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开门 自由贸易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说说你的理由吧,帕德里克,”高文看着眼前的帝国商业和财政主管,表情严肃而认真,“你应该知道,推行信用货币是较为激进的举措,而变革步伐过大,便意味着变革的难度和风险都会直线上升。”

“是的,陛下,”帕德里克按了按黑色短礼服的衣领,深吸一口气后慢慢说道,“我提出这样的建议,最主要的原因是……提丰。”

“提丰……”高文略一沉吟,“说下去。”

“陛下,您曾经说过,我们和提丰之间必有一场战争,而在我看来,这场战争其实已经开始了——想必您也是如此认为的。我们刚刚规避了一场真刀真枪的战争,但在经济上,我们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而在现阶段,这场较量的本质……是黄金结算的较量。”

高文注视着帕德里克的眼睛,他没有掩饰自己眼神中的赞许,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

“提丰的代用货币是以黄金为基准的,他们的银行发行的是能够实兑黄金的纸钞,不过在涉及到和塞西尔的订单时,由于双方还未建立新的货币接口,我们仍然直接以黄金结算。我们从提丰采购大量的纺织品和其他初级工业产品,同时输出魔导零件和列车、铁路,后者的订单很少,但价值巨大,因此总体上,提丰的黄金正在以缓慢的、不引人注意的幅度流向塞西尔。

“陛下,您应该知道,提丰的贵族改革远比我们‘温和’,它们保留了大量旧贵族,而这些旧贵族除了失去特权之外,还保留着大量的个人私产。

“简单来讲,提丰残留着大量不受皇室控制的贵族金库,那些支付给我们的黄金……其实很多是由提丰国内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贵族以私人投资、募资、融资的方式汇聚起来的,只有不到一半直接来自提丰帝国银行的金库,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提丰人都不会发现他们的黄金正在外流——这不但涉及到非常庞大且长期的统计工作,而且还有大量贵族为了绕过罗塞塔·奥古斯都设置的铁路投资限制,在用尽各种办法隐藏着那些琐碎但规模庞大的黄金流动……”

听着帕德里克的话,高文不由得想到了丹尼尔向自己汇报的情况:

提丰的中小贵族们为了争夺铁路系统中的一分利益,都在想尽办法地插手到那些项目中,而为了绕过罗塞塔·奥古斯都设置的一系列障碍,他们最常见的手法便是以家族担保和联合担保的方式从银行中借款,然后和银行“配合”(毕竟提丰的银行系统也有一半是掌握在贵族群体手中的),将债权转给塞西尔铁路投资公司,随后他们便以偿还债务的形式,用自己的家族金库来分批偿付塞西尔的债款,从而以各种套壳的方式获得股份,分得铁路运营的利润……

这复杂而“精彩”的操作,绕出了他们的监管体系。

罗塞塔·奥古斯都或许是个雄才大略的铁腕皇帝,他用宫廷斗争成功控制住了提丰帝国那些势力庞大的上层贵族,震慑压服了全国的中小贵族,然而在他难以顾及的阴沟角落里,在那些正逐渐从旧贵族转变成资本家的小贵族群体中,人在利益面前所展现出来的“创造力”和“拼搏精神”显然超出了这位提丰皇帝的想象。

提丰的黄金,就这样隐秘地、琐碎地外流着。

“我们要保持这种趋势,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维持黄金结算的现状,”高文顺着帕德里克的思路,慢慢说了下去,“而如果我们建立了代用货币体系,从经济发展的规律出发,两个国家建立新货币接口,互相担保并以新币结算就是个迟早的问题,而一旦结算用的货币变成了完全受银行控制的新币,罗塞塔·奥古斯都就能有效控制住黄金外流的趋势——他甚至有可能及时发现国内工业和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那些陷阱,发现我们苦心安排的那些东西,以他的智略,他恐怕很快就能解决掉这些隐患。”

发行信用货币,在提丰和塞西尔之间制造新币结算障碍,是维持两国黄金结算,拖延罗塞塔·奥古斯都反应时间的手段。

“是的——我们要‘帮’提丰的那些投资人们留着这条‘黄金捷径’,”帕德里克点点头,“当然,即便我们选择了代用货币,我们也可以继续要求以黄金结算——我支持信用货币,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提丰人不会只和我们做生意——他们知道工厂生产出来的商品需要卖掉才能产生价值,而塞西尔作为一个同样发展魔导工业的国家,必然不会老老实实接受他们的输出,所以他们一定会寻找新的市场……”

帕德里克刚说到这里,站在一旁看起来仿佛神游天外的琥珀突然来了一句:“提丰可能正在和高岭王国接触,或许在针对蓝岩地区的争议展开谈判,如果确实如此,那么谈判应该已经快成了。”

“……他们准备和高岭王国展开贸易,甚至可能盯上了白银帝国的市场,”高文瞬间想到答案,但紧接着又有点疑惑地看向琥珀,“这是大陆南部的情报,军情局应该还没有渗透到那边吧?”

“今天上午见到了索尼娅,她随口提了一句白银帝国最近在重新丈量蓝岩争议砍伐区的事,另外,三天前白银帝国和魔能技术部的技术交流文件中还提到了一句话——提丰出产的魔网单元也能够用在标准操作环境下。除了蓝岩争议区这个三角地带之外,提丰和白银帝国没有直接接壤和交流,他们能接触到提丰出产的魔网单元,最大可能是从高岭王国辗转流入的,那或许是提丰给高岭王国的‘贸易样品’。三个国家这些年爱恨情仇摩擦不断,基本上都围绕着蓝岩争议区,刚才我把这些事儿联想了一下……”

琥珀一脸理所当然地说着,仿佛这一切都只是她摸鱼闲暇时刻随意所做的事情。

然而高文已经瞪大了眼睛。

片刻之后,他才收回目光,笑着点了点头:“很好,你做的不错。”

琥珀抱着胳膊,耳朵尖一抖一抖的:“那是,我好歹是个神选……”

“陛下,看来情况确实如我所料,”帕德里克低头说道,“提丰正在向大陆南部建立市场,高岭王国应该已经对他们敞开大门,白银帝国想必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和提丰建立贸易关系——虽然我们和白银帝国关系良好,也有技术合作,但这并不能阻止精灵们购买提丰人的商品。在此基础上,依附于白银帝国、高岭王国的大小城邦肯定更不用想,他们都会成为提丰人的市场。

“提丰将在大陆西部和南部部分地区建立起广泛的商业活动,在这些地区,贸易参与者都会用提丰的货币进行结算——除了白银帝国有实力与提丰抗衡之外,提丰在其他国家面前应该都会居于经济活动的统治地位。

“我将其称作‘提丰结算区’。

“而我们在做的事情和提丰也差不多,我们正在扩大和奥古雷部族国的贸易规模,您已经计划将铁路铺到奥古雷,而在北方,维多利亚大执政官正在和紫罗兰王国建立交流,并尝试和圣龙公国接触。

“北方莽原区的诸多城邦已经开始购买我们的炼金药剂,虽然他们的城邦规模不大,但整个城邦联合体仍然是一片巨大的市场。

“毫无疑问,塞西尔帝国将成为这些区域的‘经济领袖’,这些区域将以我们的货币进行结算。

“参照‘提丰结算区’,大陆北部和西部大部分地区,将成为‘塞西尔结算区’。”

帕德里克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脸色不知何时已经泛起红光,略有些发福的身体因喘气而微微颤抖着,在这位商业和经济主管的眼睛中,有某种莫名的光芒在闪烁着。

高文紧盯着帕德里克的眼睛,不知不觉间身体已经略微有些前倾。

“那么……这就不只是塞西尔和提丰的问题了。”他语气幽幽地说道。

“是的,陛下,这不只是塞西尔和提丰的问题了——提丰在建立他们的结算区,我们也肯定会建立自己的,这是两个结算区,两个货币体系的较量,而从长远来看,在大规模的、高速流动的、跨越大陆并且会迅猛增长的商业活动中,信用货币……比代用货币有更高的‘容量’,也更能承受灾难。”

说到这里,帕德里克停了下来,高文则语气深幽地轻声说道:“当挤兑之日到来的时候,代用货币会崩溃的更快。”

琥珀看了看高文,又看了看帕德里克。

说实话,虽然在情报领域有着卓越的天赋,但在高文和帕德里克所谈的这个领域,她已经彻底蒙圈了。

然而她却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寒而栗。

“只要塞西尔帝国不崩溃,不发生国际信用崩盘,只要我们的工业和经济体系还在稳健发展,宏伟之墙不塌,我们自己也不搞什么无限制超发的蠢事,那么信用货币就几乎相当于拥有接近无限的偿付能力,”高文接着说道,“而提丰及其商业伙伴的黄金储备终有遇上瓶颈的时候,并且他们打造的市场规模越大,发展速度越快,这个瓶颈就会越早到来,工厂的齿轮是沉重到停不下来的轮子,这个轮子会逼着他们超发货币,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罗塞塔·奥古斯都反应过来之前,在提丰人堵上他们的漏洞之前,尽一切可能让提丰结算区的黄金流进我们这边……”

“愿他们的贵族投资商们继续努力。”帕德里克笑了起来。

高文也微笑着:“愿现在的‘和平局面’能多维持几年。”

他站起身,来到了书架旁悬挂地图的地方。

这里曾经悬挂着安苏的全境地图,但现在旧的地图已经摘下,一副描绘大陆全境的地图取而代之。

刚铎废土在地图上占据着醒目的位置,在废土周围,塞西尔、提丰、奥古雷部族国、高岭王国、白银帝国……一个个国家犬齿交错,占据着一片片古老的先祖流传之地。

千百年来,这些国家都在安逸平静之中各自发展着,虽然有所交流,但更有一道仿佛无形的屏障分隔着所有国度。

千百年来,故事的主人公都是骑士,公主,城堡和原野。

安静,祥和,田园牧歌。

但时代变了。

开门,自由贸易。

他的目光在大陆全境地图上缓缓扫过,这幅地图是他参照卫星图像亲手绘制,在那精确的线条之间,他的目光渐渐越过刚铎废土,落在白银帝国的丛林和城市之间。

“如果能实现大陆南北的交通就好了……”

“陛下?”帕德里克没有听清,好奇地问道。

“不,没什么,”高文摇了摇头,他在考虑的事情不是帕德里克这个商业和经济主管能解决的,“我们还是来谈谈发行货币的事情吧。不管信用货币有多么必要,要发行它……可没那么容易。”

“是,陛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