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焚烧之后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黎明之剑第六百九十七章焚烧之后

清爽的风吹过茫茫荒原,卷动着干燥的沙尘和干枯的落叶草屑,荒废的土地上,曾经用来灌溉的沟渠已经因上游中断而干涸,一片坍塌倾颓的围墙倒在泥土中,被发黄的杂草覆盖大半。

一座被废弃的老磨坊孤零零地立在路边,从磨坊上脱落的巨大风车叶片就仿佛某种残肢断臂般凄惨地搭在一段半坍塌的红砖墙上,磨坊周围随处可见焚烧和爆炸物袭击过后的痕迹,一个被烧焦的路牌歪歪斜斜地立在磨房前的十字路口上,路牌上模模糊糊的字迹隐约可见

“长尾林地卡布雷镇”

一只粗糙且骨节粗大的手拂过路牌,擦下一层焦黑的灰烬。

诺里斯看了看手上沾染的黑色灰烬,随后搓搓手指,看向不远处那废弃的老旧磨坊。

一阵秋风吹来,风中裹挟的寒冷空气灌入了诺里斯已经不再健康的肺部,他忍不住弯下腰,连续咳嗽起来。

几个随行的年轻人即刻上前,有人搀扶住了身体略有些摇晃的农业部长“部长,您没事吧?”

“没什么,岁数大了,这个季节的风对我可不怎么友好,”诺里斯摆摆手,拒绝了部下兼学徒的搀扶,视线慢慢从磨坊方向收回,“我听说过这个地方……据说长尾林地附近最肥沃的土地就在这里……”

“都荒废了,”一名年轻官员叹息着说道,“部队打到这里的时候整个长尾林地已经被晶簇军团占领,收拢起来的幸存者不足百人,为了彻底清除那些怪物,士兵们执行完轰炸之后又焚烧了所有城镇,包括城镇周边的聚居点。”

“荒废……荒废并不可怕,荒废的土地还是能救回来的,”诺里斯慢慢说道,看向不远处杂草遍布的农田,“怕的是还有残留下来的污染。我们去那边看看。”

随行的年轻官员转过头,吩咐几辆魔导车停在路边待命,随后迈步跟上了诺里斯的步伐。

曾经肥沃的田地经历了荒废,长出杂草之后又遭遇了一轮轰炸和焚烧,焚烧之后又随着几场风雨长出新的杂草,如今从远处几乎已经完全看不出昔日农田的模样,诺里斯在一道勉强还能分辨的垄沟旁蹲下身子,伸手抓起一把泥土,在指尖微微搓动。

混杂着草木灰的黑色土壤带着一丝潮湿粘连的质感,随着手指搓动落向地面。

“多好的土啊……”诺里斯伸出手,让随行人员看着他手中残留的泥土,“南边哪有这么好的土地?”

感叹之后,他拍了拍手,开始吩咐采样人员收集当地的泥土样本,一名随行书记官则拿出随身携带的资料夹,找到了对应的报告“这里以及周边田地是‘绒莎草庄园’的一部分,属于卡布雷子爵私产,但整个卡布雷镇具体有多少人口已经很难统计,只能粗略估计在三百户左右——不包括较为偏远的村庄和一处矿山。”

一名身穿野外工作服,胸口佩戴着帝国制式藤环德鲁伊徽章的年轻技术员一边检查土质一边说道“这里的土壤看上去仍然很健康,而且很肥沃,和之前发现的两处污染区比起来情况要好得多……”

“暂时标成绿色吧,”诺里斯撑着膝盖,慢慢站了起来,“在下一个播种季之前,要尽可能地收集能够复耕的土地资料,也不能忘了对严重污染区的标记……”

“是,部长。等一下我们要不要……”

一名随行的农业部官员回应着,但他的话刚说到一半,站在旁边土埂上警戒的护卫便突然冲着不远处呵斥了一声“什么人?出来!!”

几双眼睛顿时望向了护卫呵斥的方向,诺里斯抬起眼皮,看到不远处那座废弃的磨坊里似乎有人影在晃动,在护卫第二次喊话之后,那两个躲藏在磨坊里的人影终于从废弃建筑物内走了出来。

是一男一女两人,看不出多大岁数,穿着灰扑扑的衣服,头发和脸上都脏兮兮的,他们小心翼翼地弯着腰向这边走来,带着谦卑和惊惧,仿佛生怕一步走错就被眼前的几个“大人物”给抓起来。

诺里斯脸上的表情在看到那对男女之后下意识地抖动了一下,他回忆起几年前的自己……那谦卑畏缩的姿态曾经在他骨子里刻了几十年,他真的太熟悉不过了。

“幸存者?这个区域竟然还有幸存者?”一名年轻书记员惊讶地低呼起来。

诺里斯皱了皱眉,在那两个人走近之后才开口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你们一直躲在这?”

“老爷,我们是……是从南边的镇子跑回来的……我们之前躲出去了,打了仗,后来这边打完了,才回来。”

那个驼背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说着,一边说一边不断用手揪着自己衣服上的线头,他的话有些颠三倒四稀里糊涂,但诺里斯很快就听明白了这话里的意思——这两人并不是一直躲在磨坊里的,他们应该是在之前刚出事的时候就跟着大家逃了出来,然后幸运地活着跑出了这片地狱,这小半年里多半是在庞贝或斯科德兰地区流浪逃荒,现在大概是听到北方安全的消息,才又跑了回来。

类似的情况在这片广袤的地区并不少见——那场灾难中的幸存者虽少,但总是有人能逃出生天的。

这些人中的一部分被南境派出来的队伍收容保护了起来,一部分或许已经在南方找到长久安身的地方,还有一部分……他们难以放弃耕耘了几代的土地,难以放弃唯一熟悉的家乡,或者在南边实在找不到活路,于是他们又跑了回来,在这片已经变成战火废土的土地上游荡着。

如果放着不管,这些人中的大部分迟早会死于饥寒和疾病,或死于野兽之口,剩下的则有可能变成圣灵平原东部地区的流寇盗匪,这片荒废的土地将成为一片规模惊人的无法地带。

但帝国不会放着不管,诺里斯和他带领的工作组,以及另外几支向着不同方向进发的队伍,他们的任务就是重建这座“帝国粮仓”。

“我不是什么老爷,我叫诺里斯,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来重建这地方的,”摇摇头,把繁杂的思绪甩出脑海,诺里斯对眼前的男女说道,“这里现在还不适宜安家,你们可以先到东南边的安置区……”

那个头发脏兮兮的女人好像没听明白诺里斯后面的话,而是瞪大了眼睛“陛下?哪个陛下?弗朗西斯陛下不是已经不在了么?”

诺里斯一下子愕然。

在中部地区这些逃亡的贫民中间,消息竟然迟滞落后到这种地步,他们不但不知道帝国的成立,甚至恐怕连内战是否真的结束了都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逃荒的?又和文明世界隔绝了多久?

在先进繁华的塞西尔城生活了数年,诺里斯再一次看到了这熟悉的贫困,熟悉的落后,以至于一时间忘记了开口,倒是站在他旁边的德鲁伊技师忍不住说道“是高文?塞西尔陛下,他已经是皇帝了。”

那对男女愣了半天,才终于连连惊呼。

“你们先去东南边的安置区吧,”诺里斯再次对他们说道,“我们有车,可以带你们去,还有一些逃难出来的难民都在那边暂时安家。你们留在这地方太危险,这里现在可没法住人。”

那对男女终于搞明白了诺里斯的意思,他们犹豫纠结起来,但在看到诺里斯周围的随行和护卫之后又露出紧张畏惧的模样,然而诺里斯除了宽慰之外却想不到该怎么跟这两人解释一切——他只能做出一些保证,让随行人员拿出一点食物,又强调了这是“皇帝陛下的命令”,才让他们放心下来。

但在跟着士兵离开之前,那个驼背的男人突然又张了张嘴,一边揪着衣服上的线头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老爷,我们还有东西……能一起拿着么?”

诺里斯点点头“可以,但别太多,车子装不下。”

男人顿时千恩万谢,然后飞快地跑回了废磨坊,片刻之后,他便推着一辆破破烂烂,仿佛随时会散架的小推车走了出来——那推车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破旧的罐子盆子和已经看不出颜色的破布堆积在一起,还留了一个能供人坐着的位置。

这就是这对男女全部的家当了——诺里斯几乎可以想象,他们是怎么推着这辆小车逃离这里,在南边的村镇之间流浪,然后又推着这辆小车回到这个地方的。

“就这些,就这些,”男人脸上露出谦卑的笑容,“不多的。”

准备护送这对男女前往安置营地的士兵看了一眼那车上的东西,本来想说这些破烂大可以扔掉,反正安置营地会给难民发一套生活必需品,但最终这位士兵还是没这么说,而是叹了口气“唉……东西可以带上,这辆推车不行,装不到我们的车上。”

“老……老爷,”那男人一下子慌了神,“我可以推着车子跟在你们后面的!我跑得很快!”

士兵摇摇头“不行,你不知道……”

诺里斯打断了士兵“把这辆小车绑到车顶上吧。”

士兵露出为难的模样“……大人,这……”

“按我说的办吧,”诺里斯摇摇头,“这是他们现在最宝贵的东西。”

“是,大人。”

“老爷,您真是个好人!”那个头发脏兮兮的女人赶紧说道,“您一看就是善良的贵族老爷!”

“我不是老爷,更不是贵族老爷,叫我先生就可以,”诺里斯再次纠正了一遍,随后摆摆手,“走吧,跟着这个士兵一起,我们的车子在路边等着。一会别被车子吓到了。”

那对男女慌忙应承着,但刚跟着士兵走了几步,驼背的男人又忍不住回过头“老爷……先生,您说这地方真的还能变回原来的样子么?”

“……会比之前变得更好,”诺里斯看着那双浑浊却又满怀期待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道,“这正是陛下交给我的使命。”

“那……我们到时候能回来吧?”男人一边观察着旁边士兵的脸色,一边飞快地说道,“我们家在镇子里,那边还有……”

他的话没说完,旁边的女人似乎偷偷撞了一下他的胳膊,诺里斯猜测着那没说完的半句话会是什么内容——一罐麦子?一盒面粉?一把镰刀?亦或是几个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银币?

他没有问,只是用力点了一下头“会回来的——这是陛下给我的命令。”

驼背的男人笑了起来“啊,那看来塞西尔陛下真是个好人。”

他们离开了。

良久之后,诺里斯终于打破了沉默“我们的路还很长。”

“是啊,部长。”

“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诺里斯转过身,他看向那片广袤的、历经战火焚烧的沃土,仿佛自言自语般说道,“就像陛下说的……这片焚烧之后的土地上,终究是会长出新芽的。”

黎明之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