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高强度展览
作者:黑头大王分类:都市

昨晚会上自己打的这个预防针到底有多少效果钟白不敢,但年轻身体适应时差的能力是真的强,这一点钟白还是感受到了。

尽管在飞机上睡了长达十个时,但钟白依然在昨晚强迫自己在当地时间一点钟入睡,等早上八点醒来,恰好又睡足了七个时,精神饱满。

大使馆租用的中车也于九点钟准时等候在门口,大家纷纷换上平日少穿的西装,各个弄得精神饱满的节奏上了车,前往传中的瑞士专利局。

很多人对瑞士专利局都有所误解,以为这个专利局的本部在瑞士名城日内瓦。

但其实它真正的所在地是位于瑞士的另一座历史文化名城,也是瑞士联邦的首都伯尔尼,所以它的全称叫做瑞士伯尔尼联邦专利局。

瑞士专利局之所以在全球鼎鼎大名,主要就是因为几十年前,著名物理学家爱因斯坦在专利局工作期间,业余钻研物理学,发表了他的惊世之作“相对论”,伯尔尼将此引为骄傲,至今还保留着爱因斯坦的住所。

这些知识钟白早就知道,但车上的领导们大多都是出发前才了解到的。

上了车,叶星就开始打趣道:“你别,我读书的时候还以为瑞士首都是日内瓦呢,结果后面才知道是伯尔尼,毕竟日内瓦这名气可比伯尔尼大多了。咱们国家就不一样,名气最大的当然是京城,也是首都。”

“那不一样,咱们是大国,它们是国,这瑞士又是个联邦制的国家,所以才会这样搞吧。”回答的是技术处处长傅冲山,他平时除了专业之外,业余时间也爱钻研一些国际历史知识,这会儿倒是派上了用场。

“今天咱们去的是日内瓦分局,也不知道和他们的总局比起来到底差别有多大?”苗立荣处长顺口问道。

钟白想都不想就回答道:“规模多了,就是一栋三层楼的建筑,工作人员也就几十个,没大家想象中那么神秘。”

完他才发现全车人又怪的盯着自己,马上轻咳一声掩饰道:“咳咳,在外国文献上曾经看到过照片……”

抵达这栋灰色的三层楼建筑之后,大家才知道钟白这句“多了”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它还真的很!

甚至在大家眼里看来,这栋楼怎么也谈不上一个国家专利局的分局规模吧?怎么看都只相当于华国的一个普通县级单位的大楼而已。

来接待他们考察团一行的,也只不过是日内瓦分局的一名普通讲解员。

但不得不,这型化肥专利展览科普,还是有点东西的。

长达三十米的u型展板,上面印刷着各种精美的照片和报道,即使以钟白的眼光来看,这制作水平也达到了21世纪初国内的一些型展览上的规格要求。

此时恰逢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1981年编辑出版了《国际专利分类系统用户指南。1、肥料》(er039sguidestotheternationalatentcssificationlticgt1fertilizer),所以肥料专利这块在过去虽然一直存在,可并没有一个相关的系统介绍,国内在这块就更是两眼一抹黑,直到大家看到了这一块长长的展板。

“这就是我局在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出版国际专利分类系统用户指南后,迅速按照洲标准将申请的化肥专利分类的成果。”男解员流利的讲解道:“比如意大利的lon集团、eer集团都在第一时间申请了我们这里的专利,并得到依法保护。”

这些都是大家以往从未接触过的领域,自然是从翻译那里听得津津有味,不过接下来到一些具体专利的名称,吴平就感觉自己有点顶不住了,马上给钟白打了个眼色。

钟白立刻无缝衔接:“比如这里的合成氨特别技术、这里的碳酸氢铵强化配方等等,都是得到瑞士专利局保护的。”

他又适时地插了一句自己的看法:“目前看来,瑞士专利局在化肥工业这块已经申请的专利,以配方、成品专利为主,像咱们这种生产流程专利非常罕见,这也就意味着这一次降低低调水温度的专利价值很高。”

大家都不是呆子,自然能听出钟白这个看法的价值,频频点头,虽然一开始看到国外已经有这么多项化肥产业专利存在了,但咱们国家能突破一个空白领域,这当然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于是大家的表情也没有刚开始那么拘谨了。

两个时的时间一晃而过,这个型化肥专利展览科普,虽然名为“型”,但里面蕴含的内容之丰富,信息量之大,的确是众人之前没有想到的,包括钟白都惊讶于在《国际专利分类系统用户指南。1、肥料》刚刚出台的1981年,瑞士专利局日内瓦分局就能制作出如此具有时效性和准确的展览,倒是的确展示了日耳曼人一贯的严谨和认真。

中午的三个时时间正好用来在新的美森堡酒店办理手续,几位年纪大的领导因为昨天晚上倒时差没有睡好,加之一上午的高强度展览,正好趁着这个点补觉,不知不觉就到了下午三点钟。

……

瑞士专利局的副局长奥尔登早早的就乘坐火车从伯尔尼抵达了日内瓦,事实上大约上午十一点半他就到了分局,也发现了参观展览的华国考察团一行,不过这位副局长却并没有在第一时间过来和大家打招呼。

毕竟行程上排好了下午才见面的嘛!

由此对瑞士人严格按照规定办事的风格可见一斑!

副局长奥尔登提前二十分钟就在会议室内等候,和他同行的还有局工业专利处的处长,一位漂亮的中年知识女性布丽特。

“奥尔登,我对您提过的那名申请本次降低低调水温度专利的华国青年工人很感兴趣,您还有其他更多有关他的信息吗?”布丽特坐好之后问道。

“更多信息?”奥尔登转头瞥了一眼对方:“我和你一样,也只是从华国传真过来的资料来试图全面了解他,要更多的话……上次我给哈茨领事打电话的时候,他曾经提醒过我,这名青年工人好像和他们国家绝大多数人不一样,专利意识很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