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1075章 智激夏雅霜
作者:江和漓分类:科幻

不过在江枫关上门的一刹那,他看了一眼楚歌,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江枫离开后,夏雅霜依然是满脸的情绪,嘴巴里还振振有词:“你的仓州城被打,关我什么事情,还想用我的兵,当我是冤大头啊?”

当然,夏雅霜的声音是非常小的,就算再有情绪,他也不至于把这些话当面说出来。

但是楚歌微微听到了夏雅霜的碎碎念,他有些疑惑地问道:“你不是早就已经归降江枫了吗?为什么你可以拒绝江枫的命令?”

夏雅霜叹了口气,坦白道:“都是被逼的,江枫咄咄逼人,我不投降都不行。但是我跟他谈过条件,那就是名义上易帜,实际上我依然拥有高度的自治权,我管辖范围下的城池,江枫不能干涉。”

“噢,明白了,相当于是依附关系。不过,你现在让江枫不爽,不怕日后他找借口侵略你吗?”

“卧槽,君子协定好嘛,江枫与我签协约的,我拥有管辖范围内的高度自治权。”

“那种协议,你当真?”楚歌的反问,一针见血。

“其实我也想过,这种协议能维持多久?但是我也没办法,我只能采用最有利于势力的方略。而且,江枫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忙,不会特地花大代价来打我的主意。”

“好吧,不管怎么样,事实证明,你的方略比我的方略好太多。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后悔,如果我不意气用事,如果我不盲目轻信楚辞,莱州城也不至于此。”

“你与你父亲相认了,是真心的还是权宜之计?”夏雅霜突然问道。

“说实话,一开始的确是权宜之计,但是后来……”楚歌不禁眼眶有些湿润。

“你是被感动了?”

“我不想用感动来形容这种感觉。”

“你就是被感动了,楚辞那家伙居然为了你交出鬼修宜。这鬼修宜一交,等于王牌没有了,他已经没有价值了,江枫就没有理由再保住他的命了。”

“至少这几天,江枫不会杀楚辞,毕竟楚辞的属下们也在帮忙处理危机。”

“之后呢,你有没有什么打算?想要和江枫谈判保住楚辞吗?”

“莱州城,我还有十万左右的正规军,等危机处理完后,我打算把所拥有的一切都交给江枫,只换他饶楚辞一命。”

“难说啊,楚辞背负了太多的人命,夏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也只能尽我所能了。”楚歌无奈道。

“我感觉我的伤和异能恢复得差不多了,要不我也去帮忙好了,能多杀几个丧尸也是好的。”夏雅霜活动了一下手腕,打开了窗户。

“那个仓州城的事情,你真的不在意吗?”

“仓州城又不是我的城,我有什么好在意的。”

“你真的没想过吗?如果冯度占领仓州城,可西进,可南下,也可东征,他的动向就变得不易捉摸了。”

“那也是江枫的事情。”夏雅霜不以为然道。

“几天之后,江枫必会率领大军杀回仓州城,你觉得冯度会正面和江枫拼吗?”

“不好说,但应该可能性不大,兴许他就撤军回郎方城了。”

“如果注定撤军,何必多此一举袭击仓州,仅仅只是为了夺取那一点物资吗?是不是有些得不偿失?冯度此行,会不会有其他目的?”

“那冯度总不可能把目标转移到我身上吧?”夏雅霜突然有些紧张了,仓州城与惠州城离得不远,关键是这两座城之间修有驰道。

所谓的驰道,也可以叫做国道或者大道,不过末世后的驰道与以前的国道有所不同。驰道在修建过程中浇筑了少量的玄铁水以及其他特殊材料,它比以前的国道更加结实,可以承受的重量也更大,哪怕是大型动物踩过也不会出现任何裂缝。河东北省,刘川、破空、夏雅霜、楚歌等人一直都是联盟状态,关系非常好,牢不可破。为了互助互利,也为了加强各势力间的通商,所以在各个比较重要的城池间修建了驰道。这几条重要的驰道,花费了大半年时间才修好。有了这些驰道,军队行军快了很多,而且战车和攻城器械的运输速度也快了很多。比起没有驰道那会,这各势力往返时间大约可节省50%左右,可谓是方便了很多。

这冯度如果只是佯攻仓州城,实际上突然转向,往西进攻惠州的话,半日便可到达。

“你觉得冯度要是强攻惠州城,需要多久?”楚歌问道。

“这不是久不久的问题,我的惠州城,兵力十几万,并且在防守上下了很大的功夫。如果冯度强攻惠州城,就算他打下来,必定损失惨重啊。这不是我吹啊,冯度的鬼神兵至少得死上万才有机会攻下惠州城。他不去打兵力空虚、防守薄弱的仓州城,来打我惠州?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夏雅霜一方面觉得冯度不会去打惠州,一方面却是眉头紧皱,似乎还有东西没想清楚。

“仓州空虚,的确好打很多,但是相应地,仓州物资也不多,强攻仓州城,冯度赚得不多。但是惠州城呢?谁人不知夏雅霜是炎黄之地有名的商人,惠州城可谓是富得流油,里面的平民将近两百万,重要物资更是堆积如山。就算冯度会损失上万的鬼神兵,但是相比他得到的,简直是大赚。”

“不,我惠州城的防御十分雄厚,冯度就算强攻,没有十天时间也不可能打得下来。十天时间,足够江枫解决莱州危机,并且回援惠州。”

“可是你刚才不是和江枫闹不愉快了吗?”楚歌这句反问,直接把夏雅霜说定住了。

夏雅霜定了整整半分钟,甚至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了。

“难道……江枫故意的?他故意叫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故意和我闹不愉快?然后等冯度对付惠州城,江枫就可以坐视不理,甚至可是坐收渔翁之利?”夏雅霜越想越觉得恐怖,心跳都加快了。

“你的这个猜测的确有些恐怖,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这一层,江枫就算城府深,也不可能算计到你头上吧。”

“江枫何许人也,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强盗。不行,不行,我绝不能坐以待毙。我必须保住仓州城,只要仓州在,冯度就不会打我惠州的主意。”夏雅霜眼睛都瞪大了,那激动之情写满了脸上。

“你真的想好了吗?”

“楚歌,恕我不能陪你了,我有空再来看你。”夏雅霜说罢便跳出了窗。

看着夏雅霜离开,楚歌若有所思,随后微微笑了一下,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大约十分钟后,江枫再次来到了楚歌的病房。

江枫来到病床旁边,拿起一个苹果,一个小刀,边削苹果边笑着说:“你知道夏雅霜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不知道。”

“夏雅霜说:我来,交给我,我会派出我的精锐之师,急行军北上,做出进攻郎方城的架势,好缓解仓州城的压力。除此之外,我还会派出运输车队,往仓州城运输火药和炮弹。”

“那很好啊,夏雅霜肯帮助的话,仓州无虑了。”

“楚歌啊,你是不知道,夏雅霜有多急,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他还说让我派最快的飞机,让他先回惠州城。”

“那说明他意识到事态严重了啊。”

“这不多亏了你嘛,我没劝动的夏雅霜,被你劝动了。”江枫把装着苹果块的玻璃碗递给了楚歌。

楚歌看了看碗里的苹果块,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选择,不管他喜欢或是不喜欢吃苹果,他都得吃。就好像之前,仅仅只是江枫对他使了一个眼色,他就得想方设法劝动夏雅霜。

“其实,夏雅霜他智商不低,只要他再仔细想想,他会主动帮忙的。”楚歌边吃苹果边说道。

“这个我知道,但是等他自己想通的话,也不知道要多久,到时候仓州城都没了。”江枫笑了笑。

“夏雅霜刚才是推断冯度会转而进攻惠州城,所以才变得非常紧张,并且答应帮忙。你觉得冯度会进攻惠州吗?”

“断然不会啊,惠州城防,那是一个字,厚。夏雅霜在城防上花了很多的精力,有着一整套守城体系。如果惠州城这么好打的话,我就不会妥协,给予夏雅霜高度自治权了。这冯度呢,也不是傻子,就算惠州城是一块大蛋糕,他也不敢轻易去啃。因为只要他敢啃,我就会坐收渔翁之利。冯度的眼界,看得非常远,这点事情他不会不明白。而夏雅霜呢,虽然他智商也挺很高,但他爱民啊,真的是爱民如子,所以哪怕是一丁点的风险他都不敢担。”

“你就是利用了他这一点吗?”

“不,是你利用了他这一点。毕竟,要说了解,你比我更了解他。”江枫笑了笑。

楚歌无言以对,沉默了一小会。

“江枫,我想跟你商量个事情,是关于我爸的……”楚歌再次开口道。

“楚辞的话,是个人才,如果能为我所用,我还真不会杀他。”

“你当真不杀他?”楚歌意外得不得了,没想到江枫会说得这么轻松,难道他真的打算和夏龙翻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