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新锐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白水河两岸,人山人海。

数以万计的民众聚集在河道两旁的高地上,带着好奇、兴奋与一丝丝紧张感注视着河道上的动静,不管是本地的居民,还是刚刚在这里落脚的新移民,或者是途经此地、恰逢此事的往来行商,没有人不好奇今日要展示的魔导造物到底是什么模样——据说那是一艘船,一艘用魔法力量驱动的船,一些对磐石要塞之战较为了解的人还记得,当初磐石要塞就是被两艘“魔导战舰”攻破的,而那两艘魔导战舰据说只是半成品而已……

毫无疑问,今天要出现在白水河上的,绝对是塞西尔魔导工业开启以来展示给民众的最大规模的造物。

河岸旁,几名来自北方地区的商人正在热火朝天地交谈,有人语气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期待:“你们说,那新式船一次能拉多少货物?”

旁边立刻有人笑了起来:“你没听节目么?那是一艘战舰……”

“你真没眼光!”第一个开口的商人立刻反驳道,“都这么久了,还不了解领主的风格?战舰上的技术,肯定也要用在民间的,而且刚才瑞贝卡女侯爵还说过……”

“那倒也是,据说卡洛尔那边的科德已经买到魔导卡车了……”

商人们身后,一个看起来弯腰驼背的老人忍不住摇了摇头:“我倒不觉得那艘船会有什么太特殊的地方,船这东西,无非是在水上漂的大木盆……”

旁边有年轻人顿时嘲笑起来:“考尔老爹,您当初还说车无非是用几个轮子撑起来的木板呢!!”

被嘲笑的老人顿时吹胡子瞪眼:“你个小崽子懂什么!老头子我没造过车,但造了半辈子船!什么样的船我没见过?”

年轻人看着吹胡子瞪眼的老人,刚想再说点什么,但突然从河道上响起的一阵巨响却打断了所有人的交谈。

那是一声嘹亮、浑厚、气势十足,甚至让人的心脏都跟着揪紧的汽笛声。

在薄雾笼罩中,一个朦胧的影子出现在东部的河面上,第二声汽笛从稀薄的雾气深处传了出来。

在短暂的寂静之后,东部两岸旁的人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和惊叫声,紧接着这惊叫和欢呼的声音便顺着白水河两岸一路向这里蔓延。

河岸旁的人瞪大了眼睛,他们不知道那到底是个怎样的造物,以至于会引起人们如此大的反应,但他们很快就看清了——那是一艘用钢铁打造的庞然巨物。

它比以往见过的任何一艘内河木船都要庞大,比任何一艘战舰都威武庄严,那艘用钢铁打造的巨兽兼具着刚硬的质感和优雅的弧线,它在白水河上乘风破浪,却看不到兜风的帆和划动的浆,整艘船上唯一能让人联想到“风帆”的东西便只有位于船体两侧的“翼板”,但那翼板却是用一片片整齐的金属叶片组成,上面排满了闪烁微光的符文和魔纹连线,显然不是让船前进的直接动力源——这艘无帆无桨的船在某种魔导机械的力量驱动下前进着,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它那金属制的外壳和甲板上,气势惊人,魄力十足。

眼尖的人看到了那艘船奇特的两层甲板——船只的中端高出周围,在这个隆起结构的顶部是安置着许多古怪设备的上甲板,而在上下甲板之间,那整个隆起的结构都被一层发出微光的能量护盾覆盖着,身穿轻质铠甲的士兵整整齐齐地站在船舷附近,在士兵们身后,是令人望而生畏的炮台和护盾生成塔……

那根本不是一艘船,那是一座在水面上航行的、全副武装的钢铁要塞。

河岸旁,之前热切讨论的商人们惊的目瞪口呆,嬉笑打闹的年轻人们也一时间没了言语,一个造了半辈子船、什么船都见过的老人则在惊愕之中喃喃自语起来:“这种船……我还真没见过……这玩意儿真的是船?!”

新锐魔导战舰“开拓者号”的舰桥内,曾参与工程项目的所有技术人员以及政务厅官员都站在宽阔的观景窗后,带着激动的心情看着白水河的滚滚波涛在舰船两侧不断后退,从动力脊传输出的澎湃魔力被注入到舰船的下层,驱动着机械舱中的三座引擎机组不断运转,那低沉有力的轰鸣声就如这座巨兽的心跳一般,每一个人,都不得不为这魔导工程学的奇迹而惊叹。

在舰桥的最前端,高文双手握着窗后的栏杆,注视着远方的河面,良久,他才回过头,对身旁的海妖小姐点头道:“你的功劳是最大的,这艘船甚至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只是提供了一些技术指导,说实话,工程师和魔导技师们的努力才是让这艘船能够诞生的关键,”提尔颇为谦虚地说道,她的尾巴尖在半空摆来摆去,显然这位海妖小姐此刻的心情也是极好,“你们的魔导技术并不成熟,很多底子都很薄弱,但好在……困难都被克服了。”

一名高阶魔导技师在旁边汇报道:“我们在这艘船的舰首和尾部各安装了两座大型魔晶轨道炮,可以用来打击二十二公里内的目标,中段两舷则安装了两座虹光发生器,有效照射距离十五公里,在优化了动力脊结构之后,所有炮台可以同时开火而不影响引擎了……

“另外遵照您的命令,我们在舰桥后部设置了一座额外的魔能方尖碑,它能够为舰船周边提供魔网覆盖,保证日后的舰队成员之间能够互相通信,同时能源系统受损的小型船只还可以在这艘船周围进行充能……

“提尔小姐帮我们解决了航行稳定和重心偏移的问题……”

高文认真听着技术人员的汇报,心中宽慰之余,也感叹着当初用虹光技术把提尔忽悠进技术团队里果然是个正确的决定。

海妖的技术领先人类无数年,哪怕现在衰落了,哪怕部分领域残缺了,哪怕技术路线不共通,也照样对塞西尔的造船技术有巨大的推进和提升作用,很多人类技术人员需要研究个把月的技术难关,在海妖眼中往往根本就不算难题——提尔在造船厂里从去年忙活到今年,其中一大半的时间其实都不是在解决技术难关,而是在寻找让人类现有技术能和海妖知识融合在一起的方法,只要成功对接了,问题也就解决了。

“目前‘开拓者号’下水的实况广播已经在全境播放,同步的报纸号外也会在明天刊登出来,”一旁的赫蒂说道,“按照您的计划,这艘船会继续向西航行,首先在坦桑港口停泊半日,执行机械检查,随后转向西北方,途经霍斯曼边界、卢安地区以及卡洛尔地区,最后在磐石要塞停留三天,进行一番彻底的检查和测试之后再折返回来。”

“很好,”高文微微点了点头,看向站在不远处舰长席旁的中年骑士,“拜伦,这些天就辛苦你了。”

已经成为“开拓者号”临时舰长的拜伦笑得一脸灿烂,大声回应:“您就放心吧,肯定不让您失望!!”

站在不远处、脸色糟糕的菲利普忍不住摇了摇头:“兴奋起来,毫无风度。”

拜伦听到了老搭档的这一声嘀咕,瞥了菲利普一眼:“你就是酸,谁让你没这当舰长的天分……”

菲利普挺直身子,一板一眼:“作为一名骑士,我更对在稳固的大地上冲锋陷阵感兴趣。”

拜伦摇摇头,低声嘀咕:“不就是一上船就吐了么,有什么不好承认的……现在脸都白的跟纸似的。”

高文注意到了两个人的交谈,但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言。

一向年轻有为踏实稳重的菲利普竟然有些晕船,这个是他之前没料到的,但相对应的,拜伦却很是适应他的新角色,这是个好现象。

人不能永远困于陆地,塞西尔的军队更是如此,随着新式造船技术的不断发展,高文必然要补上“水面力量”这块在人类各国都共通的短板。早在开拓者号造出来之前,他就做了筹建海军的计划——当然,对现阶段的塞西尔公国而言,所谓的海军用内河水师来形容更加贴切,但这至少是个基础——而最初的水兵们,他只能从零组建。

他还记得去年贵族联军组建起来的那支所谓的“舰队”,记得那些穿着铠甲、不会游泳、不懂水战,在船上就被炮火歼灭大半的乌合之众,在这个骑兵为王,海洋被自然灾害封锁,水面战斗不受重视的时代,哪怕他接收了整个南境的贵族遗产,他也找不到几个有底子的人来训练成水兵,因此他只能从西部的渔民和货船的水手中招募了一批“人才”,用舢板、渔船、货船训练了大半年,才算是有了一批勉强能在船上服役的士兵,而这些士兵中的一大部分,此刻都站在这艘新锐魔导战舰上。

拜伦是这艘舰船的舰长,也是水兵们的指挥官,过去半年来,他除了继续负责一部分陆军事务之外,也在负责新生水兵们的训练。

这位中年骑士并不是水战专家,但这个时期的南境根本没有水战专家,至少,拜伦还指挥过半成品的魔导战舰,用魔导战舰进攻过磐石要塞,而且还有当佣兵时期面对各种作战环境的丰富经验,他算是高文能找到的唯一人选。

毕竟不能一步到位,从零建设的领域大多情况如此。

在拜伦骑士的指挥下,新生的塞西尔“水师”将在这艘船上完成他们最后的训练——这些用舢板和渔船训练出来的水兵将第一次接触真正的魔导战舰,他们面前不再是模型和理论资料,而是实实在在的钢铁机械和控制机关,他们会学习该怎么控制一艘用魔能机械驱动的舰船,学习怎么应对水面上的各种问题,而这艘船,将在这次长达半个月的实训中沿着白水河航行一圈,它的航行会被河岸旁的无数领民围观,被报纸刊载,被魔网直播,这不仅仅是一次实训,也是一次展示和威慑——

南境的秩序虽然已经初步稳定,但并非完全太平,昔日旧贵族的余孽和教会军残留仍然有一部分盘踞在西部和北部的山区、莽林之间,这些已经落草为寇的无法之徒现在干着强盗的勾当,菲利普骑士一直在组织对这些盗匪的清剿,但至今还没有完全清剿完。

高文知道,那些最顽固的、最天真的余孽还在幻想着塞西尔统治突然崩溃,旧日体系复辟的一天,而有一些则已经适应了强盗的生活,享受着无法无天的日子——新锐魔导战舰,就是给他们看的。

毫无疑问,新锐魔导战舰的炮座上闪耀着艺术的光辉,而艺术,一向用来感化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