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 黎明第一声钟响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首发、域名、请记住_..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在黑暗中。

星星点点微弱的人造灯火在黑暗的街巷中闪烁着。

日渐寒凉的夜风在建筑物之间穿行,携带着阴沟角落里的腐臭气味吹过大街小巷,古老的建筑物伫立在这个死寂而寒凉的夜幕中,星光从那亘古不变的天空洒下,洒在一座座屋顶、塔尖和城墙上,让这些黑沉沉的事物在暗夜中显露出了朦胧模糊的轮廓,而在那轮廓之间的夹缝里,时不时便有人影一闪而过。

那些趁着星光一闪而过的人影带着紧张而决绝的气息,他们在黑暗中迈着略显慌张的脚步,在邻居、亲朋、友人之间传递着一个需要压低声音的消息:“等着黎明的第一声钟响。”

裹着头巾的皮匠布鲁姆走在黑沉沉的街道上,凌晨时分的夜风中仿佛带着恶意,让他忍不住微微发抖——他不知道这抖动到底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亢奋,亦或者只是单纯的寒冷,但他觉得自己胸膛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有了这团火焰,他就敢在这个时候离开房门,走上街头。

教堂区的神官们发布的宵禁命令早已荡然无存,在街道上巡逻的士兵和教廷骑士也统统不见了踪影,外城区失去控制已经有数日之久,而一股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暗潮在这些日子里渐渐上涌,如今终于到了它摧枯拉朽的时候。

黑沉沉的街道上出现了新的人影,皮匠的脚步略有迟疑,但他很快便分辨出那个身影是自己熟识的织补匠,两个人的脚步迅速靠拢,他们在黑暗中看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压低声音轻声询问:“等待钟声?”“等待钟声。”

一点晃动的火光从不远处的街角移动出来,皮匠和织补匠立刻看向火光亮起的方向,他们看到了举着火把的人——一名速来以胆大闻名的铁匠走向他们,在铁匠身后,是提着油灯的妇人,举着草叉的农夫,还有拎着棍棒的学徒。

铁匠把手中的火把交给皮匠:“不要遮遮掩掩,出了门就已经是死罪了。”

越来越多的人从家中走了出来,有的是工匠,有的是农夫,有的是学徒,这些瘦骨嶙峋的人就好像从地狱里走出来一般,却有火焰在他们每一个人的眼眶中跳动,他们在街道之间聚集着,而越来越多的火把和油灯则随着人群的聚拢渐渐照亮了街头巷尾,在那摇曳不定的火光中,是一双双仍然混沌,却异常坚定的眼睛。

“等到钟声敲响的时候就行动。”“千万记住,胳膊上绑着白色布带的是朋友。”“城外的朋友呢?”“他们已经到了……”

没有人能说的清消息最早是从谁开始流传的,也没有人说得清是谁在推动今晚的一切,但每个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吃掉了家中最后的一份食物,聚起了自己最后一分体力,他们或许活不过今晚,但只要明天的朝阳升起,每个人都将获得自由。

皮匠布鲁姆举着火把,视线投向正西方向的城头,在那黑沉沉的城墙上,一点火光正在闪动。

把守城门的士兵提着油灯紧张地看着城墙下的情况,在他身旁是另外两名跟自己一样紧张的士兵,而在他眼前,是城外广袤的原野上黑压压的一片人群,以及人群中无数晃动的火光。

这些从卢安城附近村镇,临近城市,甚至从隔壁领地赶来的人在原野上聚集着,他们所传来的骚动正越来越大声,在这支队伍后方,更多的人正在顺着碎石道路赶来,火把的光芒在旷野上连绵延伸,仿佛一条燃烧着火焰的巨蛇般正逐渐困住这座屹立了数百年之久的教会之城。

而在旷野上,最醒目的便是那些站在人群前端,身穿厚重的白色铠甲,肩扛巨锤,浑身萦绕着光辉的人。

那些是来自塞西尔的白骑士。

他们此刻代表的不是塞西尔的武装力量,而是新的圣光秩序。

“开……开城门么?”士兵战战兢兢地询问着自己身旁的老兵,他摸着自己胳膊上系着的白色布带,声音中充满恐惧,“他们会不会把我们也……”

老兵同样沉浸在恐惧中,然而他知道事已至此别无选择,早在神官们彻底关闭了教堂区的大门之后,这些被滞留在外城区和城墙上的士兵就已经等于被彻底抛弃,在失去教会撑腰之后,尚有脑子的士兵便主动放下刀剑,成了这场混乱的帮凶——或者说,这场义举的盟友。

“开城门,”老兵说道,“让塞西尔人进来,这座城的封锁也就结束了。”

包覆着铁皮的绞盘开始转动,锁链带动着轴承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卢安城沉重的城门在关闭了数十日之后终于再度打开了,聚集在旷野上的人群看着那渐渐打开的城门,随后无数双眼睛的视线落在队伍前方。

身穿沉重铠甲的白骑士们率先向前迈出脚步,这些全身都覆盖钢铁的人就仿佛夜幕中的灯塔般给了人们无尽的勇气,庞大的队伍动了起来,跟在白骑士身后涌向卢安城。

打开城门的士兵战战兢兢地躲在一旁的阴影中,看着那些重甲骑士沉默地引领着人群,看着那只庞大而混乱的队伍穿过城门,他们在这支队伍中看到了他们这辈子所见过的几乎任何一种职业——农夫,铁匠,皮匠,石匠,既有穿着破衣烂衫的贫民,也有穿着考究的商人,有的人只拎着草叉和木棍,有的人却扛着长剑和长矛,他们有的是普通人,有的却像刚刚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佣兵……

士兵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觉得就好像整个南境的人都聚集到了这里一般。

……

在距第一线阳光升起还有半小时的时候,用碎石和少量石板铺就的街道上传来了一大片沉重而混乱的脚步声,那脚步甚至让整个地面都开始微微震颤起来,伴随着这些动静,无数火把的光芒从四面八方浮现,在那晃动的火光中出现的是无数陌生但友善的面孔。

身穿奇特白色重铠、全身上下仿佛光铸一般的战士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些战士来到惴惴不安的卢安市民们面前,从那装饰着羽翼、铭刻着经文的头盔下面传来低沉而友善的声音:“我们是大牧首麾下的白骑士,我们来帮助圣光的子民。”

就如从几天前开始便在城内流传的消息中所描述的那样——圣光的盟友在黑暗中出现了,强大的白骑士带领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圣光子民,前来救助这座在黑暗中沉沦的圣城。

两支队伍迅速合流在一起,在一些引路人的带领下,这庞大的队伍开始向着大教堂的方向前进。

被圣光环绕的白骑士有数十人,他们在整个人群中只占很少一部分,但却如锋矢般走在最前面,而在这些骑士之间,一团朦朦胧胧的阴影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靠近了骑士团的首领。

琥珀的身影从阴影中浮现出来,她抬头看向那个魁梧的白骑士:“没想到聚集起了这么多人……”

那魁梧的白骑士正是莱特,他没有戴头盔,留着伤疤的脸上满是坚毅的表情,他微微低头看了体型娇小的半精灵一眼:“他们来自整个卢安地区和临近的卡洛尔城,队伍在旷野上聚集了数日——这是你们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人们不会看到圣光教会腐朽堕落的真相,也不可能如此义愤填膺地自觉聚集起来。”

“这个夸奖我就收下了,”琥珀略有些得意地说道,随后语气中又有一丝好奇,“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亲自来啊——作为新教的大牧首,你竟然不留在后方……老粽……公爵派你来的?”

“我自己做的决定,”莱特淡淡说道,随后他停顿了两秒钟,语气比往日里更加严肃,“这是我们的使命。”

琥珀眨眨眼,听着莱特那肃然的声音在夜色中继续响起:

“塞西尔在黑暗山脉扎根,这让它时刻直面废土的威胁,而每当塞西尔遭受畸变体袭击的时候,领主永远站在防线上,从他身上我学会了一件事——领袖的一个决定,可能会让成百上千的人付出牺牲,有时候这个决定是必须的,有时候人民的牺牲是自愿的,但领袖永远不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这些牺牲,他必须和那些付出牺牲的人站在一起,并随时做好一同流血的准备。

“这是一场圣光的战争,为了圣光的变革,为了信仰的自由,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要去挑战远比他们强大的超凡者,这场变革必然会有人流血,这流血是必要的,但作为新教的领袖,我不能只让他们流血。

“所以我就来了。”

莱特扛着那柄缠绕着圣约布带的机械动力战锤,迈着坚定的脚步向前走去,而琥珀则在原地略有些发愣,几秒种后,这个半精灵摇了摇头:“那家伙身边还真是净聚集一些怪人……”

在黎明前的十分钟,人群聚集到了教堂区前的扇形大广场上。

这个曾经用于执行异端审判和火刑仪式的地方此刻挤满了人,火焰燃烧油脂的气味弥漫在整个广场上,仍有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然而有限的广场早已无法容纳更多的人,于是那些从更远处赶来的人便只能在附近的街道上集结起来。

随着人群的愈发增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的吵杂声开始从各处响起,甚至有异乡人开始在人群中喊出愤怒的口号,有挥舞着刀剑的佣兵高声咒骂教堂里的懦夫,有挥舞着手杖的商人怒斥圣光教堂的不义,更有人站到了广场边缘的几处高台上,挥舞着拳头将大教堂里的神官们斥为恶棍、屠夫和吃人肉的魔鬼——这激昂的愤怒甚至惊到了广场上的卢安民众,他们难以想象这些从远方而来的盟友为何也会对大教堂里的神官们抱持着这么大的愤怒。

这愤怒甚至都超过了他们。

广场上的可怕动静传进了教堂区,那些把自己关在内城城墙里面装聋作哑了多日的神官终于坐不住了,他们诧异地爬到内城区的城墙和塔楼上,想要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随后这诧异就变成了惊恐。

人。

广场上到处都是人。

那是可以让具备超凡之力的神官和骑士都感到惊恐的人群。

而在同一时间,在内城小教堂区的一处关键神术阵节点前,赛文?特里与一名身披黑袍、头上纹着刺青的教士静静地对峙着。

看着眼前的教会同胞,赛文?特里一声叹息:“退下吧,奥尔科特,已经没有别的路了。”

然而身披黑袍的戒律修士却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神术阵前,良久他才打破了沉默:“骑士团和别的戒律修士很快会注意到小教堂区的异常……”

赛文?特里忍不住上前一步,语气激动:“他们能在这里抵挡一时,能抵挡一辈子么?!”

黑袍教士看着赛文?特里的眼睛,表情平静地说道:“……但我的使命是守住小教堂区的屏障——除非死亡终止我的使命。”

看着眼前这名神职者平静的表情,赛文突然从中读取出了真正的信息。

他皱起眉,声音中充满悲哀:“奥尔科特,我知道,在那场异端审判中……虽然你隐藏的很好,但你也是信仰动摇的一个。不要再坚持了,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明明知道教会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也知道他们在最近一年里的变本加厉……”

“我是戒律修士,维护教会的秩序是我的一切,这是我在圣光前立下的誓言,”黑袍修士平静地打断了赛文?特里的话,“你还记得你在圣光前立下的誓言么?”

回应这位戒律修士的,是长达十秒的沉默,以及一句坚定的话:“……当然记得,永生不忘。”

“那就好,”戒律修士轻轻舒了口气,露出放松的模样,“牧师,做你该做的事吧。”

赛文?特里有些手足无措,他走向了眼前的黑袍教士,然而他却仿佛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

“钟声快敲响了。”

黑袍教士的话让他猛然间清醒了过来。

他惊愕地看着眼前的黑袍教士,听到对方静静地说着:

“……我是戒律修士,我知道这些教堂中所有的秘密,这是我的工作……牧师,做你该做的事吧,那扇脆弱的门挡不住愤怒的人群,如果钟声敲响之后神术阵还在运行,会死很多人。”

赛文?特里感觉自己的血液正在渐渐凝固,冰凉的感觉从心脏向四肢蔓延着,他听到了远方传来模模糊糊的第一声钟响,听到一位虔诚者最后的请求:

“杀了我,救救圣光。”

温热的感觉从指间弥漫开来,赛文?特里感觉自己渐渐凝固的血液重新得到了温度,他看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短剑,短剑的尖端没入了戒律修士的胸膛。

戒律修士倒下了,小教堂区的神术阵节点静静地躺在他身后的平台上,圣洁的符文在那里闪烁着微微的光芒。

赛文?特里冲向那节点,黑袍的戒律修士则歪斜地倒在地上,在神术阵停止运转所发出的低沉嗡鸣中,他听到从远方传来的钟鸣变得愈加清晰洪亮,听到了教堂区大门轰然倒塌的声响。

他呼出一口气,最后一次呼吸中带出了轻声的呢喃:

“主啊……”

【>m..手机端《阅读ろろ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