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闺蜜11
作者:子曰与诗云分类:都市

新年悄无声息地到来,姜蝉也没有飞回去,而是和言爸爸一家远程视频报平安。知道她在这里铺开了摊子,人也走不开,大家都能够理解。

大年初二,柳絮带着高兴到了解忧客栈。

“新年好,你这里变化真大。”给了姜蝉一个拥抱以后,柳絮在花房里坐下。至于高兴,早就在花房内撒欢了。

林诗琪送来茶水,她现在将这里看作是疗愈圣地,也在这儿工作快两个月了。

姜蝉轻笑:“就是自己折腾,你变化也不小,看着更加干练一些。”

柳絮摇头:“我要带着高兴,难免要更加努力。一个人的日子,虽然辛苦一些,可我更加安心。”

林诗琪的耳朵悄悄竖了起来,她也就才二十五岁,人生阅历着实有限,老板娘的这位朋友听着似乎也有许多故事?

柳絮当然看明白了林诗琪的表情,她轻描淡写道:“我前夫出轨了,我和我前夫在一起十年,从高中就在一起,就算我们有了孩子,他一样还是出轨了。”

林诗琪张大嘴巴,这么一想显然她不是境遇最糟糕的。这不一想到她年前的种种颓靡,林诗琪脸上就有点烧得慌。

看姜蝉老神自在,柳絮干脆也把她拖下水:“你以为她为什么来这里开客栈?她的故事说起来可比我精彩多了。”

这不柳絮拉着林诗琪就是一阵叭叭,姜蝉听不下去,顺手抄起高兴小豆丁去厨房了。花房里只剩下两人在八卦,偶尔有林诗琪打抱不平的声音传来。

“啊?怎么这样啊?”

“太坏了!”

“老板娘做地真解气!”

房间内,柳絮目光柔和地看着陷入沉睡的高兴,他这一天太兴奋了,现在还打起了小呼噜。

“你离开没多久,宋淼有去找过我。”

姜蝉:“哦?她怎么说?”

柳絮:“能怎么说?我坐了不到十分钟就走了,我都不知道我们之间会变地这么生疏,曾经我们是那么的无话不谈,而现在却是话不投机。”

姜蝉:“很明显,我们已经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了,这期间总是有种种变故的。”

柳絮:“想到我们当初刚刚认识的时候,再想到现在,我就觉得特别可惜。”

姜蝉:“没什么可惜的,是她先放弃了我和她之间的友情。”

柳絮和高兴在这里待了一个星期左右,临走的时候是各种恋恋不舍。只是考虑到现实的因素,她必须要回去接着工作养娃。

姜蝉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只是让她失望的是,这期间言诺一直都没有醒来过。

这期间姜蝉编剧的那部电视剧已经播出,成绩非常好。她随后的两本书的改编权也全都卖了出去,姜蝉拿这些钱又去做了投资,如今她也算得上是身家丰厚了。

“诺诺啊,你这都好久没回来了,这次你大哥儿子满月,你无论如何都要回来。”那边言爸爸的身躯很严肃,他闺女怎么一出去就不知道回来呢?

姜蝉:“嗯,我肯定回去,我现在就订票。”

听的姜蝉保证,言爸爸才不再追问,这都两年没见女儿了,平日里都是各种视频联系,哪里有亲眼见到来地实际?

电话挂断,前台小吴凑了过来:“老板娘,你要回去啊?”

姜蝉点点她的眉心:“嗯,我预计回去两个星期,客栈就拜托你和张姐多多费心了。”

小吴打包票:“放心吧,老板娘。”

看到小吴,姜蝉就想到了林诗琪。早就知道她在这里做不长久,这不待了不到半年,就被她父母带回去了。

当然,林诗琪在回去后也没有和她断了联系,三不五时地就打电话骚扰一下姜蝉。翻开她的动态,和柳絮的合影也不少,也难为她大老远的往柳絮那儿跑。

要不趁着这次回去去见见林诗琪?姜蝉沉吟着,反正客栈早就有自己的口碑在,有她没她着实没有什么区别。

H市,姜蝉刚刚出了火车站,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言爸爸和言松。

言松顺手接过姜蝉手里的行李箱:“坐车累不累?早就让你买机票了,这样还轻松些。”

姜蝉无事一身轻:“不累,买的卧铺,您和大哥怎么来了?大嫂一个人在家带孩子怪辛苦的。”

言松鱼尾纹都要笑出来了:“要不是我们拦着,你大嫂恨不得带着孩子过来接你。我们能够有孩子,还是多亏你介绍的医生。”

姜蝉可不居功:“那你们也应该感谢医生不是?还有你们自己的努力配合。要不是医生水平过高,你们遵照医嘱,这些和我可没有关系。”

言松顿时被姜蝉的话堵住,觉得哪儿有不对劲,可又一时想不出来。

言爸爸拍了言松一把,“行了,你就看你大哥老实。言诺啊,你这都过去两年了,怎么还不找男朋友?一直都没有听你提起过。”

“你29了,再耽搁下去就找不到优秀的了。”

言松持反对意见:“诺诺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她的公众号做地那么好,自己还写拍电视剧的,就算不找男朋友也没什么。”

姜蝉:“对,大哥说地对。”

言爸爸没辙,“你们俩啊,我是管不了你们了。”

姜蝉:“您别担心我,我不是因为唐城走不出来,而是没有遇到合心意的。也许再等上几年,缘分自然而然地就来了呢?”

言爸爸也不多说什么,实在是闺女大了,已经说不动了。

姜蝉刚刚到家,就被大嫂抱住了。姜蝉拍拍她的背脊:“月子里可不能掉眼泪,孩子还在看着你呢。”

刘梅擦去眼泪:“我就是高兴,要不是你介绍……”

得,姜蝉忙抬手:“爸,我饿了,咱们弄点吃的吧。”

刘梅的话题顿时被姜蝉带跑偏,言松握住她的手:“我在路上和小妹说过一次了,她不是故意不听你说这些。”

刘梅心思玲珑:“我知道,是小妹不愿意居功。你说我怎么遇到像你们这么好的家人呢?现在有了孩子,我觉得我的人生都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