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冬日尽头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安德莎带着一丝丝惊愕看着自己效忠的君主。

一开始,她并没有听出罗塞塔大帝这句话有什么不对——因为几乎任何一个掌握局势、了解帝国这些年变化的提丰贵族都能看出提丰与安苏之间终将开战,这是一种必然,但很快,她便意识到罗塞塔话中深意不止如此。

高文?塞西尔终将与提丰为敌。

一直以来,罗塞塔?奥古斯都都将安苏视作猎物,但现在,猎物中出现了一个猎手,同样饥肠辘辘的猎手。

“陛下,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与他合作?”

“战争有很多种形式,‘合作’是其中之一,”罗塞塔平静地说道,“在这场合作中,帝国能获得的利益太大了,塞西尔人手中有我们急需的东西,但同时,我们手中也有他们急需的……我们图谋着他们,他们也图谋着我们。”

安德莎微微低着头,思索着皇帝这些话中蕴含的深意。

“塞西尔人创造出的‘魔导工业’正在改变社会的运转规则,我还看不清它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我能感觉到,现有的秩序,建立在土地和农耕上的秩序很快就会被工厂和机器打破,在这一领域,塞西尔人已经走在我们前面,但他们有他们的优势,我们也有我们的,”罗塞塔继续说道,“将这辆车送回国内,送到帝国工造协会,拆成零件,不管需要多少成本,都要搞明白它的运作方式。我们可以暂时造不出比它更好的,但至少要造出能和它一样跑的。

“另外告知裴迪南公爵,召集宫廷顾问,统计全国铁矿、魔导材料以及粮食、棉花的生产和需求情况,规划出最初期的运输线路。

“组织机械和魔导技术方面的学者,从现在开始,让他们和筑路工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准备成为‘工人’。塞西尔人有很大概率不会允许我们的法师和学者参与到修‘铁路’的技术环节中,但他们不可能不招工人。

“替我拟一份命令,让赛文公爵开始‘银行’的筹备工作……

“命议会评估所有事项的风险……”

风险……安德莎脑海中闪过了这个词汇,同时将罗塞塔大帝的每一条命令都牢牢记住。

巨日隐藏在混沌污浊的云层后面,从云层中泄露出的光芒渐渐靠近了西方的地平线,天光迅速黯淡下来,营地中的路灯一盏盏亮起,明亮的魔晶石灯释放出恒定的光辉,让这小小的营地仿佛混沌中的灯塔,光辉璀璨,又与那朦胧壮丽的宏伟之墙交相辉映。

罗塞塔?奥古斯都回到了自己的行宫,他静静地坐在高背椅上,眼前摊开着诸多和工厂、道路、棉花生产有关的报告和资料。

夜色渐深,这位皇帝看了一眼窗外的天光,随后微微向后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短暂休息。

无边无际的黑暗,宁静至极的黑暗,仿佛一瞬间笼罩了他的感官和精神。

罗塞塔?奥古斯都张开眼睛,他看到自己置身于一座宏伟华丽的宫殿内。

这宫殿极尽华美,立柱高耸,穹顶壮观,所有的墙壁和屋顶都描绘着精美的画作和彩色纹路,带有浓郁提丰风格的尖顶窄窗镶嵌在两旁的墙壁上,窗户的水晶玻璃上同样有着繁复精致的花纹。

一间宽广的大厅呈现在罗塞塔面前,这大厅仿佛可以容纳千人举办舞会——然而实际上,整个宫殿空无一人。

一种难言的死寂笼罩着这个华丽而又空旷的建筑,没有侍从,没有卫兵,没有半分人影,只有微漠的、黄昏一般的光线从那高高的窄窗照射进来,在宫殿大厅中投下一道又一道明暗相间的阴影。

罗塞塔静静地看着这座梦境中的无人宫殿,神色淡然冷漠,在短暂的静立之后,他迈步向前走去。

在他迈开脚步的一瞬间,无数低沉的、模糊的、不知来自何方的低语和呢喃便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

那无处不在的声音中夹杂着细碎重叠的交谈和嬉笑打闹,又仿佛混着压抑的哭泣和惊声尖叫,就好像这空无一人的宫殿里突然站满了人,那些看不见的访客或住户们在空荡荡的走廊和大厅里来来往往,在罗塞塔?奥古斯都周围肆意交谈嬉笑怒骂哭泣——然而被这些声音包围的罗塞塔只是静静地向前走着,仿佛无视了所有声音的干扰。

终于,那混乱的低语和呢喃中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耳语,它沙哑而低沉地传入提丰皇帝耳中:“……啊……你又来了……如此的不知屈服……”

罗塞塔继续向前走去,随着他迈动脚步,那宽阔的大厅无声破碎,一条深邃悠长、不知通往何方的走廊出现在他前方,这走廊两侧同样有一扇扇窄窗,黄昏的天光透过窄窗洒在对侧墙面,光影交错间,可以看到一幅幅肖像画无声地悬挂在墙上。

罗塞塔看到了自己的兄长,看到了自己的父皇,看到了自己的叔父……

每一个继承了奥古斯都家族血脉的,已经离开这个世界的人,都静静地挂在这里,透过那冰冷的油画,用冷漠的眸子注视着自己。

距离他最近的,就是他英年早逝的长子。

那个凝固在画框中的年轻人看着罗塞塔,突然开口道:“父皇……您不停下休息休息么?”

罗塞塔却脚步未停,继续朝前走去。

那个低沉的耳语再次响起:“这条路的两旁,都是死亡,这条路的尽头,也是死亡……”

罗塞塔渐渐走向走廊的深处,周围的光线已经愈发暗淡下来,两旁的画像开始变得愈发古老,愈发褪色,愈发冷漠疏离,那些来自更久远年代的奥古斯都们就好像充满恶意般注视着在走廊中前行的提丰皇帝,而那个低沉的耳语还在持续不断地响起:

“……不如停下脚步,休息一下吧,你没必要挑战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真相多么令人痛苦啊……不如把它抛到脑后,有时候,无知地活着才是凡人之福……

“在你之前的那些奥古斯都们,他们和你一样顽固,但他们的结果如何呢?没有一个人成功,他们疯了,都疯了……你们不该看到它,但既然你们已经看到,那不如坦然接受这个诅咒……”

走廊到了尽头,所有那些令人发狂的低语和呢喃都骤然消失无踪,罗塞塔静静地抬起头,看着悬挂在走廊末端的那些画像。

那是“奥古斯都”这个姓氏作为提丰统治者的开端,是这个古老家族的最初——比那更早的奥古斯都们,已经随时间流逝消失在古刚铎帝国的破灭中,纵使有姓名流传,也未能在这“宫殿”里留下形象。

影影绰绰的微光里,罗塞塔看到几幅画像:罗兰?奥古斯都,贝托蒙德?奥古斯都,塔利亚?奥古斯都……

在这些并行排列的画像末尾,他看到了贝尔提拉?奥古斯都的位置,然而在那黑沉沉的画框中央,却仿佛笼罩着一层凝聚不散的阴影,完全遮掩了那位七百年前活跃过的圣者的面容。

罗塞塔面容平静地看了那副画像一会,随后收回了视线,第一次开口打破沉默:“贝尔提拉?奥古斯都真的还活着?”

空无一人的宫殿深处,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的问题。

罗塞塔似乎对这个结果早有所料,他只是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转身走向来时的方向。

那个耳语声又响了起来:“你为什么还没疯?”

罗塞塔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声音低沉:“我们,有着超乎你们想象的韧性。”

宫殿开始剧烈摇晃起来,仿佛梦境即将结束。

罗塞塔仰起头,看着深邃悠长的走廊不断分崩离析,掉落砖石碎块,而在他身后不知多深的黑暗中,那个低沉的耳语化为了一声距离遥远的叹息:“唉……”

那叹息中仿佛蕴藏着无尽的遗憾和无奈,与之前那些令人疯狂的、蕴含恶意的呢喃低语有很大不同。

整个宫殿最后的支撑结构也在这一声叹息之后彻底崩解,化为虚无。

在墙壁彻底崩塌之后,宫殿外部的景象也映入罗塞塔眼中,他看到一座城市,一座正在天塌地陷中迅速崩落的城市,无数高耸的塔楼和巍峨的城墙在剧烈摇晃中解体,大地裂开了骇人的巨大裂口,一整个城市几乎在转瞬间便被大地吞噬,而在那不断崩落的事物之间,在大地的深处,他最后看到的景象便是一层透明的穹顶,穹顶内浮动着不可名状的星光聚合物……

……

巨日东升西落,昼夜交替,群星流转。

古老的星座就如众神般庄严又冷漠地注视着这个世界,注视着时间流逝,注视着凡人的忙忙碌碌。

霜天座越过了天穹的最高点,寒冬开始在这个季节的最后一个月内释放它最后的威能,寒风呼啸,大地冰冻。

在工程机械以及其他各种先进技术的支持下,塞西尔尖峰基地所负责的“副塔”比预定工期提前一个月完成了主体建筑,一系列从副塔向北方蔓延的“净化装置”也完成了主体的封顶,在这之后,一系列后期魔法装置的安装和调试工作便将成为魔导技师们的主要工作内容。

白银帝国和塞西尔公国之间的技术交流终于步入正轨,在初期的磨合和小项目测试之后,位于大陆南部的精灵魔导师和位于大陆北方的人类魔能研究者们建立起了初步的默契,塞西尔公国和白银帝国分别在自己所控制的区域设置了更多的信号中继塔和增强装置,在更加稳定、更加高效的通讯环境下,两个种族的研究者们跨着整个大陆,在远程通讯中开始了一系列的技术交换和合作项目。

安苏738年,冷冽之月35日,高文收到了赫蒂发来的魔网通讯。

“提丰派遣来的特使已经抵达塞西尔城,”挽起长发,优雅沉稳的公国大执政官在全息投影中认真汇报着情况,“按照您的命令,将在第二天安排他们参观魔能列车东部线的运行。”

“他们终于到了……不过也能理解,毕竟是如此重要的项目,罗塞塔?奥古斯都和他的智囊团们不知道评估了多少次才最终下的决定,”高文坐在书桌后,窗外传来的是重型运输车辆独有的车笛声:一批在废土上采集到的岩石、土壤以及魔物标本刚刚完成装车,准备送往塞西尔城的研究部门,“公国情况如何?”

“一切平稳,北方地区最后一批流亡骑士已经投降,所有边境区域、重点城市区域的魔力监控和感应装置已完成铺设并启动,按照计划,下一步我们要把感应装置铺向村镇。”

高文微微舒了口气。

至此,塞西尔公国现阶段的社会安全保障终于完成。

所谓的“魔力监控和感应装置”,是由卡迈尔牵头研发、由政务厅设置的一种特殊设施,它的思路来自古代刚铎帝国,其技术则是当代的“魔力侦测法术”和魔网通讯技术糅合之后的产物,它最大的功能,就是感知范围内的一切施法行为,并第一时间发回报警,政务厅治安部门的“监督者”们可以从城市沙盘上看到发出报警的节点位置,从而迅速锁定未经授权的法术活动。

当然,这套系统并不是为了禁止超凡者们施放法术——只要携带特制的“施法者许可证”,依靠许可证中的符文阵列,超凡者们就能正常施放法术,这个许可证必须从政务厅办理,还要接受定期检验、符文更新以及资质考核,这样一来,塞西尔境内的超凡者就必须接受登记才行——这个制度推行之初当然遭遇了一些阻力,但由于统合战争的硕硕战果,整个南境几乎九成的超凡者已经处于公国控制之中,未接受管辖的超凡者本身就不多,它最终还是得到了顺利推行。

这套系统从去年中旬便开始铺设,到现在,它终于渐成规模。

对所有超凡者实行有效的管理,它听上去很超前,但实际这个思路一点都不先进。

不说一千年前的刚铎帝国,仅一条国境线外的提丰在多年前就已经实现了超凡者的登记和职业化管理,他们特殊的“工程法师”队伍便是个明证。

提丰人利用数量众多的法师塔和大量效忠帝国的皇家法师实现对大部分城市区域超凡者的登记和感应,并设立了大批培训设施来打造更加忠诚、更加服从帝国命令的“专职施法者”,这种方法耗资巨大,但依靠强而有力的“钞能力”,提丰最终实现了这一切。

安苏在这方面已经慢人一步,所以高文不得不通过更先进的技术和更先进的制度来弥补后发劣势,至少在公国境内,他必须实现对超凡者更有效的管控。

当然,那些设施和制度肯定还有漏洞,总有钻漏洞的人会找到隐藏法力波动的破解手段,高阶或传奇级别的超凡者也有可能凭借自身的强大实力屏蔽掉魔力感应装置的监控,破解与反破解,监控与反监控,这方面的对抗永远都不会结束,可不管怎么说,只要新的管理方式能产生一分作用,南境就能更安全一分——最起码,那些试图渗透进来的,随时随地都想偷摸举行邪恶仪式的邪教徒现在可不那么容易混进来了。

从今往后,在南境活动的邪教徒——不管他们是永眠者还是万物终亡——都将面临念个咒语都会被执法人员铐在暖气片上的处境。

……

挂断通讯,赫蒂使劲伸了一下脊背,活动着略有些发酸的脖颈。

窗外正是寒风呼啸,前两日的积雪还压在几座楼房的屋顶上,晶莹剔透的冰挂从窗沿上垂挂下来,显示着屋外的寒冷。

微微的温暖气流沿着通风管流动,从办公室两侧的空气循环口吹出,维持着办公室里的舒适温度,即便是在这寒冷的天气里,房间里的气温仍然舒福到让人困倦。

事实上瑞贝卡已经躺在旁边沙发上睡着了。

赫蒂无奈地看了正在呼呼大睡的侄女一眼,忍不住摇头。

“……就这还跑来要跟先祖聊天……通讯还没接通就自己睡着了……”

她嘀咕了两句,但并没有把瑞贝卡吵醒,也没有真的想要责怪什么。

她知道瑞贝卡最近确实很是疲惫——为了和白银帝国的技术交流,为了组织筹备那一系列的新项目,这个心思单纯的姑娘已经小半个月没好好休息了。

这孩子需要好好睡一觉。

赫蒂从旁边找了条毯子,动作轻柔地给瑞贝卡盖上,这让她忍不住想到了后者小的时候——这个从不安分的丫头,一向是个踹被高手,哪怕安排了两个女仆专门看着,往往也赶不上瑞贝卡踹被子的速度……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躺在沙发上的瑞贝卡稍稍拱了一下身子,发出含混的嘀咕:“……祖先大人……我会搞明白……精灵的符文……”

嘀咕了一句,她便突然在睡梦里傻笑起来,仿佛是在梦里得到了夸奖一般。

赫蒂看着瑞贝卡这些动静,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随后她站起身,视线扫过了不远处墙上挂着的日历。

冷冽之月,35日。

还有25天,冬季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