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帝王之术
作者:L梦非子分类:嫌疑

“奎斗君主,芒山的霍乱平息了吗?你带着芒山的人贸然进天都,就不怕把霍乱传给我们的君上吗?”

“皇甫少晨,你想惹事是吧?”

奎斗剑拔弩张,几个附和的的君主立即站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以为这是哪?这里是天都,我找大家来是做商议的,不是看你们打架的。”

千竹侧头看了一眼正在恼火的云霄,他心里清楚,云霄不想偏袒皇甫少晨,也不想由着奎斗他们胡来。

“君上,这样的商议是不会有结果的,不然就这样,想休养生息的就回去休养生息,想开战的就留在天都,与灼华大军一起操练,但有一点,两国要开战,那军需粮草,就少不了要各国支援。”

“千竹殿下的方法倒是不错,只是那些边境上的国君如果想要休养生息,又该如何?他们的军队,他们的臣民,该何处?”

云霄眉心紧锁,这才是他最担忧的事情,天都表面上虽然是大一统,但背地里却各自为营,只有削弱了各地的军族势力,才是一统天都的大好时机。

“臣下有一条建议,只是不知该不该提。”

众人回头看去,说话的是一个布衣小卒。

“现在是百国朝会,哪里来的小卒,不懂规矩,拖出去。”

“等等。”

云霄摆了摆手,千竹和奎斗他们都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布衣小卒,便是云霄刻意安排的,化解一切的棋子。

“先听听他有什么建议,天都最为民主,温先生筹备天都的初衷就是为了大一统嘛。”

“回君上,臣下以为,百国朝会便是最大的不民主。”

“混账!”

刑爵刚要拔刀就被云霄给拦了下来。

“你且说说,这百国朝会,哪里不民主了?”

布衣小卒抖了抖麻衣长袍,然后上前说道:“天都何来大一统,看这满殿的君王,不论大小,皆只为他一个小国考虑,天都虽连年征战,保了他们的平安,但却从未得过他们的民心。”

“哪里来的小卒,敢非议朝中君王。”

“臣下以为,天下的君主只该有一人,天都的新主也只该有一人,当下如此混乱,如何一统蛮古。恳请君上允许,让臣下收容诸位君王的军队,化零为整,将天下的流民,都归在天都之下。”

千竹侧头看了看奎斗,又看了看身后的近百位君王。

“看来今天,云霄不是让我们来商议的,而是来拿我们兵权的。”

奎斗微微点了点头,皇甫少晨头也不抬,他是云之国的旧部,今天的一切他早已知晓。

“云之国愿交出兵权,一切听从天都调遣。”

云霄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千竹他们。

“诸位,这大一统,是如何的大一统?云霄不知,可这位布衣大臣说的不错,云霄觉得,今日我们便可商议一下,关于各国军队的合理拥有权。”

“君上,原来今日是要拿走我们的兵权啊,怪不得,会让云之国带着军队下来。”

云霄扭头看了看千竹。

“诸位,你们要这样看云霄,那我没办法,只是你们该明白,这天都究竟能不能大一统,可都在诸位的一念之间。”

“若我们不交呢?”

一个小国君主,突然跳了出来,云霄知道今日大殿之上,有一百人便有一百人不服,但云霄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他必须让这些家伙尽快交出兵权,他不能看着天灵一点点做大。

“这位君主,我只是要兵不要你们的封地,今日过后诸位依旧是封地里的王爷,只是军队该归天都统一管理了。”

“你这是欺凌我们,我们不答应。”

“对,我们不答应。”

云霄眉心紧锁,他不想见血,可只有强权下才能出一统。

“不答应的君王,起来让我看看。”

云霄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十万灼华大军就在账外听令,黑魔军团我灭了,北方的蛮族我也驱赶了,多屠戮几个微不足道的小部族,我并不会介意。”

“云霄,你想做什么?”

奎斗有些惊讶的看向云霄,这个人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

“这是你们逼我的,不听令,不服朝,天都会盟,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你就不怕世人吃了你的骨头吗?”

“哈哈哈,”云霄仰天长啸,“怕,我当然怕,可是几位师兄可曾想过,温先生建立天都的用意何在?他做这一切,难道不是想让蛮古真正的统一吗?”

“蛮古当然要统一,可不应该统一在你一个人的强权之下。”

博雅愤然大怒,他没想到云霄会做出如此出格的事情。

“博雅师兄,温师叔建立新主的目的,就是要强权,如果他能活着,他比我更想做这个位置。”

“云霄,你给我管好你的嘴,我师尊可是德义之人,他要想做这个君主,还能有你什么事。”

云霄无奈的摇头笑了笑。

“温师叔不是什么圣人,我云霄也不是圣人,今日听令的,还可以回去做个闲散王爷,若大家执意如此,那就不能怪我云霄心狠手辣了。”

奎斗拔剑相向,他是天都出了名的暴脾气,没人可以拦得住他。

“杀我可以,殿外的十万灼华大军随时会冲进来,还有你们在关外的百姓,我保证他们一个也活不下来。”

千竹上前拉住奎斗。

“十师兄,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他要兵权给他就是。”

很多君王怒目相视,但也只能怒目相视,云霄断了他们的根基,天都没有流血,那一日十里繁华,万里疆土,再无芒山与西江,再无百越与云之国,所有的疆土,都归了天都,一个崭新的天朝。

“改国号,云成,建京都,修百栈,新主更名皇帝,一统之故,引人间界之礼度,诸位君王自有封号,一旦回到封地,无君召,不得擅自回京都。”

千竹做了西江王,奎斗被封南宁王,旬御虽没有参与百国朝会,但云霄出兵替他平了内乱,也收走了他的兵权,至此百越再无君王,只剩一个被封东越王的闲散王爷。

“各地的王爷可有异动?”

刑爵跟在云霄的身后,新绣的龙袍格外威风,就是皇宫中的奴仆侍卫的着装也都大有改变。

“陛下新建羽林卫,在各地监视这些王爷,虽然表面上虽然遏制了他们起兵叛乱的可能,但终究不得人心啊。”

“是呀!”云霄叹了一口气,“朕近日也在为此事烦恼,你说百国朝会的时候,朕是不是太过心急了,再宽容他们一点,也不是不可以嘛。”

“陛下做事决断,思虑周全。收缴各地王爷的兵权一事刻不容缓,虽然做法激进了一些,但结果终究是好的。”

“刑爵啊,你与朕一路走来,朕的性情你是最了解的,朕的眼里容不下不恭敬的人,如今新朝始建,百业待兴,朕想让你去接管羽林卫,你意下如何?”

“羽林卫不是一直都在狼顾大人的手中吗?为何要突然交与臣下。”

“朕说了,朕不喜欢不恭敬的人。”

刑爵眉心紧锁,急忙上前为狼顾辩解道:“陛下息怒,狼顾与臣是故交,他的秉性臣下清楚,尽管他有些时候做事狂躁了些,但心里是绝对忠诚的,还望陛下可以宽恕他。”

“宽恕他?”云霄低头看了一眼刑爵,“你知道他犯的是什么错吗?胆敢这样为他求情。”

“狼顾当街杀人,把京都闹的沸沸扬扬,可他如此做事,也是为了陛下的君威啊。”

“罢了,命给他留着,但羽林卫不能再交给他了。”

“刑爵替狼顾谢陛下不杀之恩。”

云霄摆了摆手,“退下吧,替朕告诉狼顾,让他好好修身养性,攻打天灵之日,朕还要他为天都冲锋陷阵呢。”

“诺!”

刑爵转身离去,他是云霄为数不多的心腹之一,在这宁宫之内,每天都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问题而被拉到午门斩首,仅仅一千多米的路程,却已经白骨累累,冤魂汇聚。

“让刑爵接手羽林卫,陛下就不担心吗?”

云霄回头向殿内的屏风看了一眼。

“白武神给他档案里记的话,朕都明白,只是如今朕的身边,似乎已经无人可用了。”

皇甫少晨从屏风后缓缓走出。

“怎会无人可用,那日冒死觐见的布衣小卒,论胆识,论才学,不都能委以重任吗?”

云霄眉心紧锁,他侧头看了看皇甫少晨,然后说道:“皇甫家世代继承云之国的国君之位,论帝王之术,想必没人可以比得上皇甫将军吧?”

“陛下过誉了,现在的皇甫少晨就只是御前的一个将军,云之国也只是陛下赏赐给山海精灵一族的一块封地而已,少晨心中明白,陛下想要的是万里疆土,荒界一统。”

“如今人人都会与朕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连你也一样,朕时常想,如果刀剑下的权威算是仁慈,那朕也该是个体桖百姓的明君吧。”

云霄抬头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可惜,王道上的白骨,与魔徒之路一样罪恶累累,我们想要的功名,都是用鲜血堆积起来的,这一点你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