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生死不论
作者:洛书分类:都市

这群女子一开口,顿时让所有人一惊,尤其是陆融城和殷朝歌等人眼前一黑。

因为这群女子驾驭彩虹桥而来,每一个人的气息都极高,全是圣人级别的!尤其是领头的女子,还是一位大圣!“前辈,这是?”

龙宇凡抱拳一拜,陆水仙和素上也跟着抱拳一拜。

因为这几个人修为极其可怕,足以让他们三人恭敬了。

“无需如此,你们三人是洛先生的朋友,若是如此拜我等,洛先生知道了,怕是要责罚我等了。”

女子赶忙还礼道。

一句话!已经说明了一切!单凭一句话,也无需多说。

大圣啊!此刻却宛如侍女一般!“我已经没有追他脚步的心思了。”

龙宇凡苦笑一声。

今日是瑶池盛会,多少大人物在场?

那些大人物,哪一个不是需要他们仰望的存在?

但是洛尘还是让蓝贝儿成了全场最为瞩目的焦点,这要是说洛尘的修为还没入圣,谁能够相信?

而此刻遣大圣来迎接他们,这说明对方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他们无法仰望和无法想象的地步了。

这一刻,殷朝歌和陆融城等人心头一个咯噔。

他们知道,他们完了!毫无悬念!遣大圣做侍女,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鸣鼓挑战一个可以遣大圣当侍女之人?

是这个世界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请!”

领头女子恭恭敬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走吧。”

龙宇凡摇摇头再不想其他了。

陆水仙看了看龙宇凡,最后和素上还是踏上了彩虹桥,留下陆融城等人目瞪口呆的呆在原地!“圣人?”

“了不起!”

“呵呵!”

龙宇凡回过头,对着殷朝歌等几人发出一声冷笑!几人登上彩虹桥,而后跟着瑶池女弟子一行人来到了山巅之上。

此刻山巅之上,莫说坐着的,便是站着的都是滔天的大人物,那些即便是站着的人,每一个都渊渟岳峙,深不可测,一个眼色仿佛都可以轻易击杀他们。

“来这边坐。”

洛尘坐在西方的一面,随意的招了招手,脚下蹲着大白獒!“洛先生,要不我们还是站着吧?”

龙宇凡有点头皮发麻,这个地方,就是圣君都站着的,甚至还有一些,在他们眼中,已经宛如神灵一般的存在都站着的,他们岂敢坐?

“坐,没事,你们是世俗之人,有那个资格坐。”

洛尘一开口,原本左边身旁的几个阴魂大能立刻为龙宇凡三人让了位置。

“见过诸位前辈。”

龙宇凡几人顿时抱拳一拜。

“既然是洛先生的朋友就无需多礼了。”

八景宫的道者坐在洛尘的右边,他的旁边还坐着瑶池祖母月季。

“前辈是?”

龙宇凡此刻内心已经掀起了滔天的波澜。

“这是八景宫如今的主人,旁边是瑶池主人。”

洛尘随口说道。

但是一句话,却惊的龙宇凡和素上等人差点下巴都掉了。

尤其是素上,龙宇凡或许没那个资格知道,但是素上还是有所耳闻的,瑶池祖母月季,其威名便是广寒宫都有流传,而八景宫道童也是如此。

莫说是素上,就是她老师来了,也得行跪拜之礼。

但是此刻,洛尘居然要拉着他们和这群人一起平起平坐?

这种震惊已经让素上和龙宇凡等人有点发懵了。

而瑶池圣女夏惊碟则是站在月季身旁。

地位高下,一眼明了。

“坐吧。”

蓝贝儿大方的对着陆水仙开口笑道,此刻她挨着洛尘坐在一起。

并没有介意洛尘和陆水仙之前的一些恩怨。

而陆水仙神色极其复杂,其实她现在已经明白了,即便当初她不作,怕是洛尘也看不上她。

因为这个男人,远比她想的要高太多了太多了。

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触摸到的人!几个人忐忑的落座之后,月季看了看时间,然后又看了看下方。

“该来了。”

果然,她话一出口,庆老三和伏太帝等人便驾驭长虹而至!而在场的大人物也都纷纷起身。

“洛贤侄。”

庆老三看着洛尘微微一笑,但是那笑容始终带着一股阴森。

“今日蟠桃盛会,老夫不请自来,还请月季姑娘见谅。”

庆老三和月季算是同辈,称呼上也不大一样。

“庆三帅说笑了,蟠桃盛会自然不会嫌弃你们太古种族。”

月季笑着开口道。

但是这句话也不乏暗讽庆老三是太古种族。

“呵呵,那就好。”

庆老三自顾自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张口道。

“本来,今天是蟠桃盛会,不该将我八景宫的事情搬出来打扰了诸位的清净。”

“但事关我八景宫存亡,老夫也是迫不得已。”

“素闻瑶池盛会上可以解决一些恩怨,所以借着这个机会,我这不成器的弟子想要对八景宫洛贤侄讨教一二。”

庆老三直接开口了。

“蟠桃盛会本来就可以挑战,以此来助兴。”

“尤其是我中洲最近人才辈出,年轻人之间切磋一下也是好事。”

伏太帝在一旁开口道。

“师叔,今日盛会,我们自家的事情,还是等日后关起门来自家说。”

道童蹙眉道。

“无妨,我看洛贤侄,应该也不会拒绝的,对吧?”

庆老三冷笑着开口道。

“既然要挑战,也不是不可以。”

洛尘沉声开口道。

“只是有一个条件。”

洛尘忽然森然开口道。

“什么条件?”

伏太帝问道。

“生死不论!”

“若是要打,那就来真的,我没时间跟你们浪费。”

洛尘冷笑道。

这话一出口,就是月季和道童眉脸色都变了。

“洛贤侄,只是挑战,其实没必要”“嗡!”

洛尘一抬手,一道团金光从洛尘怀里飞出。

直接悬浮在了虚空。

这下子庆老三一群人再也坐不住了。

“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我若输了,一气化三清大可取走!”

“但就像我说的,若是要挑战,那就生死不论!”

“敢来的,就要做好死的准备!”

洛尘冷冷开口道。

“洛无极,你当真以为怕了你不成?”

袁鹏第一个站起来!“我袁鹏来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