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六百零二章 你若不好,何以安好
作者:一颗炸弹分类:科幻

一句是我却依旧没有唤醒被反噬之疮影响中的慕情,叶枫神情有些凝重。

就在凉陈有些担心自己小命今日能否保住,是否真的就要给慕公子的剑开光的时候,凉陈却又是突然间的目瞪口呆呆若木鸡了起来。

比之要被慕公子追杀还要惊惧的惊恐之下,凉陈看见,那一身洁衣不食烟火的清风仙尊,竟是突然间的放开了阻止慕情手下剑的手,转而一把带入了那眼前极为让他犯怂的人,用力揽入怀中。

凉陈:“!!!.............”

早闻以南之地有处无尽之端,那里民风淳朴,民风开放,是比之极北之地还要无拘百倍............

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凉陈伸手咬着五指,龇牙咧嘴,满脸的五花十色,那模样,简直了。

此刻只觉他似乎犹如一个锃光瓦亮的东西,真是不该出现在此时这............不可言说之下。

悄悄摸摸向后撤了一步,凉陈下意识的让自己尽量看起来微乎其微,躲藏进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阴煞之气中。

说来,震惊霹雳之后,他怎么竟还觉得有点儿小激动??

叶枫伸手把眼前戾气极重的慕情一把揽入了怀中,比之慕情高上一头的他,紧紧把下巴贴在慕情的头顶之上。

暗沉的幽眸之中满是心疼之色,原本低沉入耳的声音也变的极为的沙哑了起来,就好似极力隐忍着什么,又在极力的控制着什么。

“慕情,冷静,是我.............”

略微颤抖的声音,唯恐唤不醒眼前慕情,让人心疼到不行。

此倘若是再唤不醒眼前之人,他怕是............就要让那夜轻舟之上的事,再次重演了。

叶枫看见了充斥在慕情眸子里的另一道阴邪目光,他明白为何慕情会突然充满戾气。

反噬之疮终究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随时都有可能让慕情处于危险之中,所以寻找那俩样东西的进程,迫在眉睫了。

“慕情,静心凝神,三魂归位。”

随之叶枫手点三道灵光,点在了慕情的眉心左肩两侧。

慕情的上半身呈现出了一道白色三角线,就好似这三条充满灵力的洁色光线正在稳固慕情身体中原有的魂识。

再一次的呼唤,终于使原本持着厌世一心只想要杀了凉陈的慕情,冷静了下来。

微怔之下的大脑一片的空白,慕情只觉在自己的耳边似乎听到了叶枫那略显急促的声音。

眼前被柔软又十分有肌肉感的胸膛遮挡住了视线,鼻翼两边熟悉的淡香味道一下子就让慕情清醒了过来。

浑浊的视线逐渐的清明了起来,就连那满身的戾气也开始逐渐的消退。

心中喃喃微疑了一声:“叶枫?”

同时感受到的清心剑气,更加确定了这一可能。

随之慕情快速抬起头,看向同样也正低头探视过来的叶枫。

确认了眼前前来的人的确就是叶枫之后,慕情当下也不管刚刚的她是如何持剑而杀满身戾气,瞬间化身置气的小姑娘,有些不满道。

“叶枫!你怎么出来了?!我给你的冥蝶呢?快,快回去!你现在的身体不可再深入阴煞之气之中,否则邪气入体扰乱你体内灵气影响了根基,很可能造成严重的内伤!”

对于这一点,慕情并没有夸大其词,叶枫的身上本就伤痕累累,旧伤未愈就又添了新伤,在这叠加而来的伤痛下,能够依旧不喜形于色云淡风轻的,也就只有他清风仙尊了。

叶枫垂眸看向此刻满眼清澈的慕情,面对怀中人十分不满的责备,竟是不怒反笑了起来。

淡极的薄唇微微勾勒着极好看的弧线,面对慕情的苛责,他轻轻回道。

“我若不来,你该如何?”

慕情流露出来的气势一下子收了回去,面对叶枫这话,倒是眼神有些飘忽不定道。

“我,我好好的呗...............”只不过再没了刚刚那一连串苛责的语气。

心知自己刚刚险些犯错,慕情连忙岔开话题的看向叶枫他道:“可是你不一样!”

她若是受伤,顶多睡两天就好了,但他若是不乖乖养伤,那就是半年不得运功。

本想着这乖乖君子多少能够听点话,然而却还是高估了自己,可明明他答应了她乖乖等她的呀,一想到这里,慕情更是气不打一处,直言道。

“行了叶枫!我宣布奖励没了!啥都没!”

张牙舞爪的样子,若不是一身男装在身,还真是充满着俏皮可爱。

眼前这一幕一红一白在充满阴煞的四周如此极近相拥“深情对视”的场面,让某些人止不住的投以好奇的目光。

身在一旁躲在暗处的凉陈,此刻就正用着双手捂住眼睛并且露出了几条细缝,欲看不看还就看的看着。

此刻的他只想用两个字来形容所闻所见,那就是香艳!

这可是比才子佳人在一起还要让人赏心悦目,怎得两个大男人,就能如此毫无违和感的登对,浑然天成,天造地设呢???

伸手摸了摸心跳,凉陈竟是觉得此刻的他心跳的好快,就好似心动的不是眼前的这两个人,而是他............

慕情依旧趾高气昂的抬着头,挺着胸脯的向着叶枫极其严肃道。

“你之前本就被阴煞侵体,现在需要静养,万不能再触碰阴煞,眼下这四周充满了阴邪之气,唯有在我的冥蝶圈下隔绝着阴煞,才是真的对你好.............”

她怎么忍心看着他内伤加剧?别开玩笑了!

虽然不知道叶枫是怎么做到的,但明明先前无力的他,此刻又短时间内恢复了灵力来,叶枫必定是用了什么损害身子的手段!

心中酸甜苦辣万般交替,面对叶枫的在意,慕情何尝不高兴,但是面对叶枫的冷静,又何尝不是心疼。

叶枫无奈的摇了摇头,面对慕情的嘴硬,只是沉声道了句:“你若不好,何以安好。”

谁能想到,这是一向云淡风轻的云雾天机清风仙尊口里所说出来的话。

慕情小脸通红,醉酒了一般:“..............”

这真的还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叶枫吗?谁说这一本正人君子性情冷淡,分明是火热到让人招架不住!

面对眼前深邃眸子如此认真的目光,慕情狠狠的吞咽了一下嘴里的口水,低下头有些理亏的时候,慕情又红了脸,自耳根处满眼的粉红,清晰可见。

双眼可正视之处,正是叶枫那充满男子雄性的喉结之处,在向下一点点,慕情发现,原来一个男子的锁骨,也能如此好看。

情不自禁的双唇微启,慕情略显羞涩喃喃:“叶枫,我们..........”

就在这时,一道不适宜的声音细微的出现在了两人的耳边。

“那个............对不起打扰一下哈,我,我也不想打断二位............咳咳,不过,不过眼下事出紧急,清风仙尊慕公子,你,你们看那边............”

凉陈是顶着一脑袋的锃光瓦亮从一旁斩了出来,说话之时眼神是不敢正视着慕情与叶枫的,伸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地方,他颤颤巍巍而道,就好似唯恐叨扰了这多么养眼的美好。

话说这郎才女貌实乃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但是眼前双双杰俊两厢一站,似乎也是上天入地的登对............

慕情闻声看向凉陈,刚想要对叶枫说出来的话瞬时止住,并且伴随着一丝丝的尴尬,朝着一旁那双手捂着眼睛却毫无捂眼目的的凉陈笑了笑。

“啊,差点给忘了............”

边说边快速与叶枫拉开了距离。

虽然慕情和叶枫他们二人是坦白了,但是对外她可还是那人称一抹红的慕公子。

身为公子却是和叶枫行为举止怪异,不免要招人眼睛,就比如现在一脸光明正大掩耳盗铃看着他们的凉陈。

“哈,凉陈啊,那个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伸手抓耳挠腮,慕情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同凉陈解释她之前提剑而杀的冲动。

现在冷静下来想一想,刚刚受身体之中阴恶面的蛊惑,真是险险错手杀了凉陈。

慕情她不是没看清眼前那幻化出来的众人模样,那本就是无数邪祟同时包围住凉陈的情形,然而就是因为阴恶面在身体中的作祟,却硬是硬生生让慕情亦真亦幻的看见了季婷正被人欺负。

而且正被无数邪祟围攻的凉陈,还正好就被慕情错看成了那欲伤害“季婷”的丑陋之徒。

此一时凉陈站了出来,慕情那是满脸的抱歉之色,连忙问道。

“对了凉陈,先前你被神女一掌拍飞,身上可有伤?”

如若是伤上加伤,慕情可是更加要内疚起来了。

好在凉陈别看点儿比较背,但是抗击打的身体素质,在极寒的极北之地,调养的还是不错的。

伸手挠了挠后脑勺,凉陈的模样看起来有些耿直的笑嘻嘻道:“没关系的慕哥哥!凉陈明白哥哥的为人!先前那样的状况,凉陈分明看得清,那是有邪物上了哥哥的身,哥哥此时是好了?邪物逼出了?”

一口一个哥哥叫的十分亲切,这令的一旁看在眼里的某君子,微微挑了挑眉头,幸亏这凉陈没有是在唤姐姐,若是叫姐姐都叫的这么亲切,怕是某家醋坛子就不乐意了。

对于凉陈所问,慕情瞟了瞟身边的叶枫,面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她自然不会说此刻在她身体之中存在阴邪一面,毕竟那一面的的确确就是她本人,只不过是被扩大化了而已。

讪讪一笑,不想让叶枫担心,也不想让自己看起来那么脆弱不堪,慕情就轻避重道。

“哦哦,我没事,只不过被周遭煞雾迷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