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四百二十九章 二傻子?
作者:黑乎乎的老妖分类:游戏竞技

茱莉尔和拜尼娅她们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尤里曾的重视,他的注意力至始至终都在罗伊身上。

“你到底从何而来?”尤里曾感受着身体中澎湃的力量,却出声问罗伊道:“魔界并没有你这样的恶魔存在!”

罗伊这时候已经听塞拉斯大致叙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知晓了尤里曾真正的身份,所以正在上下打量着尤里曾,并且看了一眼远处正被尼禄搀扶着的V,心中只觉得十分有趣,听到尤里曾的问题之后,罗伊失笑道:“魔界?难不成你真的以为,恶魔是在所谓的魔界中诞生的?”

“告诉你吧!”罗伊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恶魔之爪,道:“恶魔真正的源头,是在深渊世界,无底的深渊世界,在那里有着许多强大的恶魔,像你我这样的恶魔领主,至少都有一百多个,而在恶魔领主之上,还有更强的魔王级恶魔,所以你所谓的恶魔之王的自称,其实只是井底之蛙的自我歌颂而已,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魔王?蒙杜斯那样的吗?”没等尤里曾回答,不远处的但丁突然出声道。

罗伊咧嘴一笑,看了但丁一眼,别有深意地道:“或许吧,谁知道呢……”

“够了,闭嘴!”尤里曾咆哮了一声,大步朝着罗伊走来,吼道:“魔界也好,深渊也好,只有我才是最强的!杀死你,夺走你的力量,我同样也能够成为真正的魔王!”

说完,尤里曾猛地加速跳起,来到罗伊的头顶,一拳朝着罗伊轰下。

看到两个恶魔领主开战,茱莉尔他们立刻飞离,但丁也是如此,立刻振翅飞起。

但丁很清楚尤里曾的真实身份是他哥哥维吉尔,而维吉尔一直有一种执念,那就是打败但丁,原本这场最后的战斗,应该是但丁和尤里曾之间的战斗才对,然而塞拉斯这位义父降临之后,尤里曾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吸引了? 在尤里曾和罗伊之间的战斗胜负出来之前,但丁是暂时插不上手的。

轰隆一声巨响,尤里曾砸下的拳头没能够击中罗伊? 还没等拳头落在地面上呢? 整个地面就在无以伦比的拳力之下? 隔空被轰一个巨大的深坑,无数碎石飞溅中,尤里曾怒吼着? 调整方向冲向半空中的罗伊? 同时手掌接连挥动,朝着罗伊射出数十个巨大的烈焰火球。

罗伊一边向上飞,一边灵活地在这些烈焰火球的缝隙中穿梭? 接连躲过大部分的火球之后? 罗伊手中突然凝出一柄黑色的冰霜刺枪? 一甩手朝着最后的一发大火球射去。

冰霜刺枪击中了大火球? 高温与低温之间的对撞? 瞬间产生了大爆炸? 巨大的冲击波反而将迎头冲上来的尤里曾给阻挡了一下。

而趁着这个时候,罗伊一张嘴,一发黑色的雷光球喷射而出,如同一道光柱般袭向尤里曾。

尤里曾也有够莽的,面对罗伊的雷光球他不但没有闪避? 反而握拳用拳背反手朝着雷光球砸去? 在他的拳头命中了雷光球的那一瞬间? 滋啦一声巨响? 雷光球炸开来了,其体积猛然间扩大了无数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雷光结界? 笼罩了方圆近百米的范围。

饶是尤里曾体魄强大,这时候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罗伊的暗之雷哪里是那么好硬怼的?这种雷光不但会对肉身产生巨大的伤害,同时也会对灵魂有着非同一般的伤害效果,尤里曾这家伙本就灵魂状态不完整,这一击更是让他痛楚难当。

好在炸开的雷光球,还产生了巨大的斥力,尤里曾轰了一下就被弹飞了,直接砸落在地面上,将坚硬的地面砸出无数龟裂的痕迹。

摇摇头,罗伊觉得尤里曾这个恶魔领主实在有点名不副实的感觉,虽然通过逆卡巴拉之树榨取了大量恶魔的灵魂来补充自己,获得了强大的魔力,但这家伙竟然还在用肉搏战的方式来进行攻击,这不是蠢是什么?

你一个没翅膀的恶魔,机动性本来就不如人家有翅膀的,换做是罗伊自己处在尤里曾的角度,这时候肯定是要借助空间魔法进行位移游走,同时不断地使用远程魔法攻击才对嘛。

为了让尤里曾意识到他的错误,罗伊决定好好地教一下他,什么是法师炮台!

双臂一张,同时背后的三对恶魔之翼也舒展开来,翅膀上泛起魔力的光芒,罗伊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中,大量的黑色雷光球在他身边浮现出来,这些滋滋作响危险光团,随着罗伊伸手一指,立刻化作笔直的黑色光束射向下方的尤里曾。

在落地的那一刻,雷光球一个接一个地爆发了,闪耀出刺眼的光芒,吞没了尤里曾所在的位置。

这种强大魔力轰炸,持续了十来秒,而后突然间一换,变成了密集而尖锐的冰锥,这些冰锥呼啸着从天而降,砸落在地面上发出轰隆轰隆的声响。

尤里曾双手交叉顶在头顶,一个魔力护盾将他保护起来,让他在这魔法的地毯轰炸中苦苦支撑,然而防住了头顶,却没防住脚下,一发突入起来的岩石突刺,冲破了尤里曾站立的地面,一下子击中了尤里曾的魔法护盾,将他直接顶飞到半空中。

刚被打到浮空,下一秒就是成千上万的密集风刃出现,这些风刃无死角地切割在尤里曾的护盾上面,将尤里曾的护盾直接给击破了,接下来就是鲜血飙飞的绞肉机场景!

尤里曾刚开始还怒吼连连,随后就变成了痛苦的惨叫声,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无数的风刃陡然见消失,化作一道连接了云层和地面的巨大龙卷风,将尤里曾整个人搅了进去,带着在高空中上下翻飞。

晕头转向的尤里曾,在这龙卷风中突然瞥到了上方乌云中传来的一丝光亮,而后惊得全身的眼睛都瞪大了!

一发陨石带着长长的尾焰,如同彗星一样冲破了乌云,向着龙卷风中的尤里曾砸来,眼看着就要被陨石砸中了,尤里曾慌忙挣扎想要用空间魔法从龙卷风中闪现出去,却不料下方的罗伊突然对着他所在的位置遥遥地伸手一捏,直接禁锢封锁了他周围的空间。

尤里曾逃离的想法没有得逞,视野中已经被陨石和陨石表面燃烧的烈焰填满……

“不!!!”尤里曾发出一声无助的嘶吼,被陨石压着,狠狠地撞向了地面!

一道强烈的闪光充斥了天际,陨石落地的那一刻,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和光线,大地发出了痛苦的颤抖,整个红墓市迎来了如同末日浩劫一样的大地震,城市外围那些原本好完好的建筑,直接在地震中撕裂开来,化作残骸纷纷倒塌。

天空中,但丁一手夹着尼禄,一手夹着V,三个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继之前的树顶之后,地面上再次出现了一朵蘑菇云,在弥漫的烟尘之中冉冉升起……

任谁都没有想到,之前还将但丁他们打得惨兮兮的尤里曾,此刻在这个名为欧西里斯的恶魔大君手里,竟然如同沙包一样被压着打!刚才那一连串的魔法连击,尤里曾从头到尾都被碾压,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尼禄这时候侧头先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绯红女皇,然后又看了看自己腰间插着的枪,一直以来,他都是以剑战斗居多,大部分的远程输出,靠的都是手里的魔力枪械,然而当看到恶魔欧西里斯刚才那一串持续不断的远程魔法轰击之后,尼禄突然觉得手里的枪……它不香了!

“这才是深渊世界恶魔们的战斗方式吗?”但丁也有点忐忑,

说实话,不管是但丁还是维吉尔,他们从小学习的,都是他们老爹斯巴达的战斗方式,而斯巴达被称之为魔剑士,自然是以剑为主,以魔法为辅,而罗伊刚才的战斗,可以说给他们展示出了一种全新的战斗方式,对但丁的三观是极其颠覆的。

“为什么同样是恶魔领主,尤里曾和欧西里斯之间的差距如此巨大?”V也不解地问出声来。

他们哪里知道,别说这个世界的恶魔领主了,就算是在深渊世界的恶魔领主阶层当中,罗伊的战斗力也不能以常理来判断的,如果单从魔力的数值来说,比罗伊强的恶魔领主起码一大把,然而当结合了罗伊那些诡异的技能之后,哪怕是一些资深的恶魔领主,都不见得能打得赢罗伊。

从亚山世界带回来的一千多万灵魂,如今早已经被罗伊尽数转化成了他的战斗力,这样的情况下,尤里曾这么一个乡下恶魔领主,罗伊揍他都不用全力的……

“战斗好像结束了,我们要下去吗?”尼禄开口问道。

红墓市已经算是完了,整个城市已经彻底沦为了一片废墟,好在这个城市的人类在尤里曾出现的时候,幸存者基本都已经逃离了,所以哪怕城市被毁也没有太大的伤亡,这是唯一令但丁他们松口气的地方。

看到罗伊已经降落,但丁正犹豫着是否要下去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巨大的力量隔空传来,将他右臂弯中夹着的V一下子拉扯了出去。

“V!”但丁一惊,赶紧俯冲下去,却见V已经落在了罗伊的手掌当中。

罗伊用念动力托着V,让他悬浮在自己面前,上下打量着他,V这时候虽然没事,但同样十分紧张,近距离看到欧西里斯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位恶魔大君如此的高大。

“你……想要做什么?”V用干涩的声音开口问道。

“别紧张!”罗伊咧嘴对着V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道:“我听塞拉斯说,你是从维吉尔身上分离出来的人性的一面?”

“没错……”V点了点头。

“那么,去吧!”罗伊将他轻轻地一推,推向了尤里曾所在的位置,道:“那家伙已经被我重创,无法动弹了,你去干掉他,夺回属于你自己的力量!”

V有些愣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这时候但丁已经带着尼禄飞过来了,他也听到了罗伊的话,不由得出声问道:“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罗伊转头望了但丁一眼,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借用一下阎魔刀而已,阎魔刀在尤里曾那家伙体内却不知道运用,那就让维吉尔亲自拿给我好了,当然,还有你但丁,你的叛逆之剑我也要借用一下!”

“你知道我?”但丁十分的意外。

“哼,斯巴达的名字,在深渊世界的恶魔中也同样广为流传呢!”罗伊道:“所以我知道你的名字很奇怪吗?”

“我不知道你要用阎魔刀和叛逆之刃做什么,但很遗憾……”但丁举起手中的‘魔剑但丁’道:“现在叛逆之刃没了,只有这把剑而已,而且……并不是你想借用就能够借用的。”

“都一样!”罗伊随意地摆摆手,然后似笑非笑地道:“别对我抱有敌意,相信我,你不会想成为我的敌人得……看在你们照顾了塞拉斯的份上,我不会对你们这个世界做什么的,但同样的,不要拒绝我!”

“……好吧……”但丁沉默了一阵,落在地面上,从罪魔人形态变回了人类形态。

结果罗伊刚一看到但丁那沧桑的脸,下意识地愣了一下,叫出声来道:“阿尔萨斯!?二傻子?”

“嗯?什么?”但丁也愣了一下,没听明白。

“没什么,认错了!”罗伊也没有多解释,心中却暗自嘀咕,特么的,没想到这个世界的但丁竟然是这个年龄了,以前那么帅气,感觉老了以后长残了啊,变得和自己印象当中的阿尔萨斯那么的像,这尼玛就很离谱……

“欧……欧西里斯,你到底想要阎魔刀和叛逆之刃做什么?”但丁忍不住好奇心,还是问出声来。

结果,罗伊却说出一句令但丁再次目瞪口呆的话来:

“只是想用它们,把你们的父亲斯巴达找回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