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 灾难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很多时候,这个世界都不会按照你计划的那样发展,就如高文之前认为王室和东境的对峙起码会持续到宏伟之墙的工程结束,在战火重燃之前安苏起码还有一年的平安,但事实却是时间刚过去大半年,另外一团火就从意想不到的地方烧了起来——说实话,万物终亡会的行动在高文意料之外。

他确实知道那个黑暗教派是个隐患,知道那帮邪教徒满脑子的疯狂和破坏,但直到发现暗影界里的“藤”之前,他都没想到万物终亡会的侵蚀已经如此严重,而直到上个月之前,他也没想到他们会直接对王室以及东境的贵族军队动手——到这一步,他们的行动就已经完全脱离“黑暗教派”这个概念了。

安苏738年复苏之月5日,高文与琥珀等人返回塞西尔城,并第一时间召集了军事和情报方面的负责人员。

政务厅一间高级会议室内,琥珀报告着刚刚由手下人送来的情报:

“……已经有大约三分之二的军情局干员收到命令,正在返回南境的路上,剩余三分之一人员处于失联状态,他们最后一次传回情报是上个月最后一天,位于王室控制区白松镇的干员传回消息,说当地居民正在举行隐秘可疑的聚会,而当地领主已经长达三周不曾出现。”

高文看向琥珀:“失联人员主要分布在什么区域?”

“王室控制区和东境控制区的交叉、对峙地带,目前这些地区的情报已经完全中断了。”

在高文右手边的赫蒂站起身:“从上个月下旬开始,来自上述地区的行商和旅人、冒险者队伍便全部中断,磐石要塞和葛兰地区的关卡最后一次登记到来自上述地区的入境人员是在冷冽之月41日,一支商队——目前我们已经严密监控了去年整个冬天所有从上述区域入境,且目前还滞留南境的人员,暂未发现携带诅咒、神术、瘟疫的现象,但隔离仍在继续。另外,白沙矿业传回的情报一切正常,东境秩序未受影响,我已经下令让霍姆提高警惕,并做好撤离准备。”

高文点点头,转向瑞贝卡:“卡迈尔那边有什么进展么?”

瑞贝卡赶紧也站起来:“有的有的,卡迈尔先生拿出了很多资料,包括神孽变异各个阶段的特征还有魔力反应的特点,他说神孽最大的特点是会不受控制地释放属性驳杂的奥术能量,但他也说这都是一千年前的资料,不能保证万物终亡会制造的神孽也会如此。”

最后,高文看向了菲利普和拜伦。

“装甲部队已经在磐石要塞和葛兰地区集结待命,”菲利普第一个站起来说道,“除了带有重型燃烧器的战车之外,我们还准备了大量‘常规’燃料,包括炼金油脂和粘性树胶。”

紧接着是拜伦:“战舰随时可以封锁多尔贡河。”

高文呼了口气。

幸好,不管万物终亡会的行动再怎么出人意料,他也不是真的没有应对。

他一向是把最糟的准备都做好的。

接着,他把目光投向了索尔德林。

高阶游侠已经主动站了起来,做出等待命令的样子。

“带上你最精锐的队员,带上最好的装备,进入圣灵平原东部,必须搞明白那里的情况。”

赫蒂微微吸了口气,尽管她已经猜到会有这样的情况,但还是忍不住提醒道:“这样可能会被圣灵平原的贵族领主视为挑衅甚至入侵……”

“那欢迎他们拿着脑袋来找我抗议,”高文淡淡地说道,“他们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土地和领民,我帮他们,如果他们还没有能力认清局势,那我也帮他们。”

随后他继续吩咐:“索尔德林,你沿着庞贝-伦堡-巨木道口方向进入对峙地带,但不要过度深入,如果发现可以救助的难民就立即发信号,我会命令瓦尔德爵士准备一批机械船在多尔贡河口待命,随时接应你们——但如果发现瘟疫蔓延已经开始……立即撤回来。”

高阶游侠以手击胸:“是。”

高文会尽力救助那些可能已经陷入危险的圣灵平原民众,但他救不了所有人,而且也要考虑到王室-东境对峙区深处已经蔓延开致命瘟疫,从上述地区逃离的难民携带感染的情况,在这种局面下,他必须首先保证南境的安全。

……

圣灵平原,对峙区深处,一场突如其来的浓雾笼罩了整个巨木道口区域。

白松镇,巨木山谷,戈尔隆多地区,灰山城,巨石城……短短数个小时内,十余座城镇和不计其数的村庄、营寨、庄园都笼罩在雾气中。

巨日已经凌空,然而太阳的热量依然无法驱散浓雾,一座座房屋,一座座教堂、钟楼的尖顶,一道道城墙,所有事物都在灰白色的雾中呈现出朦朦胧胧的模样,来自天空的阳光因浓雾而显得格外暗淡无力,在这无力的天光照耀下,家家户户门窗紧闭,一座座城镇仿佛突然之间变成了空城。

一座兵营前,士兵们正不安地看着不远处街道上的景象,这不正常的雾气中仿佛隐藏着令人惊惧的力量,哪怕是胆大的士兵,在看到雾气中隐隐绰绰的街道之后都忍不住紧张起来。

“这见鬼的天气……狗屎的浓雾,”一名士兵紧握着手中长矛,用咒骂来缓解着内心深处的紧张,“今年春天的雾也太大了!”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雾,”另一名士兵念叨起来,“我听说提丰那边才有这种鬼天气——他们一年里有一半的时间都得在雾里过日子。”

“我身上有点痒痒——我怀疑我都一整个冬天没洗澡了。”

“别怀疑了,你他#妈就是一整个冬天没洗澡。”

几句闲聊仿佛稍稍打消了士兵们心中的紧张情绪,他们变得放松起来,再度把视线投向远处影影绰绰的街道。

一个从浓雾中走出来的高大身影进入了士兵的视线。

“什么人!”士兵们下意识地握紧了武器,对着从浓雾中走出的身影高声呼喝。

另一处城镇内,正在巡视领主城堡周边的几名骑士谨慎地停了下来,一个影影绰绰的高大身影正从远处浓到诡异的雾气中走出来,沉默地靠近。

那个身影身披黑色的宽大长袍,所有面容都隐藏在兜帽的阴影深处,骑士们只能辨认出对方有着惊人的身高——就仿佛传说中拥有一半巨人血统的山脉之民一样,将近三米的身高让人只能仰望。

骑士们迅速拔剑在手,高声喝道:“站住!你正在踏上子爵的禁地!”

那高大的身影停了下来,黑沉沉的兜帽阴影中仿佛有一双异质化的眼睛正静静地注视着眼前的骑士们。

骑士们突然感觉自己身上有点痒。

一座座城镇,一个个街头,身披黑袍,高近三米的身影从浓雾中走了出来。

他们在街道上仿佛没有目的地漫步,但又近乎均匀地出现在了每一个地方。

紧闭的门窗打开了,大量躲藏在房屋中的平民走了出来。

他们有的紧张,有的狂热,有的欣喜,他们带着各式各样的表情,沉默又默契地走上街道,跟在那些高大的身影后方。

又有更多困惑不安的视线出现在一扇扇打开的窗户后面,这些视线的主人恍惚地看着街道上的景象,仿佛不知发生了什么,但随着那些高大的黑袍身影从他们眼前走过,这些视线中的恍惚茫然便渐渐消退,他们同样打开家门,走上了街道。

一座教堂的屋顶上,容貌几乎一模一样的双子精灵站在房檐上,微笑着看着浓雾中的景象。

“听到了么?”她们轻声说道,“那个心脏真正开始跳动了……”

……

心跳声充斥在整个地下裂谷中,强而有力,震慑着每一个敢于踏足此地之人的心智。

值守血肉之渊的万物终亡教长们站在一块漂浮于岩浆上空的平台上,屏气凝神,而又万分狂热、期待地看着前方。

一团被符文锁链束缚在半空的庞大肉块正伴随着心跳声不断蠕动,不断变化,每一声心跳之后,这庞然扭曲的肉块都会更加凝聚一分,更加脱离那可怖的、污浊的血污形态。

它渐渐凝聚出了肢体,渐渐凝聚出了皮毛,渐渐凝聚出了仿佛一头巨鹿的形态。

无数蒙着双眼、堵着耳朵、戴着符文项圈的奴隶排列在长桥上,沿着那些通向伪神之躯的桥浑浑噩噩地向前走去,每当他们靠近到“巨鹿”身边数米范围,他们的身体便会被某种不可视的力量侵蚀,瞬间化为难以名状的扭曲血肉,融入到伪神之躯上——随后大部分血肉都会作为“废料”被抛弃,落入下方涌动的岩浆,只有少数闪烁着微光的“因子”留下,成为伪神之躯成长所用的“食粮”。

那是神孽因子,是人类从刚铎时代遗传至今的、属于神明的成分。

现在,它们正在重聚,正在塑造一个新的神明。

然而数量还是不够,这种程度的“献祭”还是不够,伪神之躯苏醒的进程停滞在最后一步,那已经初步具备神圣、强大之感的巨鹿静静漂浮在岩浆上空,它仍然紧闭着眼睛,浑身的皮毛和皮毛之下的血管、肌肉都在不断蠕动着,仿佛持续着不断聚合又崩溃的过程。

一个身影从阴影深处走了出来,他身披花纹繁复的黑色神官长袍,面容却隐藏在某种扭曲的幻象深处,他凌空踏步来到“巨鹿”的头颅位置,平台上的万物终亡教长和更远处的神官们便已经整整齐齐跪倒:“大教长!”

数百年内始终将自己关在密室中,几乎从不公开露面的万物终亡大教长终于离开了他的房间,来到了这最后的仪祭场。

“现在只差最后一步,”那个将面容笼罩在幻象中的男人开口了,“人造神明的苏醒需要更多的神孽因子,需要最初和最终的信徒……

“让我们开始吧。”

……

咕嘟……

士兵紧张地咽了口口水——尽管那个身披黑袍的身影已经在他不远处停下脚步。

他不得不以高声呼喝来鼓起自己的勇气:“把兜帽摘下来——立刻!”

那个黑袍身影一动不动地站着,直到半分钟后,他才微微侧了侧头,仿佛聆听着空气中的声音。

随后,它摘下了自己的兜帽,那身黑色的长袍也在无声无息中悄然成灰。

一个由血肉和水晶交织而成的巨人站在浓雾中,那双毫无人类特征的、结晶化的眼球注视着眼前的士兵。

士兵在巨大的惊骇中张开了嘴巴,然而他已经没有任何声音能够发出了。

他注视着那个巨人,浑身战栗,仿佛注视着神的使者,他的牙齿飞快变成晶体,体表长出了晶簇,骨节劈啪作响,血肉之间能量涌动。

他仰起头,在迅速异化的视野中,他看到浓雾深处浮现出了一抹神圣的光辉,一头浑身洁白的巨鹿从光辉中走出,那巨鹿有着光铸的角和水晶质地的眼睛。

巨鹿怜悯地看着他,又仿佛是在看着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有叹息声从光辉中传来。

那叹息声中仿佛蕴藏着无尽的遗憾和无奈。

安苏738年,复苏之月10日。

神明之力在这个纪元掀起的第一场灾难,由人类之手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