心虚地说道,“我这不是身体还没有好利落,没有力气跟你干架嘛!”

“嘿嘿,我还说你改了性子呢!原来是没有力气啊?果然是狗改不了吃那!”

“你才吃那呢!”郝爽怼了一句,旋即发现不对。这不是承认自己是狗么?

占了便宜的赵顺利又嘿嘿笑了起来,拿出一叠菜金和饭票,递到郝爽手里。

“这是这个月的菜金和饭票,你数数对不对。”

作为天北矿院的大学生,男生每月能领三十三点五元的津贴和三十三斤粮票,女生津贴金额一样,粮票则只有二十八斤。这些津贴和粮票,学校每月直接转换菜金和饭票,由各班的生活委员去领过来统一发放。

“数个毛线!”郝爽把菜金和饭票一把接过来,懒洋洋地往冲床上一躺,顺势把菜金和饭票塞到枕头下面。

“毛线?为啥要去数毛线?”赵顺利被郝爽嘴里蹦出的二十一世纪的网络词汇弄得一脸懵逼。

“哦,这是天北郊区的土话,意思是没有必要。”郝爽糊弄道。

“原来如此啊!”赵顺利倒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他往房门的方向瞥了一眼,压低声音对郝爽说道:“老八,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的实习计划已经编出来了,你被安排到省轻工厅去实习了……”

赵顺利是卧龙市人,跟系里负责编制实习计划的徐翔教授是老乡,所以能够提前从徐教授那里获得实习计划。

“省轻工厅?”郝爽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

一周前他刚到学校报到的时候,徐翔找他谈过,告诉他省轻工厅生产技术处因为要筹建陶瓷技术实验室,亟需硅酸盐专业的大学生。这次直接给了天北矿院一个硅酸盐专业的实习指标,声言只要表现的好,可以直接留在省轻工厅工作。因为郝爽的专业成绩最出色,所以徐翔就准备推荐他到省轻工厅实习。

对于这个安排,如果换成原来的郝爽,自然是求之不得。但是对于现在的郝爽来说,却无疑是惊天噩耗。

从他上一世的人生经验来看,筹建陶瓷技术实验室,无疑是一个工作量极其繁重而且辛苦的工作。

而他作为一个实习生,这个时候过去,承担大量的脏活累活,这对于立志于要在这个时代享受生活的他来说不是要了亲命嘛!

赵顺利还以为郝爽是开心地跳了起来。

他一脸艳羡地看着郝爽,说道:“听徐教授说,如果你表现的好,有机会直接留在省轻工厅呢!”

虽然在八八年来说,大学生还是一个香饽饽,分配完全不成问题。但是对于天北矿院这种地方院校来说,毕业后能够进入省直部门工作的机会还是比较罕见的。

“留轻工厅工作?你妹啊!”郝爽抱头惨叫起来。

对他来说,到省轻工厅实习就已经是要了亲命,更遑论留在轻工厅里工作了。他作为一个小字辈,肯定会被当牛当马地使唤。到时候万一原郝爽附体,忘我尽情的工作,以这具身体英年早秃的易过劳死体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嗝屁了!

虽然穿越过来才几个小时,郝爽已经感觉到生活满满的恶意!

“我妹?”那边赵顺利却明显楞了一下,“我妹一个中专生,哪有那个福气到轻工厅工作啊?”

郝爽无心跟赵顺利闲扯,他一把抓住了赵顺利的手,问道:“老五,你啥时候看到的实习计划?”

“十几分钟前,在徐教授的办公室。”

郝爽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八点半,系里一般是九点之后才会开办公会议。也就是说,徐翔现在还没有把实习计划递到系里,现在还来得及!

“老五,大恩不容言谢,晚上我请你喝酒!”郝爽重重地拍了一下赵顺利的肩膀,然后旋风一般冲了出去。

寝室内,赵顺利一脸懵逼地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郝爽的背影发愣,嘴里喃喃自语道:“真是日求怪了!自己不过就是告诉老八一个实习计划,咋就变成大恩呢?不行!看来老八还没有好利落。等一下他回来,自己再拉他到校医院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