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三章 真面目
作者:远瞳分类:科幻

当尤里和马格南两名大主教恢复清醒,高文便停止了和丹尼尔的直接交流,重新化为一个在旁边安静旁听且人畜无害的域外游荡者。

从某方面看,他觉得自己这个从头至尾跟着永眠者们一起行动,却又不为人所知的“额外之人”好像才是这诡异地方最恐怖的元素……

而在另一边,丹尼尔则从尤里大主教口中得知了对方在重新校准心智时的经历。

“你说……你在自己的记忆深处看到了上层叙事者的投影?”丹尼尔表情格外严肃,盯着尤里的眼睛,“而且你记忆中象征‘潜在自我’的部分已经开始赞美上层叙事者?”

尤里大主教表情阴沉地点了点头,旁边的马格南也做出附和:“我也遇上了类似的情况——该死,我回到了几十年前还在战神教会里担任牧师的时候,那教堂中坐满了人,突然之间,所有人都开始对上层叙事者祈祷……我发誓,从我放弃战神信仰成为噩梦导师再到现在,我所编织出的最可怕的噩梦也就这个水平了!!”

高文在旁边听着两位大主教讲述各自的经历,意识到这两人应该都属于半路“转化”而来的永眠者神官,他们一个曾经是提丰的贵族,一个曾经是战神教会的神官,但很显然,他们已经彻底与过去决裂,并通过自身实力与长时间的效忠晋升成了永眠者的高层。

这一点和丹尼尔的经历倒很是相似——在成为一名黑暗神官之前,他是从提丰法师协会出走的高阶法师,也是半路“转化”成永眠者的。

“现在我必须确认一点,”丹尼尔则盯着尤里和马格南两名大主教,“你们是否已经受到了上层叙事者的污染?”

尤里和马格南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没有表现出任何异议。

在各自的记忆深处,在本应属于自身的潜意识最底层,他们已经亲身体验到了“上层叙事者”的诡异侵蚀,对那种人类难以理解的力量,他们丝毫不会轻视,更不会盲目相信自己对自身情况的判断。

毕竟,如果污染来自自身潜意识,那么一个人是不可能察觉到自己已经被污染的。

而丹尼尔是心灵网络的安全主管,本身在心智预警和污染防护等领域就都有着很高的造诣,由这位大主教出手进行检查,是很合情合理的。

但在此之前,尤里大主教还是首先提出了疑问:“丹尼尔大主教,你是怎么不受这里的异常环境影响的?”

丹尼尔脸上表情未变——因为他早已和高文交流过,构思好了这时候应有的回答:“作为安全主管,我有个工作养成的习惯。

“我从来不把自己的心智完全沉浸在任何一级意识平层中,在进行这次探索的时候,我也保留了一部分思维线程在较浅的意识层内。

“当镇子出现变化的时候,我留在外面的思维察觉了异常,从而自己唤醒了自己。”

丹尼尔并非随口胡说,他所讲的这些,是刚才他和高文交流这座幻影小镇诡异的情况时,讨论出的一条行之有效的防护方案——他在两位大主教面前唯一撒谎的部分,就是他其实既没有这个独特的习惯,本次探索也没有做什么“分配思维”的操作。

但这次回去之后……或许真的应该养成这么个“习惯”了。

毕竟,心灵网络已经不再安全,在彻底解决上层叙事者的威胁之前,他这个经常要跟网络污染打交道的安全主管必须保护好自己才行。

尤里和马格南两名大主教对丹尼尔的话似乎没有怀疑,他们点了点头,大嗓门的马格南随即询问:“你打算怎么检查我们是否遭受了上层叙事者的污染?”

一边说着,这位身材矮小名字口径却挺大的永眠者大主教忍不住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语气中颇为不满:“这个该死的地方,我还必须用这幅模样活动……”

“我们的虚拟伪装在这里似乎不起作用,”尤里大主教看了马格南一眼,“你应该坦然接受自己真实的模样——沉醉在自己的虚拟伪装中,可不是一个大主教应有的表现。”

“我知道我知道……你废话太多了!”

丹尼尔没有在意眼前两名同僚的交谈,他只是点点头,回答着马格南刚才的提问:“要检查你们是否受到污染很简单,但需要你们一定的配合——放开自己的心智,让我检查你们的表层记忆。放心,我只检查表层,就能从中确认是否有关于上层叙事者的信仰……”

他这是希望能趁此机会合理地检查两名大主教的表层记忆,以收集一些情报——只检查表层记忆的话,并不会太过敏感和冒犯,但仍然需要足够合理的理由,而眼下这似乎就是个非常好的机会。

以“排除上层叙事者的污染”为理由,想必两位大主教不会拒绝。

一旁的高文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显然对丹尼尔的表现颇为满意。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高文和丹尼尔预想的那般发展——

在丹尼尔话音未落,尤里和马格南两名大主教做出回答之前,一个声音突然从附近的街巷中传了出来,那是赛琳娜·格尔分的嗓音:

“不必确认了,丹尼尔大主教——如果受到上层叙事者的污染,他们此刻就已经变成这座小镇的居民了。”

丹尼尔脸上表情险些变化,但最后还是维持着淡然,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尤里、马格南二人也好奇地转过头去,看到一盏提灯首先出现在不远处的巷口。

赛琳娜·格尔分也没受到这里诡异环境的影响?!

伴随着心中突然浮现出的疑问,高文也带着些许惊讶转过了目光,并看到了手执提灯走出巷口的身影。

他看到了帕蒂。

葛兰女子爵的女儿,在梦境之城中奔跑的孩子,在梦境世界里称呼高文为“塞尔西叔叔”的帕蒂。

她一如高文记忆中的那样,穿着纯白的连衣裙,浅褐色的长发披在身后,眼睛很大,在梦境世界中有着健全的四肢,但她又带着和高文记忆中完全不同的表情:那表情沉静,恬淡,带着不符合其年龄的稳重,眼神深处更有一丝饱经沧桑的成熟。

她手中提着赛琳娜·格尔分的提灯,身后跟着四名戴着猫头鹰面具的高阶神官,正不紧不慢地朝这边走来。

高文眨了眨眼,在爆炸般袭来的震惊中镇定下来,并意识到一件事:

他看到的并非帕蒂,而是顶着帕蒂面容的赛琳娜·格尔分。

在这“钟声响起之后的小镇”里,人人都被褪去了心灵网络中的虚拟伪装,转而呈现出现实世界的真实模样,那么赛琳娜·格尔分这样一个已经失去现实中的躯体,以意识形态生存在网络中的古老灵魂,为何会呈现出帕蒂·葛兰的模样?

帕蒂·葛兰就是赛琳娜·格尔分伪装出来的?亦或者……

在短暂的一瞬间内,高文联想到了无数线索,大量支离破碎的情报仿佛爆炸般涌现出来,并终于被一条线串联成整体,他想到了帕蒂·葛兰的头冠,想到了赛琳娜·格尔分带着帕蒂·葛兰在梦境之城的林荫道上漫步嬉戏的情景,甚至想到了莫名出现在康德地区的那盏提灯,想到了南境统合战争之前,在塞西尔周边出现过的永眠者活动痕迹……

最终,他想到的是自己最近正在调查的事情,是他上次在赛琳娜·格尔分的资料中看到的一段话:

赛琳娜·格尔分,大主教(死亡),女性,灵魂体。

当前位置:安苏/修正/塞西尔帝国-南境。

原来是这样。

高文轻轻舒了口气,诸多想法在心中慢慢沉淀,他没有急着对赛琳娜·格尔分或帕蒂的状态下任何定论,但心中已经有了几个较为可靠的猜测,而在他思绪纷呈的时候,赛琳娜……有着帕蒂外形的赛琳娜也来到了丹尼尔等人面前。

高文的隐匿效果仍然在生效,除了丹尼尔之外,现场的永眠者无人知道还有一个旁观之人正静静地站在他们旁边。

丹尼尔三人看到了手执提灯的赛琳娜,他们都未掩饰自己的惊讶——显然,不光丹尼尔是第一次看见,就连尤里和马格南两位大主教也是初次看到这位“梦境圣女”的此般模样,马格南第一个忍不住开口:“赛琳娜大主教,你这是……”

“你们不也恢复了自己的真实姿态么?”赛琳娜不等对方说完便淡然回应了一句。

她的态度很平淡沉稳,嗓音也是成年人的声线,但这一切安放在一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身上,就显得格外怪异了起来。

事实上现实世界的帕蒂今年应该已经快到十五岁,只不过由于伤病影响,她始终比同龄人要显得瘦小许多,这一点也影响到了她在心灵网络中的形象,并间接在赛琳娜·格尔分的“真实姿态”上体现了出来。

“真实姿态……”丹尼尔下意识念叨了一句,颇为费劲才让自己的表情不至于显得过于奇怪。

“……我的情况很复杂,你们就不要深究了,”赛琳娜摇了摇头,随后抬起头,目光落在尤里和马格南大主教身上,“你们很幸运,只是接触到了上层叙事者的侵蚀,但并未被污染。”

“你看上去也没受到影响?”尤里困惑地看着赛琳娜,以及赛琳娜身后的几名猫头鹰神官,“你是怎么做到的?”

赛琳娜看了尤里一眼,低下头看着自己此刻幼小的身体,眼神中突然有一丝自嘲:“上层叙事者的污染会侵蚀深层意识……作为一个拼合起来的灵魂,一个运行在网络中的心智,我并没有深层意识。

“也正是借助这份特殊性,我不但抵抗了这座小镇对自身的侵蚀,还能有机会庇护其他受到侵蚀的同胞。”

一边说着,赛琳娜一边回头看了跟在自己身后的四名戴着面具的高阶神官一眼,叹息着摇了摇头。

“可惜,我迟了一步,有两人的深层意识已经遭到污染,变成了上层叙事者的信徒,变成了这座镇子的一部分,以我的能力,也无法再找到他们。”

幻影小镇的诡异和危险让丹尼尔等人心中一凛。

高文则在赛琳娜开口说话的过程中仔细观察着她和她身后的几名“猫头鹰神官”,尤其是后者,在细致的观察中,他并未发现这些人有被“上层叙事者”替换所导致的违和感,心中略微放松的同时,却又不敢彻底放松下来。

这让他不禁感叹——一号沙箱中酝酿出来的“怪异”实在是诡异危险,尤其是它直接威胁到人的心智,更显得防不胜防,令人永远都不敢放松警惕,哪怕他自己似乎可以不受影响,在面对上层叙事者及其相关影响的时候也一点都不敢放下心来!

“赛琳娜大主教,我们现在被困在这个‘钟声响起之后的小镇’里,已经联系不上后方的监控组,”尤里在确认眼前的赛琳娜大主教确实就是本人之后也没有露出丝毫放松的模样,而是报告着目前糟糕的现状,“而且我们还感知不到现实边界,无法直接脱离网络,情况不容乐观。”

“我不需要感知现实边界,但我能感觉到,这座镇子和正常的网络之间有一层扭曲的屏障,应该就是它在阻止我们离开,”赛琳娜沉声说道,虽然这沉稳的声音放在一个小女孩身上显得有点强装大人的违和感,但现场无人在意这点,“我猜测,这层扭曲屏障的关键就在小镇中央,在那座教堂伫立的地方……”

“有道理,”丹尼尔露出恍然的模样,“在第一次探索中,那座教堂便是在钟声响起之后出现的——而这里正是钟声响起之后的小镇!我们在‘外面’没有找到那座教堂,但它或许就在这里!”

“动身吧,”赛琳娜轻轻呼了口气,“教堂不远,我们却也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

话音落下,她已然转过身,手执提灯,走向小镇广场的方向。

已经减员两人的永眠者们迈步跟上,高文也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并静静地看了赛琳娜一眼。

……小短腿倒腾的还挺快,他忍不住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