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深海情报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塞西尔宫,一间特殊的客房内。

这客房陈设不同寻常,房间中没有正常的床铺被褥,占据着床铺位置的,是一座半埋在房间中央的大型水池,水池旁边则摆放着一个大号的木桶,木桶中盛放着洁白细腻的颗粒状物,在这古怪的水池和木桶周围,才是正常的桌椅家具,日用事物。

这怪异的房间布局给人一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人在卧室里建造了一座泳池一般。

身穿黑白色侍女裙的贝蒂正站在水池边,她手中拿着一根长柄木勺,从一旁的木桶中舀出一些白色颗粒,洒进水池中细细搅拌。

突然间,水池中的水泛起了异样的涟漪,紧接着涟漪便迅速放大,就仿佛无风的房间里骤然产生风浪,池水卷起了层层叠叠的浪涛,在哗啦哗啦的连续响声中,那些翻涌的水花不断凝聚起来,渐渐在水池中央形成了一具有着妖艳蛇尾和蓝色长发的女性躯体。

贝蒂保持着紧握长柄勺的动作,眨巴着眼睛看着水池中浮现出来的身影,等到对方完全凝实之后她才小小地惊呼了一下,然后使劲一鞠躬:“提尔小姐,下午好!”

顺利完成复活的提尔用尾巴撑着自己,在水中扬起上半身:“小贝蒂!高文在不在?”

“老爷……啊,陛下在书房,”贝蒂想了想,有点后知后觉地矫正着自己的称呼,“现在那边没有客人。”

“哦,好,我有事找他——你先忙着,我走了啊!”

提尔一边飞快地说着一边从水池中爬了出来,但就在她准备拱向门口的时候却又停了下来,这位海妖小姐注意到贝蒂手中的木勺,便用尾巴尖搅搅池子里的水,稍作感受之后摆了摆手:“盐放少了啊,不够咸,再加点……”

一边说着,她一边飞快地拱向房门,很快便消失在贝蒂面前。

事情发生的可能有点快,贝蒂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她看看提尔离开的方向,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木勺和脚边的盐桶,弯下腰提起桶,开始哗啦哗啦地把盐倒进水里……

提尔飞快地拱进了高文的书房,闹出的动静让正在看书的高文把头抬了起来。

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提尔,高文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忍不住用有些怪异的表情说道:“刚才有人报告,说你突然从城外最高的那座魔网中枢塔上跳了下来,摔的稀碎,满地都是——这是你新发明的快速回家技能么?”

“什么叫跳下来,我是尾巴冻掉了摔下来的……”提尔使劲摆着手,但紧接着就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哎,不过你说的这个有道理啊,这么冷的天,我如果正好出门了,那直接死外边好像确实能很快回……哎不对,我来不是跟你说这个的!”

“不管你说什么,先把尾巴收进来,”高文看了提尔身后长长的尾巴一眼——这位海妖小姐人已经快到他的书桌前,然而尾巴的后半部分却还在房门外,正在走廊上不安分地摆来摆去,“在外面挡路,来来往往的再有人踩你一脚。”

“哦哦,”提尔一边答应着一边把尾巴卷回房间,还用尾巴尖关好了门,等非常淑女地把自己盘成一坨之后她才对高文点点头,“我刚才和安塔维恩通信,知道了一些或许能引起你兴趣的事情。”

“能引起我的兴趣?”高文怔了一下,想了想自己和远在无尽之海对面的海妖王国能有什么交集,忍不住笑着开了个玩笑,“在无尽之海深处,又能引起我兴趣的事情,怕是除了风暴之主发生异变就是风暴之子自灭满门了吧。”

提尔点点头:“对。”

高文:“……啊?”

“风暴之子那边可能确实出状况了,只不过我们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提尔仿佛没有注意到高文脸上的精彩表情,只是自顾自地说下去,“前两天的事,艾欧大陆西侧的‘阳光沙滩’上突然出现了一群奇奇怪怪的两栖智慧生物,深海大女巫海瑟薇给他们起名叫‘娜迦’,现在,我们的女王怀疑那些‘娜迦’可能是由风暴之子变异来的……”

高文:“……啊?”

“在那些‘娜迦’身上找到了风暴之子的一些标识物,有一些娜迦还穿着风暴之子的长袍。”提尔补充道。

“你等一下,我需要缓缓。”高文揉着自己的额头,万没想到这个深海咸鱼会突然带给自己这么多爆炸性的消息——这位深海来客似乎最擅长的就是做一些让他这个穿越者都目瞪口呆的事情,不管是她隔三差五的暴毙而亡还是偶尔带来的深海情报都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做到这一点。

如果说高文总是用自己超前卓然的眼光震惊世人,那么提尔显然就是专门来让高文感到震惊的。

舒缓了一下精神之后,他吐出口气,看向提尔:“好了,让我们一条条来吧,先说说‘娜迦’,他们怎么出现的,然后再讨论风暴之子……”

提尔没有隐瞒,因为那些发生在海上的奇闻在这里也谈不上什么机密,当下,她便将自己聆听来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他们应该是趁着夜色从海底潜到艾欧大陆的。我们在安塔维恩以及几个主要城镇设置有监控装置,但那些‘娜迦’似乎阴差阳错地绕过了监控的死角……

“那些娜迦模样古怪,有点像人类和海蛇、海鱼的混合体,或者变形技术一塌糊涂的未成年海妖,大女巫初步猜测他们是人类变异的结果,但查不出原因,也看不出诅咒残余的痕迹……

“……他们似乎都很兴奋,来到艾欧大陆之后就好像回了家一样高兴,但他们没有攻击任何一个海妖姐妹——事实上他们对海妖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亲近和服从——当然,是在他们稍微冷静一些,能够简单交流的时候。大部分刚刚抵达沙滩的娜迦都处于难以交流的状态。

“……根据少数冷静下来能够交谈的娜迦的自述,他们是去艾欧大陆‘朝圣’的,因为他们听到了‘伊娃的召唤’。但他们记不太清楚自己人类时候的事情,也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变异成了那副模样……

“大女巫说随着时间推移,一些娜迦可能会更加清醒,恢复更多的记忆,但一切都还说不准……”

提尔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召唤出了一枚水球,水球在空中扭动着,渐渐凝聚成了一个惟妙惟肖的“水雕塑”,雕塑上呈现出的,正是那种被称作“娜迦”的生物的模样。

看样子,提尔通过全球魔力场共鸣和海妖王国建立的通讯不但能够传输声音,还能够传输图像——这娜迦的形象,应该就是那边传输给她的。

如果能破解海妖们借助魔力涟漪跨越无尽之海建立通讯的技术就好了……

高文脑海中一时间闪过了些许发散的想法,随即注意力便落在了半空中的水雕塑上。

娜迦的形象比他想象的还要诡异,那带有鳞片和鳍,带着蹼和腮,带着各种鲜明的两栖生物特点,却偏偏又维持着相当程度人类半身和面容的姿态恐怕会让每一个目睹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看着水雕塑上呈现出来的清晰的鳍状物和介于海蛇和海鱼之间的长尾,高文轻轻呼了口气:“非常明显的深海特征……”

提尔点点头:“是的,他们已经变异的完全能够适应在深海生存了——之前的风暴之子可不行,虽然那些人类很擅长海洋相关的法术,但他们还是要定居在陆地上的。”

高文皱了皱眉:“现在还不能百分之百确定这些娜迦就是由风暴之子变异而来的么?”

“其实在我看来,证据已经挺明显了,但大女巫是学者,她和她的深海女巫们讲究的是严谨,据说她们还没有找到风暴之子变异成娜迦的关键证据,也没有观察到变异的具体过程,所以一时间还不能下结论。”

“那我们就假定娜迦确实是风暴之子变异而来吧,”高文随口说道,“你刚才说,一些冷静下来的娜迦自称是为了朝圣才进入海妖领域的?”

“对啊。”

“你还提到‘伊娃的召唤’……”高文皱着眉,“我曾听你偶尔提到过‘伊娃’这个词,但‘伊娃的召唤’又是什么意思?”

“首先说说伊娃,这是我们海妖的一个名词,用来指代一颗星球上所有海妖共同的意识凝聚体,”提尔一边说着一边斟酌词汇,以力图让高文能够更容易地理解这个概念,“你可能会觉得她是海妖的‘神’,但你是知道的,我们并不信仰任何具体的神明,这个伊娃……你就当做是海妖的族群意志吧。可是根据我们的理论,伊娃这个族群意志应该是一种虚拟的、概念化的产物,她以无形的方式存在,以抽象的方式作用于我们这个种族,理论上不应当存在什么‘伊娃的召唤’这种东西……”

“但一群疯掉的邪教徒却表示他们听到了‘伊娃的召唤’,甚至还可能因这召唤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异,因这召唤跑到海妖的领域去朝圣,”高文的表情一点点变得严肃起来,“它不应当是凭空存在的,不是么?”

“……是啊,我也觉得是这样,女王和大女巫那边应该也是这么想的,”提尔有些苦恼地皱了皱眉,“可我们海妖自己怎么就一点都没感觉到所谓‘伊娃的召唤’呢?”

高文看着眼前这位深海的来客,心中却在飞快组合着各种各样的情报和线索。

首先最应该注意的一点,便是在变成所谓“娜迦”之前,那些风暴之子的身份。

他们是疯狂的邪教徒。

他们的行动是和“神明”息息相关的。

不管他们是像万物终亡会一样想要忤逆神明,还是像正常的邪教徒一样狂热地想要取悦神明,他们的行动都十有八九是以“神”为出发点的。

那么,“伊娃的召唤”……和神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伊娃所代表的海妖这个族群,和神有什么关系?

高文脑海里一瞬间就冒出了食物链、风暴之主刺身、饥饿的咸鱼精、食物和食客之类一大堆不着边际的词汇。

他忍不住敲了敲额角,把那些满脑子乱跑的词汇收拢起来之后,一切归于一点:海妖把风暴之神吃了。

作为一个前世阅尽故事的穿越者,作为一个观察经验丰富的卫星精,他的心底很快便浮现出了隐隐约约的答案。

这个答案显得惊悚离奇,显得不可思议,但却符合这个世界的逻辑。

神位,似乎是可以篡夺的。

万物终亡会都敢于制造一个伪造的神明,那就足以说明所谓神明的位置并不如凡人想象的那般坚不可摧。

高文忍不住用古怪的视线看了提尔一眼。

提尔被这古怪的视线弄的一愣,尾巴尖竖起来晃了晃:“哎,你想到什么了?”

“你们海妖……有多少人口?额,或者说鱼口什么的……”

提尔想了想:“几百万吧,我们有在控制种群规模的。”

高文嘴角抖了一下。

如果情况真如他想象的那样,如果真的是这帮深海咸鱼在不知不觉中阴差阳错地篡夺了风暴之主的神位,那这幅画面可就真的有点诡异了。

夺取了风暴之主神位的,是有着几百万人口的海妖,还是那个近似于一个概念的伊娃?

如果是前者,那么一个需要几百万人口加起来才算“神明”的“新风暴之主”,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状态?

如果是后者……

那么,概念化的伊娃,会成为实体化的风暴之主么?这个新生的神明会出现在哪个位置,现实世界?水元素的世界?还是那个神秘遥远的神界?祂……还会是海妖们的族群意志么?

不管怎样,这里面或许就隐藏着神明的秘密,隐藏着祂们的诞生与毁灭之谜。

在头脑高速运转的状态下,高文看向提尔,提尔则回以一个困惑的视线,同时还在无聊地摆弄着自己的尾巴尖。

这可真就是深海谐神呗……

(妈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