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六百零二章 终成三级巫师
作者:方所分类:科幻

在威廉的意识海深处。

一大一小两枚泛着幽光的天赋巫术晶体像卫星一样旋转着,正是威廉的两大天赋巫术——虚空隐遁和命运诅咒术。

而在这两枚天赋巫术晶体的旁边,一个崭新的魔纹回路在逐渐形成。

如果成功的话,这个新的魔纹回路就会固化成威廉的第三枚天赋巫术晶体,成为他直接沟通外界能量的媒介,可以不用通过咒语和手势,而达到类似天赋能力一般的瞬发效果。

威廉的意念如笔,精神力如水墨,一笔一划在意识海之中雕刻着“命运祝福术”的魔纹回路。

但是一开始还很顺利,但是随着魔纹回路越来越多,越来越繁复,一股力场也渐渐浮现,这就直接牵动了原先两枚隐隐形成平衡的天赋巫术晶体。

两枚天赋巫术晶体都不受控制地自发散发出力场引力。

还未成形的新天赋巫术晶体此时就像拔河比赛之中的红标,两方人马都在争抢拉扯。

如果新的天赋巫术晶体已经成形还好,影响不大。

但偏偏新的天赋巫术晶体还只是雏形状态,这问题就大了,直接导致新天赋巫术晶体的魔纹回路变得松散,甚至就要溃散开来。

这个后果是很严重的,轻则意识海震荡,威廉元气大伤,重则直接爆头,不用再考虑尘世间的任何烦恼。而后一个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在智慧与求知高塔里面,明面上和暗地里的二级巫师对比三级大巫师的数量,是相当的多,但这么多年积累下来,智慧与求知高塔里面的三级巫师数量一直上不来。

智慧与求知高塔的死对手尸骨林也是如此情况。

除了有种种原因之外,进阶的危险性也是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原因,淘汰了许多准三级巫师。

威廉算是准备得齐全的。

在新天赋巫术晶体的魔纹回路处于松散状态,十分不妙的情况下,威廉不再犹豫,直接就启动,接引外界魔法阵“真理的天平”的平衡之力进入意识海里。

顿时,威廉的意识海之中,也浮现出了“真理的天平”的立体魔法阵,与外界的魔法阵相映成辉。

平衡魔法阵一出,威廉的意识海之中,就恢复了正常。

威廉的前两枚天赋巫术晶体,就像两个被老师呵斥的校霸学生,暂时不敢去欺负“刚转校”过来的新生。

威廉也得以抽出精力,用来继续架构“命运祝福术”的魔纹回路。

这个活并不轻松,哪怕威廉已经熟练掌握这门关于命运的巫术,而且只有有过架构“命运诅咒术”这门同样关于命运之类的巫术的经验,但威廉依然进行得很辛苦。

他必须认真,因为架构过程当中一旦出错就没有反悔的语气,而立体三维式的巫术魔纹回路结构,也是十分复杂,一不小心就会出错。

出错的话,魔纹回路自动溃散,威廉多年来的准备功亏一篑,精神方面将会受到重大打击。

当然,还有一种很大的可能性,就是极其细微的错误并没有导致魔力走不通魔纹回路,新的天赋巫术晶体照样成型,但是新的巫术晶体瞬发释放出来的命运祝福术,可能在魔力消耗还有巫术威力方面有区别。

大部分是不完美的新天赋巫术晶体释放出来的巫术威力变小了,或者魔力消耗便大了。

有极少部分的天赋能量巫术晶体则是效果比之前的标准版好,可能是威廉变得更大了,或者是同等施法条件是,魔力消耗变得更低等等这类。

因为没有任何一门巫术是完美无缺的,没有一门巫术是完美适应任何情况的。

社会在进步,巫师研究的步伐也不会停下来。

所以,在巫师世界,就算是一门巫术,有时候也会被分为,削弱版,基础版,改进版,强化版等等,不一而足。

当然,像威廉这种走捷径多过走正道,更像一名血脉巫术而不是一个追求真理的蛮荒时代的巫师,加上又是涉及到命运这类极其偏门的巫术,威廉也就只敢使用最基础版了,就是他从书上学到的知识,而不是胆大包天,选择不断研究改进。

不过,不管过程多么艰辛,威廉的第三枚天赋巫术晶体也在磕磕碰碰的过程之中,顺利成形了。

一颗跟“命运祝福术”几乎一样大小的新·天赋巫师晶体也像卫星一样,在空阔的意识海之中流荡。

平衡魔法阵的魔力没多久消散一空。

没有了平衡之力的制衡,但是三枚天赋巫术晶体却是形成了一种新的平衡,各自按照自己的轨迹,在仿佛无边无际的意识海之中旋转着。

而随着新天赋巫术晶体的成形,威廉能瞬间感应到他的意识海的强度和宽度都上了一个大台阶。

原先制约着他精神力提升的情况已经不见了。

也就是说,他的魔力又可以突破500点的界限了。

他成了一位准三级巫师了——威廉很快就明白了这一点,喜悦之情爬上了他的脸颊。

还没有等威廉向这个世界宣泄自己的快乐,突然,一个干瘪的声音不知道从何而来,穿入了他的耳边。

“嘻嘻,原来你们是这种进阶方法。只可惜,前进的道路会越走越窄!”

听到这个声音,威廉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阴沉了下来。但眼神之中却没有感到诧异。

“如果你醒过来只是为了嘲讽我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滚回去继续沉睡了!”威廉冷冷地说道。

“可你别忘了,如果没有我的话,你能这么顺利就掌握《命运祝福术》?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再遇到命运三女神吗,得到祂们的天授?不然你怎么会那么快就掌握了《命运诅咒术》?”

“我谢谢你了!不过,也只是谢谢!其他的,就当做是你住在我身体内的房费!”威廉脸色不变地说道。

“真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那声音阴阴地说着。

威廉不为所动,只是道,“别忘了,你只是一道执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