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四章 暗影中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在哨兵之塔的基座上方,依靠反重力技术漂浮在半空的,是这座高塔最重要的“功能设施”,被称作“石碑”的护盾投射装置。

宏伟之墙的能量屏障依靠“石碑”来维持,但石碑的功能并不仅限于制造出一层护盾,作为一个功率巨大的魔法设施,石碑内部有着非常复杂的结构和功能,它在制造护盾的同时也承担着上层感应器的作用,实时监控着千米高空的屏障情况,监控着废土范围内的能量潮汐,并会随时将自身的状态汇报至基座中的魔灵心智。

石碑中的感应器阵列,或许是最后一个可能发生故障而又能绕过魔灵心智的单元。

“这个房间顶层有能够前往石碑的升降台,”班纳在魔灵心智旁的合金柱上打开了一个新的操作界面,一边检查系统一边飞快地说道,“让我看看……感谢森林之灵,升降台的状态很好。”

高文点了点头:“我们去石碑里看看。”

所有人都没有异议,高文随即安排索尔德林和游骑兵战士们继续在基座内警戒情况,他则和班纳等人来到了魔灵心智所处房间的上层——一个圆形的升降平台正静静地停泊在房间顶部的凹槽里。

这个升降平台已经在这里停泊了七个世纪之久,但哨兵之塔的防护系统让它仍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在班纳为其注入魔力和操控指令之后,圆形平台的地面上立即便浮现出了浅蓝色的魔力纹路和隐隐约约的精灵符文,高文感到脚下微微一震,整个平台便开始了缓慢的上升。

那层散发着氤氲光芒的魔力云顶在视野中渐渐靠近,升降平台周围自动升起了保护乘坐者的能量护盾,但高文并没有在意头顶上的魔力云团和身边的护盾,他几乎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升降平台表面浮现出的那些魔纹上。

这是精灵的反重力技术……远比人类先进。

它只需要注入少量魔力便可以载着相当大的负荷上升,而且漂浮过程中平稳的不可思议,它的符文结构显然已经得到很好的优化,以至于班纳对其几乎不需要进行额外的操控……

人类也有浮空魔法,也有基于重力系法术制造的漂浮装置,在大魔法师们的高塔内,他们就时常使用类似的漂浮平台来运送人员或货物,但高文知道那些漂浮装置存在的致命缺陷——它们耗能巨大,以至于只能用在法师塔内,操控不易,以至于需要法师塔的塔灵来辅助控制才不至于坠落,昂贵而复杂,以至于只有中阶到高阶的超凡者才能负担其成本……

符文研究院的研究员们一直在尝试破解和优化人类的重力系法术,然而他们遇上了和当初的传讯术类似的问题:技术黑箱。

重力系法术并不是人类创造的,它的来源成谜,法术模型中也存在大量无法解明的结构,詹妮和她的技术团队努力至今,也无法将较大规模的反重力法阵优化到可以实用的程度,至今为止,符文研究院在重力系法术上仅有的成果也只有“减重术”和“漂浮戏法”这两种,前者已经被应用在建筑和物资转运领域,而后者……由于载荷极小且存在多法阵并联干扰问题,至今无法应用。

昔日传讯术的技术黑箱是在引入永眠者技术之后得以破解的,那么重力系法术的技术黑箱……在精灵的知识体系中会找到突破口么?

浮空平台继续上升着,它钻入了那层厚厚的魔力云顶,氤氲的光雾充斥着所有人的视线,魔力和平台护盾之间摩擦产生的电弧在周围劈啪作响,琥珀似乎被这看似危险的“穿行”给吓到了,这鹅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而高文则还在思考着反重力技术的应用——

挣脱重力,翱翔天际,这几乎是任何一个智慧生物都会向往的事情,它在军事和民用领域的意义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挣脱重力的技术也是高文一直以来心心念念的事物——在有生之年,在可以想象的领域内,这似乎是唯一能让他触摸到太空中那些卫星,触摸到自己“本体”的路。

在这条路上,狮鹫不行,巨鹰不行,法师个人的飞行术也不行。

只要条件成熟,必须制造飞行器。

浮空平台穿过了厚达十几米的魔力云顶,劈啪作响的电弧和氤氲的光雾渐渐下沉到了脚下,平台之外,是令人惊叹的开阔视野。

规模惊人的宏伟之墙仿佛一道坠入大地的极光般在眼前舒展开来,勾勒着古代刚铎帝国的边境,在北方,视线的尽头便是黑暗山脉的起伏轮廓,而在南方,紫黑色的腐化大地一望无际,嶙峋狰狞的怪石和枯萎的植物分布在平原上,一些已经扭曲的不成模样的残骸遗迹出现在视野远处,看上去凄凉而又苍茫。

琥珀愣愣地看着屏障另一侧的景象,良久才惊呼出声:“哇……”

“那就是刚铎,人类历史上最强大的帝国,七百年前安苏的先民们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来自高文·塞西尔的记忆涌上心头,高文望着南方的废土打破了沉默,“看到那片微微泛着赤红色的带状区域了么?就是那条路,我们在那条路上死了五分之一的人。还有远处那片歪歪扭扭的废墟,看上去像是融化了的,那是瑟兰杜兰——最后一座还在组织抵抗军的边境城市。当年查理尝试劝说瑟兰杜兰的领主立刻带着民众逃亡,但那个顽固的老伯爵坚持要和城市共存亡。他最后引爆了瑟兰杜兰的魔力管道,那些歪歪扭扭的东西是魔力管道的残余物。”

每一个人都静静地听着高文的讲述,就连琥珀都忍不住安静了下来,而在这短暂的静默中,整个升降台进入了一片阴影中——

它抵达了石碑的下层停泊区。

在短暂的适应之后,一行人的眼睛适应了石碑内部较为暗淡的魔力灯光,琥珀眨了眨眼,看向四周,随后惊讶地发现这庞大的石碑内部其实空间并不大——视线范围内只有一个圆形的大厅,大厅有着高高的屋顶,但最高也超不过几十米,而除了大厅之外,她并没有看到别的出口。

一根根整齐的银白色金属柱立在大厅内,那些金属柱或许就是石碑的监视和控制装置。

“整个石碑绝大部分区域都是封锁起来的,用很厚的人造岩和十几层魔力材料进行了包裹,”班纳解释着,“这是因为石碑里涌动着非常强大的能量,这能量极其危险,而且它也必须保持自身的能量环境闭合才能防止护盾失衡,所以我们必须把它密封起来。这间大厅的墙壁厚达十米,依靠一个设置在屋顶上的、巨大的魔法阵和石碑各处建立着连接,通过这个魔法阵,我们可以了解石碑各处的工作情况。”

班纳一边说着,一边来到那些银白色的金属柱旁,他激活了其中一个,金属柱表面随之浮现出复杂玄奥的精灵符文,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嗡鸣声,大量显示数据的幻术投影出现在柱子周围的空气中。

高文和索尼娅颇为紧张地关注着班纳的工作,他们希望班纳能找出些异常,但同时又担心真的发现了哨兵之塔的重大故障——石碑是哨兵之塔最重要的结构,在这里发生的故障几乎全都是致命的,如果问题真的出在这里……

那恐怕整个屏障修复补强计划都会变成一个笑话。

琥珀也关注了一会班纳的操作,然而她实在是对精灵符文一窍不通,又不了解哨兵之塔的工作情况,过了没一会她便对眼前的事情失去兴趣,开始四处张望起来。

今天接二连三发生的“幻视”让她非常在意。

她是个粗枝大叶的姑娘,性格中有着大大咧咧的部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缺心少肺(虽然不少人都这么认为),她不会把自己之前看到的东西简简单单地归为“看花了眼”那么简单,只不过她很清楚一点——那些东西恐怕只有自己能看见。

那是来自暗影界的投影,或者……是暗影界部分侵入现实世界之后产生的现象。

这里存在暗影裂隙?自然界为什么会凭空出现暗影裂隙?

琥珀皱了皱眉,她尝试着放松心灵,任由自己那与生俱来的、无法解释的暗影天赋渐渐支配自己的五感,她平缓地呼吸着,视线扫过整个大厅。

她开始尝试以暗影生物的视角观察这个地方。

之前在下面看到的人影多半是一名暗影住民——暗影住民对物质世界的生灵素无交流,甚至好像带着一定的恶意,但他们对她却较为……亲近,琥珀不知道暗影住民对自己的态度算不算亲近,但她确实有过和对方打交道的经历。

那些古怪的、看似无逻辑的住民,其实是一种智慧生物,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地给自己指示这个方向,除非这里存在什么扰乱了物质世界和暗影界秩序的……东西。

“这里的装置也显示一切正常,”不远处,班纳略显困惑的声音响了起来,这位精灵魔导师反复查看着石碑的几个关键感应器,语气中充满不解,“奇怪……正常的简直不像话……”

索尼娅也来到了班纳身旁:“看上去感应器的工作状态良好。这里和魔灵心智的连接呢?”

“连接顺畅,等等,过于顺畅了……”

班纳和索尼娅的声音在琥珀耳中变得缥缈模糊起来。

她的头发不知不觉已经变得很长,仿佛失去重力一般漂浮在半空,她的双眼变成了诡异的淡金色,其中倒映着暗影界的黑白风景,一团蠕动的烟雾在她脚下聚拢起来,构筑出了前往暗影界的通道。

她进入了暗影界。

一些身上包裹着符文布、空洞而诡异的人影在她周围浮现出来,那些空洞的人影低声呢喃着:“你们麻烦大了……”“他们早就造成了破坏……”“但似乎你们还能稍稍拖延一些。”“那跟我们可没什么关系……”“只不过,需要提醒你一下,你毕竟属于这边……”“抬头,看上面。”

琥珀抬起头,看向大厅的屋顶。

规模庞大的孵化藤蔓和根须盘踞在所有的银白色金属柱上,蔓延在整个大厅的墙壁上,并顺着升降平台的停泊区裂隙钻到了石碑外面。

它们似乎连接着下方的基座,连接着基座下面的大地,连接着废土,连接着废土深处某种更加亵渎的东西。

“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