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617章 七号馆冲突
作者:当年离歌分类:科幻

“怎么了,东哥,瞧上这个小子了?”

旁边走来一名穿着格斗短裤,汗流浃背的强壮男生,看了一眼眼神漠然、双手正快速交替的严觞,回头问道。

左东一口喝干了手里的紫牛,将铁罐随手捏扁扔到垃圾桶里,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在等待这个新生开口。

雾斗组,是飓风学院格斗社旗下的精英组,虽然挂靠在格斗社名下,但所有管理都是独立于总社的。

左东是三年级的综合格斗学院的武道学员,也是雾斗组的组长,精通禅悟拳、神鸟腿两门6阶武技,还对多门5阶武技都有钻研。

自学院一年级起,左东便在学院内部的比赛崭露头角,等到三年级时大小奖项已经拿了不下二十之数。

据说申城要塞排行第三的佣兵团【龙光】早在2个月前就已经向他发出了邀请。

第7号单兵训练场,算是左东的大本营,他在这里相当的有名气。

但是,知道左东的人……不包括严觞。

一头寸发,眼神如狼。

严觞连眼皮都不眨,汗水随着他一次次全身发力在空气中荡碎,映出晶莹的光泽。

周围原本轻松的气氛,开始变得安静。

“这年头的新生都这么没规矩了?呵。”

一声冷笑,那名穿着格斗短裤的魁梧男生看了一眼目光微冷的左东,心想这下有乐子看了。

既然左东依然没有动作,那这场就只能由自己圆了。

摇摇头,魁梧男生随手从旁边抓过一瓶水猛地一攥,500ml的水被瞬间挤进喉咙里,这名魁梧男生擦了擦嘴角,向前跨出一步。

“喂,新来的,东哥问你话,没听到么?”

杜阳如果只说这句话,严觞依旧不会有任何反应。

但是杜阳在说过之后,伸手直接拍向严觞的肩膀。

啪!

只见十米外的绳索高高扬起,绳索在甩到最高点时猛地发出一声爆响。

杜阳的右手在距离严觞右肩还有5公分时猛地顿住。

一只遍布伤痕的手掌不知何时牢牢扣住杜阳的手腕,劲道之大甚至将杜阳粗壮的手腕有些发白。

严觞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去,盯着比自己高了半头的杜阳,认真说了一句:“不要打扰我。”

杜阳一愣,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土老帽新生竟然敢在7号单兵训练场直接出手拦住自己。

严觞看杜阳愣了两秒钟,便松开了手。

从荒原密林来到大都市,严觞虽然不习惯,但还是在努力的去适应这个环境。

比如学院里的同学,自己不能像对待迷雾生物那样随便出手。

【克己】。

这就是严觞为自己定的第一原则。

然而在他松开手之后,回过神来的杜阳却不这样想!

左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让杜阳有些血液上涌。

这可是七号训练场,是他们雾斗组的活动地盘。

特别是晚6点到晚9点的训练A区,谁不知道是雾斗组的专用区域。

而现在,他杜阳在自家地盘被一个新生蛋子给落了面子,他甚至都能感觉到四周传来的嘲笑目光。

雾斗组的其余成员全都选择了旁观。

毕竟要是他们直接对一名新生出手,那就是赤果果的打杜阳的脸了。

“新生,你爹妈难道没教过你要尊敬前辈吗?”

杜阳扭了扭脖子,颈椎发出一阵脆响。

严觞猛地回头,眼球上浮着血丝,凶厉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机!

“你再说一遍。”

严觞的声音很平静,平静之下透着的是彻骨的寒冷。

他从孤儿院长大,无父无母,就在去年,连小时候最照顾他的孤儿院院长都病逝了。

父母,这个词汇是严觞的禁忌!

杜阳心中一凛,就连周围几人在看到那凶厉的眼神后都是呼吸一滞。

好凶的小子!

但也就是这种凶性直接激起了杜阳的怒火。

杜阳一声冷笑,面色寒冷,“今天学长就教教你,什么是规矩,在我们面前装象你TM算老几!”

“我说,你爹妈难道没教过你要尊敬前辈吗?”

话音落下,杜阳的手掌如刺刀猛然钻透空气,带起残影。

6阶武技,【风刀缠手】,出手切风如刀。

这部功法是飓风学院颇为冷门的武技,因为他对力量的要求极高,同时更要求身体必须超强的柔韧。

所以只有从小修行基因武道的学员才真正适合这门功法。

修行不易,但修成之后杀伤力却极大。

无论是武者格斗,还是操控斗士机甲时,这种爆发力极强的武技都让人极为忌惮。

其余人抱臂旁观,他们是看乐子的心态。

左东倒是有些可惜,难得看到一个还算不错的苗子。

不过如果让新生和杜阳二选一,他还是选择杜阳,毕竟等新生培养成才了,他们这些人早就毕业了。

吱扭——

一声令人牙酸的响声响起。

面带轻松的左东眼神一凛。

旁边围拢过来的雾斗组组员瞳孔同时一缩。

只见那个皮肤粗糙的新生,双脚前后跨开,材质普通的军训胶鞋在地面擦出一条白痕。

刚刚的吱扭声就是牛筋底和地板挤压摩擦时发出的。

而杜阳刺出的右手掌被两只对合的手掌牢牢挤在半空。

严觞低垂的头颅抬起,目光中的野性终于压制不住,沙哑的声音自喉咙深处涌出,如野兽低吼:“你在找死……”

“我CNM的!”杜阳恼羞成怒了,手臂发力间,手掌猛地抽回,肘部弯折时荡出一圈白雾,再向前重重一推!

这一击,杜阳用手带身,整条臂膀化作一柄修长刺刀,携着白光出鞘。

旁人顿时目光惊悚,杜阳这可是一记重手,要是落在要害部位怕是一击直接能打死人!

“杜阳!”

左东暴喝一声,提醒杜阳不要下死手。

然而他这一声刚刚开口,杜阳手臂化作的白光还悬于半空,一道更加狂暴的黑影竟瞬间侵入杜阳怀中。

直拳,折臂,顶肘,一气呵成!

一记暴烈凶狠的顶心肘毫无征兆浮现。

轰!

一声巨响。

气浪在两人之间炸散。

杜阳眼珠暴突,整个人轰然倒飞,直接将八米外的腹肌训练钢架给撞成凹陷。

噗通一声。

杜阳软软滑落,颓然跪倒在地。

他大张着嘴,惊骇的看着那边浑身充满凶厉气息的严觞,喉咙里只有呜呜的声音,强烈的窒息感让他眼前阵阵发黑,剧烈的疼痛让他不断抽搐。

这什么情况!

整个七号单兵训练场内的六十多号学员都惊呆了。

直接在雾斗组的地盘挑事?

那个浑身煞气还穿着军训胶鞋的男生疯了吗?

短暂的一秒之后,整个场地沸腾了。

左东一个箭步冲到杜阳身边,在确认杜阳暂无生命危险后,眼神狰狞回过头。

“给我围住!”

“新生,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勇气在我的地盘出手,但是我知道,今天你一定会躺着离开这里!”

左东双臂交错间反手拉开,周身荡起一圈气浪,一个禅定的古怪姿态定格一瞬。

而后左东身进如电,拳锋拧出,划出弧线直接打向严觞的肩窝。

六阶武技·禅悟拳!

精通级别!

20岁,6星巅峰基因武者!

这所有的标签叠在一起,便是飓风格斗社团精英雾斗组组长——左东!

说时迟那时快。

严觞竟然做出一个如狼扑跃的姿态,双手落地,双腿屈膝似乎要着地。

但是在收缩到极限时,他双臂爆发出骇人的力量,生生将地面按出两个浅浅的凹陷。

整个人如压缩到极点的弹簧反向弹出。

双腿倒着旋绞向上,与左东的【禅定拳】精准相撞。

轰!

一道无形气浪垂直荡开。

严觞翻身落地,左东的手臂衣袖瞬间炸裂,整个人非但去势被阻,甚至还被强行踢回一米!

左东落地,脚掌连错两步,余波直接将周围地面上的哑铃震起整整5公分高。

整个雾斗组的组员惊呆了。

更可怕的是,他们甚至都来不及细品刚刚的战斗。

那名全身伤痕的新生已经如疯狼一般再度扑起。

高高跃起,在左东一记玄妙的神鸟朝天踢出现之后,身形霎时扭曲交错而过,以更快的速度跃向后方。

左东以腰带肩,转身一拳,就要打出。

但是更让众人惊骇的一幕出现。

似乎因为跳远而即将落在左东身后的严觞,人还在半空,竟然诡异的向后伸出腿,用脚勾住左东头部,猛地向后一带。

所有人头皮发麻中,左东猝不及防之下被猛地带至身形后仰!

严觞以惊人的腰力借着脚掌这一丁点的支撑,将身形下坠时间减缓了整整两倍。

于是在0.2秒之后两人以平行姿态即将交错而过时,严觞右手五指大张猛地向下一按。

轰!

左东被从半空砸到地面。

纵然左东有着6星巅峰武者的身体强度,这一招仍将他的嘴角震出鲜血!

心底的羞怒远远大于身躯的疼痛。

他堂堂格斗社精英组组长,竟被一个野路子给阴了。

“老子弄死你!”

左东单手一拍,整个人旋转着从地面弹起。

强横的气势再无保留。

然而视野里迎接他的是一双泛着猩红的眼睛。

严觞十指交错成拳,高高举起,整个人竟不知何时再度腾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