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四百五十五章:归来不见卿
作者:衣上云分类:科幻

“废物,真是废物!”

梅志豪近乎已是魔怔了一般地说着,便一把顺势夺过了身旁侍卫手里高高举起的剑来,奋力朝衣上云的左胸口处狠狠掷了过去。

“嗖”的一声。

伴随着此时已然比她在来时路上所见更加耀眼了些许的阳光照射,一柄光芒夺目的利剑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朝着衣上云的面前直飞了过去。

这一刻,周围的所有一切,甚至似是连空气都静止了下来。

衣上云已然来不及避让,只似是本能一般地闭起眼睛侧过了脸去,就在所有人俱都屏住呼吸,惊恐万分地眼睁睁等着下一秒将会发生的惨剧时,却闻“铛”的一声。

耳畔忽响起一清脆的声音,几乎是同时,空中的那柄利剑不知是被从哪儿来的力量瞬间击落,断成了两截落在衣上云面前的地上。

众人尚还未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继而又闻一如雷贯耳般的声音从湖的对面传来道:“皇上驾到!”

闻此,霎时间周围陷入到一片混乱之中。

“皇上……”所有人俱都战战兢兢地扑通一下跪倒了一地,纷纷朝着来人俯首跪拜:“奴才们叩见皇上!”

然见状连连,犹如白日见鬼般久久尚还惊魂不定着的梅志豪已然早已是瞪大了双眼,口中语无伦次着:“皇上……父皇……父皇来了,父皇……”

眼看着他终于反应了过来,正要朝那威严之躯跪身下去,嘴里还不住地颤抖着道:“儿臣……儿臣……儿臣参见父皇!”

启料话音刚落,却被刚刚快步赶到的东宁老国君咬牙切齿地狠狠一脚踹翻,一屁股重重地瘫坐在了地上。

梅志豪抬头对其惶恐万分地道:“父皇……您这是……”

未及其将话说完,老国君怒不可遏将其厉声打断狠狠道:“住口,朕没有你这样禽兽不如的儿子。平日里,朕深知你母后惯爱随着你的性子,可朕竟不知你已荒唐到了如此令人发指的境地。你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三皇子妃再怎么样,她都是你的弟媳,朕的儿媳妇。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竟对她做出这种事来,你简直就是,就是……”

说着说着,老国君忽觉眼前一阵晕眩,脚下踉踉跄跄,身子也随之摇晃了两下,众人见状皆都朝其急呼关切地道:“皇上……”

稍时,老国君已然说不出口来,又因一时气急攻心,似是已有些无力支撑,忙将一手附在胸口处。

转目,瞪着躲在梅志豪身后那俩个早已深埋着脑袋,颤抖地不行的奴才道:“来人,朕再也不想在宫里看见这俩个人,将这俩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押下去斩了。”

闻声,顿时上前来四名侍卫,过去将梅志豪身后的俩人夹起来拖了下去领命:“是!”

那俩人即便此刻,依旧惨声着试图还想求饶:“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然却是无一人理会。

梅志豪见状,跪着到老国君的面前,拽着其明黄色的袍角求饶:“父皇,儿臣知错了,请父皇饶恕儿臣这一次,都怪儿臣平日里被那俩个小厮唆使,这才被猪油蒙了心,做错了事,冒犯了弟媳。”

东宁国君缓缓闭起眼睛,对其满腹失望,最后伸手一把从其手里拽走了自己的袍角,梅志豪流着泪失力地倒在了一旁。

老国君一脸严肃,侧过身去缓缓对其丝毫不留情面地道:“由即日起,将二皇子禁足于自己宫中,没有朕的允许,不许跨出宫门半步,亦不允许任何人探望。”

闻此,梅志豪心里一急,顿复又爬过去抱紧了老国君的腿求饶:“父皇,儿臣知错了,求父皇饶了儿臣,不要把儿臣关起来,父皇恕罪,父皇恕罪……”

东宁国君已然是恨铁不成钢,失望至极,最后忿忿地下令道:“带下去吧……”

可即便如此,梅志豪依旧一边被侍卫拖着走,一边大声地朝其祈求道:“父皇,父皇,父皇……”

至此,一直被几名侍卫牢牢护着的衣上云方才迈步上前到了老国君的面前,朝其躬身致谢道:“辛亏皇上及时赶到救了云儿一命,云儿感激不尽!”

见到老国君默不作声地看着此刻失魂落魄的轩辕玥,衣上云抿了抿嘴,她当然知道已经年迈的老国君此时眼里,心中满满说不出口的失望与无奈,于是只柔声安慰其道:“皇上,您没事吧?”

终究,老国君还是隐忍着心里的悲愤,顿了会儿,最后只低低说了句:“朕没事,你快过去看看玥儿吧!她一定被吓坏了,朕有些累,先回清心殿了!”

衣上云曲膝行礼,目送老国君离开:“嗯!恭送皇上!”

果然,因白日里受此到梅志豪的巨大惊吓,轩辕玥在衣上云的陪同下回宫后,直至晚上夜色黑了下来,亦都不吃不喝,不哭也不笑,似是魔怔了一般,眼睛只一眨不眨,面无表情地呆呆守在海儿的身边。

衣上云一整天里不知道多少次,忧心极了地在其耳边唤她:“三皇子妃娘娘……”

又唤她:“玥公主……”

再唤她:“玥儿……”

可无论她说什么,亦或做什么,依旧轩辕玥只顾沉浸在只有自己与爱子俩人的世界里,似是身边的其他一切都不存在一般。完全听不见,也看不见……

衣上云见此,着实担心极了。

她寸步不离,独自一人守着这母子俩,几乎将所有过去对她的称呼全都挨个叫了无数遍,然却没有一个能将她唤醒过来,看起来这一点儿用都没有。

最后,她只能默默地坐在了轩辕玥的身边,紧紧攥住轩辕玥的双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恨恨地道:“该死的梅志豪,她若是因此而有个什么闪失,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

眼看着使什么办法似乎都不凑效,忽地,衣上云心里又想起一个人来,于是她口中默默地自言自语:“这个时候,或许只有他才能将玥公主唤醒了!”

一念至此,她忽地起身来走到门口轻唤:“锦兰,锦兰。你来房里仔细守着玥公主,千万不能离开她半步。”

锦兰心里纳闷地道:“我守在这儿?那你要去哪儿,你别走,我好害怕,我怕公主会出事!你不要走好吗?!”

看着锦兰紧紧捉着自己的手,像是捉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她已然手足无措,她其实早已担心的都哭了。

见此,衣上云忙安慰其道:“锦兰别怕,别怕,有我在,公主她不会有事的。我只是想出去探探三皇子的行踪!这都整整一天了,公主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真的会出事的。我想,这个时候,恐怕只有三皇子殿下才能把公主唤回来了!”

闻此,锦兰方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原来如此,那你快去吧!”

“嗯!”衣上云朝其笑着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衣姑娘,谢谢你。”

就在衣上云刚刚疾步迈至门口的时候,忽闻身后锦兰开口道。

衣上云顿足停下,朝其转过身去微微一笑,方才迈出了门槛去。

没想到,衣上云在漆黑的冬夜里,迎着寒风一边哆嗦着,一等就是一个晚上。

待到天就快要亮的时候,梅志煊与其侍卫的身影终于缓缓地现了出来。

衣上云蜷缩在宫门一角,刚一看清是梅志煊的身影,便忽地起身来直朝其奔跑了过去,气着道:“你怎么才回来啊?”

梅志煊刚从马背上下来,满脸惊诧地道:“这大冷天的,天还没亮,你在这里做什么?发生了何事?”

衣上云已然来不及对其多做解释,便开门见山地道:“你快点回去看看吧,玥儿出事了!”

“什么?”

闻声,梅志煊顿时眉头紧蹙,复又翻身上马,并一把将衣上云亦捞上了马背,放在自己身前,朝着自己住所方向狂奔而去。

启料刚至宫门口处,梅志煊一下马便与从里面疾跑出来的锦兰撞了个正着。

衣上云不解地问:“锦兰,我不是让你寸步不离地守着公主吗,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公主呢?”

锦兰抬头一看见衣上云果然将风尘仆仆赶回来的梅志煊带了回来,急忙哭喊着道 :“不好了,不好了,公主不见了?”

“什么?玥儿不见了!”

“你说什么?公主不见了!”

衣上云与梅志煊俩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道。

继而,梅志煊伸手紧紧捉住了锦兰的两只胳膊,质问:“锦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玥儿到底怎么了?”

锦兰后悔懊恼极了,早已哭成了个泪人,歉声道:“对不起,都是我没用,是我没有听你的话看好公主。夜里,我实在是太困了,就只打了个盹,谁知一睁开眼,公主,公主,公主她就不见了……呜呜呜……”

锦兰已然泣不成声,衣上云忙又追问:“那孩子呢?孩子在不在?”

锦兰只剩下连连点头。

见此,俩人心里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玥儿,不要,不要,玥儿……”梅志煊心乱如麻,说着便转身复又朝外奔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