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 北方计划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在菲尔姆恍惚着的时候,维多利亚也在认真打量这位有着一头金发的、看上去与自己的侄子年纪相仿的年轻人。

如此年轻,却创造出了“魔影剧”这样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不是什么技术上的创造,而是思路层面的创新,这让女公爵不得不有些感叹:在这些新事物面前,真正具备创造力的果然还是年轻人们,比起上一代,他们可以更快地融入到这个新时代里。

虽然她自己的年龄也算不上太大,但终究是长辈的身份,同时在上层贵族圈子里又磨炼了这么多年,有时候也觉得自己的心态不再年轻了。

如果这位菲尔姆的品性也值得信赖的话……芬迪尔找到这么一位朋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至于所谓身份地位的差距……老祖宗都表示要改祖制了,那还是顺应大势的好。

纷繁复杂的思绪只在一闪念间,维多利亚的表情并没什么变化,她在外人看来仍然是那位冷着脸的女公爵,只恰到好处地对菲尔姆点了点头:“很高兴认识你,菲尔姆先生。”

“我……我也很高兴,很荣幸,”菲尔姆慌忙低下头,“我经常听芬迪尔提起您。”

“哦?”维多利亚语气中带出了一丝好奇,“他是怎么提起我的?”

“他说您……”菲尔姆在紧张之中下意识就要开口,但刚蹦出几个单词就注意到了一旁芬迪尔投过来“你我朋友一场又素无矛盾今日还是合作伙伴关系区区姑妈之威何至于此”的眼神,顿时后面的言辞就得到了修饰,“他说您充满威严,虽然严厉但却令人尊敬,是令北境群山敬服的冰雪公爵。”

“这不是他会说出的话,但仍然感谢你的称赞,”维多利亚点了点头,紧接着视线收回,转向高文,“陛下,很抱歉耽误了您的时间。”

“不,我乐于见到臣民其乐融融的样子,”高文委婉地表达了吃瓜愉快的心情,脸上带着笑,“另外,既然你今天就到了,我们正好可以谈论一些事情。”

一边说着,他一边站起身来,对仍然低着头的菲尔姆等人微微颔首:“这里就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了——后续几场放映同样重要,祝你们一切顺利。”

几个声音同时响起:“是,陛下!”

……

离开那座为了放映魔影剧而临时改建出来的剧院,高文带着维多利亚直接乘上了等候在剧院后门的魔导车,维多利亚带来的另外几人也被安排上了其他车辆。

车窗外,帝都街景不断后退,高低错落的半古典半现代式建筑物之间,身穿暖和冬装的市民和奔跑玩耍的孩童随处可见,装饰性的旗帜和布幔在风中飘舞。

“我听说,你们到磐石城之后是乘列车过来的?”魔导车的后排座位上,高文看了坐在对面的“冰雪公爵”一眼,随口说道。

“是的,陛下,”维多利亚微微点头,“是我个人的一时兴起——我想亲身体验一下乘坐列车的感觉,亲眼看看列车以及列车背后的整个铁路系统是如何运作的。”

“看得怎么样?”

“确实看到了列车的运行,但要搞明白铁路系统看来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维多利亚坦然说道,“这是一个复杂而庞大的系统,需要很多人参与,并不像法术一样可以依靠个人的悟性和天赋来掌握。”

高文看着这位冰雪公爵用一张扑克脸说着自己的见闻与感触,脸上禁不住露出些许满意和欣慰的笑容。

这位昔日的北境公国统治者在关注魔导列车以及铁路系统的具体运作,还主动想到了亲身体验它,这是令人欣慰的。

因为北方地区也有建设铁路的计划,魔导列车这件新事物,迟早是要铺满帝国全境的。

作为一个出身传统的旧贵族和正统派法师,维多利亚能抛开身份束缚和旧的思维习惯,积极认真地想要接触新事物,这本身便已经难能可贵。

思索感慨之余,高文又随口问道:“说说圣苏尼尔那边的局势吧,还有中部和北部地区魔网主枢纽的建设情况。”

“圣苏尼尔的局势已经完全得到控制,政务厅正在管理城市运作,对圣苏尼尔东南部小平原的净化、重建工作也已经达到预期目标,附近流民已收容至城内,或疏散至附近城镇,来自西境的粮食已经到位,今年冬天至少不会饿死人了,”维多利亚条理分明地说着,“留在旧王都的贵族们均已‘整顿’完毕,每个家族都派出了规定数量的直系或旁系成员,编入到了移民名单里。说到这一点,由于戈尔贡河封航,向南境输送的各类移民现在只能走圣灵平原的陆路,速度缓慢,成本提高,我正准备申请让其中一部分建设类队伍在圣灵平原重建区原地驻扎,一边协助重建区建设,一边等待暖春解冻……”

高文点点头:“你的考虑有道理。之后把相关文件准备好,我看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就这么办吧。”

“感谢您的理解,”维多利亚继续说道,“另外您提到中部和北部地区的魔网主枢纽……这方面工程进展仍然趋于停滞,主要是北境地区,本身山地就难以施工,而且冬季群山冰封,大型设备更难进山,我们只能先完成城市范围内的节点铺设,至于连接成网……至少要等到夏季或秋季了。”

这方面的情况高文已经从赫蒂那里大致了解过,此刻倒也没太大意外,但维多利亚在完成基础的汇报之后,紧接着便说出了一个在之前报告书中未曾提过的细节:“另外……陛下,在凛冬堡铺设魔网的时候出了一些奇怪的状况,虽然原因还在调查,但我觉得应该先跟您说一下。”

“奇怪的状况?”高文眉头一皱,“发生了什么?”

“凛冬堡魔网完工之后,将城市中心魔能方尖碑和魔网连接起来的当晚,所有正在运行的魔网终端曾发出过持续时间达十几秒的怪异啸叫,而且当时处于开机状态的终端皆投影出了大量无法识别的怪异符号和抖动的光影,不管是啸叫声,还是投影出来的那些符号、光影,都无人能够识别。”

这听上去仿佛某种都市惊悚怪谈的东西让高文下意识地皱起眉来:“不是设备故障?”

维多利亚摇摇头:“不是,技术人员检查了很多遍,其中包括从帝都这里派到北境的数名专家,我为此也特意提前从圣苏尼尔返回了凛冬堡,确认了魔网并未被高位魔法攻击或污染。”

高文心中冒出了各种各样的猜测和假设,但都缺乏有力的理论支撑,他皱着眉,一边思索是什么原因有可能造成这样诡异的现象,一边看着维多利亚的眼睛:“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么?”

“我也只是猜测——或许是极北群山靠近大陆边缘,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无尽海的魔力浪涌扰动,当地的魔力环境和内陆地区有所区别,因此在魔网中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干扰,也可能是凛冬堡本身在产生干扰……”

说到这里,维多利亚额外解释道,“凛冬堡本身不只是一座城堡,还是一个庞大的魔法要塞,或者说……是家族先祖斯诺·维尔德的‘法师塔’,先祖用魔法力量重塑了那座山峰,并将峰顶的一部分化作了凛冬堡的根基,又在城堡深处设置了非常强大的魔力井,收藏了各种各样强大诡异的魔法物品,之后维尔德家族又在此基础上不断增筑城堡,收集超凡事物……如今,凛冬堡已经成为北境地区最强大的魔力干扰源,虽然城堡本身有一定的屏蔽、保护措施,但难保这些干扰不会影响到山下城市里的魔网运转。”

听着维多利亚的解释,高文便忍不住揉了揉额头,种种记忆浮现上来:“斯诺……当年我们就说他是仓鼠的亲戚,他什么都喜欢收藏,查理都说他迟早会死在他那堆危险的收藏品上。”

维多利亚表情不变,心中则略有点紧张地听着高文爆料着这些有关开国先祖的密辛,且忍不住在心里冒出句话——

如果高文陛下没揭棺而起的话,自家先祖斯诺·维尔德反而才是当年开国四公爵加上开国先君五个人中活得最久的那个……

但这话可不能说出来,太过大不敬了。

高文猜不到总是一张冰霜脸的维多利亚心里在想什么,他感慨吐槽之余还在思索——

维多利亚提到的那怪异现象,不能当做“神秘故障”或“惊悚怪谈”随意带过!

魔网是个新生事物,哪怕已经运行了好几年,关于它的种种特性也还有待探索,各种改进优化工作也还有待展开,作为魔导工业的根基,它所暴露出来的任何异常,都必须谨慎对待,而即便不考虑这一点……

在这个存在各种超凡力量,存在各种神秘现象、诡异事物的世界,面对任何一个足够诡异、影响范围较大的事件,也是必须提高警惕的!

是真如维多利亚所说,某种外部干扰影响了凛冬堡的魔网运转?还是……有什么东西在尝试污染魔网?

这种影响,会波及其他地区的魔网么?

如果真是如此,那它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注意到高文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维多利亚沉默几秒之后还是忍不住问道:“陛下,您想到了什么?”

高文从思索中惊醒,脑海中却不由得浮现出了很久之前瑞贝卡曾提出的某些大胆方案……

“或许……魔网的一些关键节点,是应该有个物理性自毁的功能……”

维多利亚被高文最后几个单词吓了一跳:“啊?!”

“暂时不用在意,是魔网设计之初的一些技术问题,”高文摆了摆手,暂且将心中念头放下,准备回头找技术人员商量一下细节,“总之,你提到的‘异常现象’非常值得在意,回去之后你要好好调查一下,哪怕实在查不出原因,之后也要盯着魔网的运行,确认它是否还有其他异象,及时向我汇报。”

维多利亚低下头:“我明白。”

高文呼了口气,转向下一个话题:“除此之外,北方还有别的情况么?”

“有,”维多利亚点点头,紧接着说到了自己此次亲自来帝都述职的原因之一,“我们成功打开了圣龙公国的‘门’,龙血大公巴洛格尔·克纳尔同意了与帝国正式建交的请求,并委托我向您亲自递交国书、转达意愿,春天之前,圣龙公国将派出正式使节团,做派驻长期大使、建立使馆、派遣留学生、互开商业门户等事务的准备。”

高文怔了一下,紧接着便毫不掩饰自己的惊喜:“哈!这可真是个好消息!我们竟然敲开了北方最难敲的一扇门!这样一来,局势将更有利于我们!”

“没错,敲开了这扇门,圣龙公国便会更倾向于塞西尔结算区,”维多利亚这没什么表情的人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微笑,“毕竟,圣龙公国不仅仅挨着塞西尔,它离提丰也很近,而提丰这些年也在尝试与圣龙公国建立交流,这一直很令人担心,现在……我们的担忧可以少一点了。”

“也不能盲目乐观,只是敲开了门,可不算把圣龙公国拉进了塞西尔结算区,他们仍然可以跟提丰人做盟友,”高文笑着说道,“另外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打动了圣龙公国那些顽固的‘龙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