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一章 巴林伯爵的惊奇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在发展日新月异的塞西尔,总是有很多新事物在不断诞生的。

一个合格的帝国执政官和地区管理者,肯定会被这些新事物引起兴趣。

略作沉默之后,维多利亚看向巴林伯爵:“或许,我们可以去看一看。”

“您是说那新式戏剧?”巴林伯爵先是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一贯冷漠疏离且据说对“戏剧”不感兴趣的冰雪公爵竟然会提出这个建议,但很快便意识到了对方可能是对那新式戏剧背后的“魔导技术”感兴趣,于是赶快点头,“当然,我是说,这非常值得一看——魔导技术可以应用于方方面面,我也很好奇它和戏剧能有什么关系。”

“打听一下在什么地方,”维多利亚面无表情,淡淡说道,“这就去吧。”

打听清楚新式戏剧的表演场地在哪并没费什么功夫,维多利亚一行很快便循着路人的指引来到了城南区的一座大型建筑物附近。

那是一座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建筑,与巴林伯爵印象中的“剧院”大为不同——因为剧院一向是贵族和富裕市民的专享,自然应该显得富丽堂皇,但他所看到的却只是一座方方正正的二层建筑,除了规模不小,其他各方面都谈不上精美华丽。

而在这座看起来颇为朴素的大型建筑周围,已经聚集起了为数不少的人。

一眼扫过去,便能看出基本上都是普通平民。

这些穿着各式冬装,显得颇为期待的民众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许久,外围的人都伸长脖子看着那“剧院”的入口,而在靠近内层的区域还可以看到有身穿制服的安保人员在维持秩序,有人在人群中高声交谈说笑,甚至有商贩发现商机,在广场周围推着小车叫卖着零食酒水。

这般热闹的景象,让巴林伯爵吓了一跳——他记忆中的剧院门口可不会有这么多人,而且观赏戏剧的人也都是衣着得体,带着管家,乘坐马车而来,在侍从的接待下缓步入场的先生和女士们,哪里有这种阵仗?

“这么多人……都是来观赏那新式戏剧的?”这位来自王都的伯爵先生睁大了眼睛,“皆是市民……塞西尔城如此富裕么?人人都承担的起进入剧院的花销?”

“大人,据说……一张票只要几个铜板,以新币计算,只需六埃尔,”一名此前去打探消息的侍从带着些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而且因为今天是新式戏剧初次面世,票价更是折半……”

“三埃尔!”巴林伯爵眼珠子都要瞪出来,“这和白给有什么区别!”

紧接着他便猛然扭头看向广场,看着那密集的人群,忍不住低声惊呼:“诸神以及诸位先祖啊!怪不得会有这么多人,哪怕是对戏剧不感兴趣,这些市民为了满足好奇心恐怕也不会吝啬那几个硬币的……但如此多的人涌入剧院,舞台上的演员还怎么表演?秩序还怎么维持?”

“恐怕会变得非常混乱,大人,”另外一名随行的王都贵族忍不住摇着头说道,“而且……您看,现在这里就已经够乱的了。”

这名王都贵族话音刚落,巴林伯爵耳边便又传来了广场周围那些推车小贩的吆喝声——那响亮而极具穿透力的声音直入伯爵先生的脑袋:

“香喷喷的炸土豆!塞西尔最好吃的炸土豆条!”

“来一份鱼卷吧!附赠热辣的酱汁!”

“冬天排队应该来一瓶抗寒药剂——最好的寒霜抗性药水!山姆老爹亲手调制,五十二度酱香型!!”

“我头都疼了,”巴林伯爵忍不住捂着脑门,“这可跟我想的不一样……”

“寒霜抗性药水竟还有调制一说,”一名随行官员则好奇地看着远处,“而且在广场上贩卖?”

“各类抗性药水在南境的价格极为低廉,寒霜抗性药水的稀释剂更是被当做某种保健品出售,”维多利亚淡淡说道,显然她对此已经有些了解,“南境当地人以及走南北商路的商贩会在这类稀释剂里添加一些香料或蜜糖,作为旅行御寒的饮品。”

巴林伯爵眼睛睁得很大,险些脱口而出“这真是个疯狂的地方”,但幸好他还记着这里是帝都,把这句话咽回去之后才脸色略有些怪异地说道:“那……殿下,您还要去看……”

“当然,我现在对它愈发感兴趣了,”维多利亚淡淡地看了巴林伯爵一眼,“另外,在这里就不要再用称号和头衔了,与氛围不合。”

“是,是的殿……女士,”巴林伯爵慌忙答应着,接着无奈地看向侍从,“那……就去购买门票吧。”

侍从领命离去,但很快便返回,并带来了一个让巴林伯爵始料未及的消息。

“已经卖光了?”伯爵先生目瞪口呆,“一张都不剩?!”

“是的,先生,”侍从脸上带着惭愧,“据说两个小时前就卖光了。”

这是一座几乎每天都在涌现新事物的城市,塞西尔人勇于,也乐于尝试那些新玩意儿,更何况现在这里还有了只需要三埃尔就能看一场的新式戏剧——而且对所有民众开放。就像刚才巴林伯爵自己所说,对于从未有机会走入剧院的普通人而言,哪怕仅仅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这点零钱也是值得的,而塞西尔人……好奇心一向旺盛。

三埃尔,哪怕戏剧很无聊,参观一下剧院里的桌椅和屋顶也不冤枉——不少人甚至抱着这种心态而来。

来自王都的伯爵先生忍不住把视线转向了提议来此的女公爵,他以为对方这次肯定会对此事失去兴趣,甚至多少会因为浪费了时间而有些恼怒,毕竟这位女士对外的形象一贯都和“耐心”、“温和”无缘,但维多利亚接下来的话大出他所料——

“去周围询问一下,看有谁愿意出让门票,”这位女公爵淡淡说道,并用令人意外的耐心做了细致的吩咐,“态度要好,可以付出额外的金钱,但如果对方不同意,也不可强迫。”

她的语气很平淡,表情也一如既往的冷漠,但若是有熟悉的人在附近,便可一眼看出其实这已经是她兴致勃勃的表现了。

一名侍从点了点头,便准备领命离开。

但就在这时,一个明显冲着这边而来的脚步引起了巴林伯爵和维多利亚等人的注意。

作为层次较高的超凡者,他们能很轻易地在人群中感知到这种指向自己且不加掩饰的靠近行为。

巴林伯爵抬起头,视线顺着直觉望去,却只看到一个穿着棉大衣的陌生男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维多利亚女公爵用不引人注意的手势阻止了随行人员的阻拦,并看向那个靠近的男人,冷淡地开口询问:“有事么?”

那样貌普通的男人似乎被维多利亚·维尔德身上特殊的气势和出众的容貌震慑了片刻,一时间有点紧张畏惧,但很快还是开口道:“我刚才看到你们似乎有些困扰……是因为门票么?”

巴林伯爵点点头:“我们确实想购买门票,但票似乎卖完了。”

“啊,那就对了,”穿着棉大衣的男人顿时露出笑容,一脸真诚地点头说道,“我正好能帮你们——是约了几个朋友一起来观看戏剧,提前买了票,今天他们却说都来不了了,我这里正好多出一些,你们要么?每张票只要一费纳尔就行。我知道这比原价贵,但我之前也是排了好久的队……”

巴林伯爵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维多利亚已然开口:“可以。”

随后那位冰雪公爵便转头看向他:“巴林先生,付钱吧。”

“可……”巴林伯爵嘴里挤出半个单词,但在那双冰晶般冷彻的眸子注视下,还是像个普通市民一样掏出钱来付了账,换来了几张印刷颇为精美的、表面有着“菲尔姆影业公司”、“三人行剧院”字样的门票。

等那男人离去之后,巴林伯爵才忍不住低声说道:“维多利亚……女士,您不该相信那个男人,他明显只是倒卖……”

“我知道。”维多利亚平静地说道。

“那……”

“有趣而已,”维多利亚随口说着,并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剧院入口,“这里确实要比王都……有趣。

“不过,那确实是扰乱秩序的行为,我们也不能不管。

“我刚才看到广场边缘有治安官,你们谁去举报一下吧。”

维多利亚·维尔德的语调略微有一点上扬,似乎心情突然愉快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前方的人群终于隐隐骚动起来。

心情不错的维多利亚嘴角翘起一点:“巴林先生,看样子已经可以入场了,我们去见证一下吧。”

……

随着人流,随着工作人员的指引,巴林伯爵终于走进了这座在他眼中颇为古怪的“剧院”,并在一排排高低排列的座椅间找到了自己一行人的位置。

一路上,出于一位绅士的义务以及作为下属的本能,他都尽可能地保护在维多利亚女公爵周围,以避免周围的人流冲撞到这位帝国的大执政官、北方群山的庇护者,为此他自己甚至都被推挤了好几下,但等在座椅上落座之后,他还是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完全维持这份“体面”与“保护”。

座椅一个挨一个,到处都是人。

涌进这里的人比他在王都见过的任何一个剧院里的人都要多!座椅也密集的多!

前后左右,数不清的平民——或者说帝国公民——围绕着他,甚至让这位来自王都的贵族感觉到了一丝丝窒息。

他太不适应这里了。

然而维多利亚·维尔德却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不适和厌烦,这位北境群山的庇护者只是静静地坐在位置上,视线随意地扫过周围——尽管脸上缺乏表情,但巴林伯爵大致可以猜测,这应该是很感兴趣,充满好奇的表现。

在“适应新秩序”这条路上,他似乎还远远赶不上这位女公爵的脚步。

“这种设施,应该提前考虑失火和人员拥挤踩踏的问题,”维多利亚突然说道,“你说呢,巴林先生?”

“我?啊,是,是的,当然,”巴林伯爵险些没有反应过来,赶忙回答,“这里人很多,还有很多密集排列的座椅,确实需要考虑这些……不知道这里的所有人是否有所规划。”

另一位王都贵族则好奇地看向台上:“舞台上没有演员,也没有布景和道具……难道是还没布置么?”

巴林伯爵闻言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果然也发现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在大致呈扇形排列的、大量坐席的尽头,本应作为舞台的那片开阔平台上,确实看不到一个演员,也看不到任何布景。

他努力睁大眼睛,最终只看到了安置在平台上的数个魔网基座,以及按照某种阵列组合起来的水晶装置。

巴林伯爵慢慢想明白了,却更加困惑起来:所以……这所谓的新式戏剧,原来就是魔网终端的投影?

……

“三人行”剧院外,由于大量人员入场,原本拥挤的广场一下子显得清静了许多。

还留在广场上的,有一部分是商贩,有一部分是出于好奇路过此地的市民,还有一些则是维持治安的人员。

一个身穿深色棉大衣的男人从广场边缘匆匆走过,脸上带着喜色,帽子压得很低。

但他刚走到附近一条小巷的入口,还没来得及拐进去,周围便突然冒出了好几个穿着制服的治安队员。

穿大衣的男人大吃一惊,扭头便跑,但脚步还没迈开,一名治安队员便抬手一道小型闪电劈了过来,把他劈翻在地。

几名治安队员一拥而上,把这个使劲抽搐想要大叫的男人死死摁在地上,负责带队的治安官一边掏出小型镣铐一边恼怒不已地大声训斥着:“又是你!又是你!

“魔导列车第一次开始卖票的时候有你,第一次足球比赛卖观众票的时候有你,第一座动物园开放的时候也有你!

“今天魔影剧开始卖票,果然还有你!

“下半个月你就在治安局的水管边上过吧!”

在发展日新月异的塞西尔,总是有很多新事物在不断诞生的……

(节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