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新事物 新商路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萧瑟寒凉的深秋时节,冷风吹过田间旷野,秋日的晴空中,没有鸟雀飞过。

农夫卡恩弯着腰,提起了沉甸甸的笸箩,抬手向着身旁的木槽倒下,金灿灿的豆粒发出令人心满意足的哗啦声响,仿佛一道金色的水流般淌入沟槽,滚入埋在地下的粮仓,那逐渐满溢起来的响声让这个满脸皱纹的男人笑了起来,眼睛眯缝着,嘴角忍不住上翘。

“枫角豆”是在南方地区秋季能够收获的最后一茬粮食之一,随着这一批彻底干透的豆子入仓,一年所有的辛劳都有了结果。

又是一个不会饿死人的冬天如果运气够好的话,赶上附近的工厂额外招工,那今年冬天非但不会饿死人,家里每周可能还会有几次肉吃。

卡恩直起腰杆,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不远处新修的街道上有一辆拉着木材的魔导车驶过,开车的年轻人探出头来,高兴地和远处的某人打着招呼,道路尽头的广场上则有光影闪烁,那是魔网终端投影出的全息投影。

魔导车和魔网终端都是不可思议的新玩意儿,据说在稍偏远一些的地方都还没有普及开,但这里毕竟是靠近塞西尔城的镇子,先进的“魔导技术”总归是要多一些的。

卡恩不懂这些魔导技术背后有什么秘密,但至少现在他已经不会在看到魔导车之后吓得叫出声来,他知道这些不可思议的玩意儿都是领主现在应该叫陛下了带来的,而这些东西将来还会越来越多,并且大多都会派上很大的用场。

就像河边的水泵和农机管理站的机械磨一样有用。

用那位常来镇上教书的学者先生的话说,“这都是好事”。

卡恩摇摇头,甩了甩略有些发酸的胳膊,迈步朝着家门口走去。他已经能闻到熬煮的恰到好处的麦粥以及刚烤出来的面包的香气,这些气味让他那劳动之后变得干瘪的肚子都蠕动起来。

但他的动作却被一阵突然从天空传来的奇怪声响打断了。

那是某种低沉的嗡嗡声,中间还夹杂着呼啸的气流音或别的什么怪响。

他听过各种鸟叫的声音和风雨声,但类似的声响他可从未听过。

满脸皱纹的农夫忍不住抬起头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秋日的晴空中,没有鸟雀飞过,但却有一架用钢铁塑造的机器,带着低沉的嗡嗡声划过天空。

“丰饶三神啊”农夫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带着不知是恐惧还是敬畏,亦或者二者都有的表情注视着那飞过天空的“铁兽”,他的嘴唇蠕动着,膝盖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但最终他也没有对着那怪东西跪下他猜测那东西应当又是城里的聪明人们造出来的“新玩意儿”,在过去的日子里,平民见到“法师老爷的造物”是必须下跪的,因为说不准那就是可怕的魔偶或合成魔物,但今天的塞西尔平民是不用对这种东西下跪的。

“那又是什么东西”

卡恩喃喃自语着,目视着那无法想象的机器渐渐消失在天际,他听到临近的房子里也有惊呼声响起,自家厨房方向也传来了东西落在地上的声音,这些声音提醒着他,他刚才看见的不是幻觉。

看样子接下来的几天里,镇子上的男人们在酒馆里都有话题了。

政务厅,高文专属的办公室内,赫蒂正出神地看着魔网终端上投影出来的全息画面,耳边则传来书桌后高文的声音“龙骑兵i型投入实用还需要一定时间,但我们已经可以着手准备建立新型的空中部队了。”

新技术总是会先用在军事领域上,在地球上如此,在这异世界同样如此,这一方面是为了加强军队的力量,另一方面,训练有素的军人也永远是新技术最佳的测试者。

赫蒂回过脸来,点了点头“人员的选拔从年中便已开始,拜伦和菲利普各自从他们手下的狮鹫骑士中选出了五十名经验丰富胆大心细的优秀士兵,组成了共计百人的预备队伍,这些人还不知道他们被选出来的原因,但基础的、关于机械控制方面的培训已经进行了半个月,如果训练机能及时到位,这些人很快就能转入实训阶段。”

“很好,瑞贝卡那边会尽快完成资料整理和蓝图调整,一旦图纸调整到位,尼古拉斯那边会很快把实用训练机造出来的。”

“真的是很难相信我们竟然真的把它造出来了,”赫蒂直到现在仍然忍不住感叹着,“自由飞行中阶法师的力量,现在也经由机器交到了普通人手上。瑞贝卡所做的真的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她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有着别人不具备的天赋,”高文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提瑞贝卡在试验场上冒出来的那些讨打之语反正她迟早会在别的场合下气到赫蒂的,“只不过旧式的职业体系和贵族规矩束缚了她的能力,而现在我们就让她放手去做吧。”

“您的眼光远比我敏锐,”赫蒂笑了起来,笑容明媚的像个忘了瑞贝卡的实验室一个月能烧掉多少预算的帝国大管家,随后她微微整理了一下表情,颇为认真地问道,“另外还有件事,先祖,罗塞塔奥古斯都的亲笔信已经送到快一周了您决定好什么时候回复了么”

高文微微眯起眼睛,嘴角微微上翘着“罗塞塔的亲笔信啊”

确实有这么一封信,来自相邻的提丰帝国,由那位雄才大略的罗塞塔大帝亲笔书写,被特使送到边境要塞,然后又由要塞的信使送到了塞西尔城,那封信现在还在高文的书桌抽屉里躺着,而上面的内容

三分之一是热情洋溢的官方客套,三分之一是对上个月那场边境较量的委婉回应,三分之一则是对两国未来贸易形式的美好展望。

亲切,友好,而且透着一股子跟真的一样的坦率,毫无疑问出自于一位杰出的语言大师之手,而且经过了认真的润色。

就如高文一开始预料的那样,罗塞塔奥古斯都是个不容易对付的角色,不但有勇有谋,而且能屈能伸,在边境较量落入下风的情况下,那位皇帝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放低姿态,但又分毫不让地保护着提丰的利益。

不但如此,高文还从丹尼尔口中了解到另一件事罗塞塔奥古斯都在长风冬狼堡较量的第二天就召见了掌握军权的帝都贵族,一场闭门会议之后,所有军权贵族全都保持了沉默

那场边境较量的负面影响丝毫没有蔓延到黑曜石宫外,奥尔德南的贵族圈子一片平静,这平静一直维持到今天,静的让人不敢掀起一丝波澜。

高文曾经还设想过,是否能够借助这次边境较量的机会打击一下提丰的温德尔家族,至少对那位镇守边境的年轻狼将军制造一些国内压力,稍稍松动一下提丰那庞大的军事集团,但事实证明,在这一切发生之前,罗塞塔就提前护住了所有可能会产生裂隙的细节。

在对上层贵族的控制力上,那位提丰皇帝的表现让高文只能赞叹。

“我之前将纺织品的进口价格下压了三成,”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高文笑着摇了摇头,“这当然是不现实的,我们只是在表明一下态度,我本身也没指望罗塞塔真答应,只不过回信的话还是先等一等吧。才不到一周而已,我相信以罗塞塔的耐心,哪怕一两个月他都是能等的。”

赫蒂有些好奇地看着高文“您具体是在等什么东西吗”

“没错,”高文点了点头,“我在等柏德文公爵那边的消息。”

在一周前,柏德文法兰克林便返回了西境。

如今圣苏尼尔局势已经稳定,而且原王国首都的各项机能都在向南转移,他已经不用长时间滞留在那边,再加上西境作为目前帝国四境中除南境之外受损最轻微的地区,正要承担起对其他地区“输血”的重担,有大量事务急需他亲自处理,他便先一步返回了家族世代统治之地十林城。

在今天,有特殊的访客造访这座被称作“贸易之都”的边境大城,作为帝国大执政官之一的柏德文法兰克林将亲自接待他们。

古老庄严的家族城堡中,身披公爵大氅的柏德文在侍从的陪伴下走过长长的走廊,有呼啸的北风在城堡外肆虐,仿佛能将丝丝的寒气浸入到这座城堡内部,柏德文公爵听着窗外传来的呼啸风声,忍不住轻声嘀咕“和维多利亚呆久了,听到这种风声就觉得冷。”

旁边的亲近侍从立刻回应道“请不必担心,大人,城堡的恒温法阵会将一切寒冷阻挡在外。”

恒温法阵啊

柏德文听到侍从的话,思绪却忍不住发散开来。

不知道明年冬天十林城这边能不能装上南境那种“暖气系统”,技术资料倒是都有了,但要适应西境的具体条件恐怕也不容易。

如果能用上的话,冬天冻死的人应该就会少很多了。

他摇了摇头,收敛起略有些发散的思绪,会客厅的门已经在他眼前打开。

在侍从高声的通报中,柏德文迈步走入会客厅,而他的视线则已经看向茶桌旁落座的几个身影。

有两个身材矮墩墩但又格外强壮的矮人,有一名看上去颇为精明,像是书记官或顾问学者的斯文人类,有一个面无表情、肤色暗红的红谷人,柏德文的视线在这些人身上都是一扫而过,直到最后落在一个并未落座的、站在不远处的娇小身影身上。

后者正认真研究着置物架上用来装饰房间的水晶魔力摆。

那个身影披着一件暗蓝色的斗篷,体型看起来颇为小巧,一头灰色的长发披在身后,发丝间露出一对尖尖的耳朵,由于是背影,并看不到其容貌,只能从些许侧颜和身形上判断出这应该是一位女士。

她似乎完全沉醉在那个巧妙的魔力摆中,以至于对进入房间的西境公爵毫无反应,直到柏德文忍不住主动开口“雯娜女士,您对那个魔力摆很感兴趣么”

披着斗篷的身影这才转过身来,一张颇为精致的面容出现在柏德文面前。

灰白的肤色,颜色极浅的瞳仁,精灵特征的双耳这是一位灰精灵,来自奥古雷部族国的灰精灵。

“人类的工艺品不如白银精灵的精致,但却有着白银精灵工匠无法比拟的创造性,不管看多少次,我都很欣赏你们在艺术领域的创造力,”被称作“雯娜女士”的灰精灵开口了,嗓音却是和那小巧体型极不相配的优雅成熟,“柏德文公爵,很高兴看到您仍然健康对灰精灵而言,没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商业伙伴仍然健康更高兴的了。”

“我也是一样,”柏德文法兰克林露出一丝真诚的微笑,“健康的体魄才能维持健康的商业往来,不是么”

“坦白说,在听到那些关于安苏内战和天灾的传言之后我还真的担心了很长时间。”

“现在应该叫塞西尔帝国了,雯娜女士。”

“啊,塞西尔帝国这个传奇的姓氏,有机会我真想见一见那位开拓者,他活跃的年代,我还是个孩子,”灰精灵雯娜摇了摇头,“不过这些稍后再讨论吧,我的朋友,今天我们来,是想看一看您提到的新生意的。”

“当然,”柏德文笑着拍了拍手,立刻便有侍从抬着数个箱子走进房间,“我已经把样品和诚意都准备好了。”

“我们很期待您上次展示给我们的炼金药剂就令人印象深刻,这一次会是什么”

“一些更必不可少的生活必需品,”柏德文的笑容和话语充满亲和力,“来自遥远的提丰帝国对大陆西部而言,那可是真正的异国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