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八百二十四章 最佳的点(4000+)
作者:吨吨吨吨吨分类:都市

江枫就这样直接被孙继凯从后厨里拽走了,煨海参的火都没来得及关,还是上车之后想起来才打电话给姜卫生让他帮忙把火关了。

“是不是晚上就要开始比半决赛,咱们这么急着过去干什么呀?”上车后江枫不解地问道。

“场地在郊区,打车过去就得一个多小时,如果路上堵车来回估计都要三个小时。现在已经三点半了,过去先备采,然后再检查场地,咱们如果不抓紧时间赶在顶层餐厅前面去,备采不知道还要拖到什么时候,得耽误好多功夫呢。”孙继凯解释道。

江枫恍然,他没接到电话很多信息都不知道,只能趁着在车上的时候先问孙继凯。

“咱们是换场地了吗?之前最后测试的时候他们不是说那场地是用来比半决赛和决赛的吗?我觉得那地儿挺好的呀,厨艺台不错场地也大。”

“我也觉得那地儿不错,但是好像出了点问题,不知道是消防还是哪里不合格,反正就是一直在扯皮就那样拖着,这才换了新地方。”孙继凯道,叹了一口气,“听说半决赛之所以拖了二十多天才给我们消息不光是因为场地出了问题,美国那边有个选手受签证还出了问题,要换人所以才拖了这么久。”

江枫顿时来了兴趣,不管是什么时候八卦总是最有趣的:“签证出了问题,什么问题?难道他从事一些不法的事情?”

“好像酒驾被抓进去了。”

江枫:?

你们管这叫签证出了问题?这是人出了问题好吧!

江枫又问了一些其他问题,孙继凯把他知道的能回答的全都回答了。这些日子江枫对比赛可谓是一点都不上心,对与比赛相关的事情的了解程度甚至还没有那些已经淘汰了的选手知道的多。

由于半决赛迟迟没有消息,就导致各种小道消息和流言满天飞各种版本都有。有说美方那边的金主爸爸撤资了,也有说许成和韩贵山得罪人了导致场地不能使用,还有人说其实是韩贵山投资失败导致资金链断撤资了。介于韩贵山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投资是小吃街的那家粥铺,江枫觉得最后一条肯定是谣言。

两人就这样一路交流着信息,待快到达场地的时候,江枫终于想起来他中午的时候就一直想问孙继凯后面又忘了问的问题。

“对了老孙,有个问题我想问你一下,你觉得八宝栗香鸽勾芡的手法可以用在其他菜上吗?”

“啊?”孙继凯懵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会突然从小道八卦变成了如此严肃的厨艺探讨。

还是他没法回答的厨艺探讨。

“这个……”孙继凯想了想,“应该是可以的吧。”

“那你觉得我用八宝栗香鸽勾芡的手法去勾芡江氏参羹,能给江氏参羹带来质的改变吗?”这些日子江枫向无数人问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问题,问的多了练的多了,自然学到的也就多了。

他自己的当初能悟出八宝栗香鸽的勾芡手法,是因为看了曹桂香给扒大乌参勾芡。相应的,江枫觉得八宝栗香鸽的勾芡手法非常的巧妙,这种靠温度和感觉上的细微变化来直接决定菜的最终质量的勾芡手法,理论上来讲应该是适用于江氏参羹的。

当然,要改。

孙继凯:?

你是在为难我胖虎。

“没,没准可以吧。”孙继凯虽然还没有完全学会八宝栗香鸽的勾芡手法,但听江枫这样一说突然一下觉得还挺有可行性的。

虽然他也不会江氏参羹,但他看江枫做过啊。

“我也觉得可以,这样吧明天下午你别走,咱们在厨房里讨论一下。”江枫一拍大腿。

孙继凯绝望地看向了窗外。

母亲的,他既不会勾芡也不会江氏参羹,讨论个屁呀!

孙继凯还没绝望地看两分钟窗外,他们就到了。

新的比赛场地虽然是临时决定的有些仓促,还在比上一次场地更加偏远的郊区,但很大。

真的很大。

大到江枫觉得如果他们四家餐厅一家组建一支拉拉队,比赛的时候在各自参赛选手出一台后面跳啦啦操场地都不会显得很拥挤。

虽然场地是临时弄出来的,但舞台,灯光以及各方面设备看上去都很不错,都很专业,让江枫有一种来到电视台演播厅的感觉。

厨艺台和上一次测试的时候相比也更大,光灶台就有四个,两个洗菜池,两个烤箱,可以说是非常豪华可以直接拉去酒店后厨。

江枫都想把烤箱打包带回家,节目组准备的烤箱可比泰丰楼的烤箱看上去高科技多了也贵多了。

孙继凯他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比赛场地虽然很大但备采间只有两个,吴敏琪和孙茂才先到已经在备采间里备采了,江枫和孙继凯就先去看厨艺台检查各项设施。

两个人就像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样,对着节目组准备的一系列厨具大呼小叫。

“哇,老孙这烤箱绝对是最新款的吧,我感觉我可能都不太会用,有没有说明书?你那里有没有说明书?”江枫一脸惊叹地抚摸烤箱。

泰丰楼用烤箱的次数不多,主要都是章光航在用,季夏做点心的时候也会用,烤箱是很简单便宜实惠性价比高的款,和节目组准备的一看就是交智商税的款完全不一样。

孙继凯在他那边的烤箱边找了半天:“没有。”

江枫招手唤来一个工作人员:“能不能麻烦你们把烤箱的说明书给我看一下,我好像不太会用。”

工作人员:?

研究完烤箱之后,江枫和孙继凯又把灶台,洗菜池,砧板之类的东西全都研究了一遍。可能是为了凸显这档节目的高端,新场地的厨艺台明显是秉承了只选贵的也选对的原则,单看造型都非常拉风,就连洗菜池都和江枫还有孙继凯平日见的洗菜池不太一样。

这是有造型的洗菜池。

怎么说呢,这样的厨艺台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在这个厨艺台上做菜的不应该是厨师。

应该是机器人。

端出来的不应该是菜而是营养液。

东西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江枫和孙继凯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把出厨艺台里里外外全都摸了个遍,连锅碗瓢盆都没有放过,连高压锅都试用了一下,非常好用。

甚至想买一组带回泰丰楼如果后厨里放得下的话。

吴敏琪和孙茂才比江枫他们提前半个小时出发,按理来讲也应该提前半个小时到。江枫研究出厨艺台研究了一个多小时,吴敏琪他们的比赛都没有结束,化完妆之后又等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工作人员才来通知他和孙继凯去备采间备采。

这样粗略的估计一下,一个人的备采大约有两个小时。

时间长得有些可怕了。

进到备采间后,江枫发现这次屋里的工作人员比前几次要多很多。也不像前几次那样屋内只有桌子椅子这样简单的道具,摄像老师是直接怼人脸拍。

这次屋内的装修很精致,给江枫准备了一张小圆桌和一个沙发椅,远处摄像机应该不会拍到的地方有一排柜子,柜子上有各种各样的饮料和果汁。除此之外屋内还有很多微不足道,但可以凸显清新的小装修,壁纸,盆栽,窗台边的假花,让人一进来就觉得很放松。

“江枫先生是吧?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快做吧,想喝点什么?这次备采的时间可能会很长,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小采访。到时候十六位参赛选手的采访我们会专门剪成一期短的节目播出,时长大概在一个小时,你可以当成半决赛前的预热。”江枫一进去,负责提问的工作人员就热情的招呼他坐下来。

江枫摇头表示自己不用喝东西。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这里有很多问题,如果你觉得有的问题不太妥当或者不好回答可以直接不用回答,就当做是普通的聊天就行了。”工作人员小姐姐笑笑,开始了。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半决赛的开始时间拖了很久,在上一次测试结束到现在有二十多天的空档期,而在这个时间里我们了解到很多选手都为半决赛做了不少准备。但十六位选手中你所做的准备是最独特的,据我们了解有半个月的时间你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好像是在家里练习厨艺,可以告诉我们是为什么吗?”

江枫一愣,没想到节目组对他们这些参赛选手的近况还挺了解,消息打探得很灵通,一上来就问这么有目的性的问题,显然是准备充足。

江枫不由得坐直了身子,面带微笑,把先前糊弄老爷子和三爷爷的言论稍加润色和修改,十分顺当地说了出来。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听起来是不错的赛前准备战术,可以冒昧的问一下,这十五天对你的厨艺有很巨大的提升吗?在心境方面有没有很明显的进步?”工作人员接着问道。

“没有。”江枫道。

工作人员:?

“没有?”工作人员以为是自己听岔了。

江枫点头:“对,一点都没有,我浪费了十五天的时间探索出了一条完全错误的路。”

工作人员出现了非常短暂的愣神,良好的职业素养让她迅速反应过来并抛出下一个问题:“所以说你其实耽误了宝贵的十五天赛前准备,那你觉得在其他选手都进行了非常有效的训练的情况下,这十五天的浪费会不会直接导致你半决赛的失利。”

江枫摇头:“我觉得我进决赛还是没问题的。”

工作人员笑笑,继续问下一个问题。

工作人员的每一个问题都是有关联性的,一环扣一环全部都串联在一起,即使江枫对少数几个问题选择不答跳过,下一个问题也能和之前的问题扣在一起。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次非常有诚意的小采访。

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伴随着工作人员问完最后一个问题,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采访结束了。

就在江枫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终于想起来他最开始最想问的问题是什么。

回答了两个小时的问题,他脑子现在都有点晕。

“对了,你们一直没有说,半决赛究竟定在什么时候?现在场地都已经定了,半决赛的时间还没定吗?”江枫问道。

“具体时间还没有确定,但肯定是在近期。美国那边来的八位选手会在明天抵达北平,他们肯定会面临一些水土不服和倒时差之类的问题,等他们调整好状态之后我们就可以确定半决赛的时间。”工作人员解释道。

江枫点头表示理解,离开屋子,走之前还不让拿瓶水走。

讲了两个小时渴死他了。

怪不得他一进去工作人员就问他要喝什么。

就在江枫一边往外走,一边咕咚咕咚大口灌水的时候,阿诺厨师朝他迎面走来显然是要去备采间。

二十余天不见,阿诺厨师看上去更壮硕了。

两人越来越近。

阿诺厨师放慢了脚步,眼神开始有了变化。

江枫也放慢了脚步,将瓶中的水一饮而尽捏在手上。

擦身而过。

突然,江枫停住了。

阿诺厨师也停住了,脸上甚至还有点小得意,写满了我就知道他有话要对我说。

“阿诺厨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江枫转头。

阿诺厨师得意的扬起了头,俯视江枫,显得既得意又轻蔑。

“上一次测试的时候我虽然没有吃到你的牛肉塔,但我还是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你在片牛肉的时候是怎么控制薄厚的?是越薄越好还是有一个限度?是不是不同熟度的牛肉最佳的薄厚程度也不一样?我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口感可以直接影响味道的层次的话,刀工就可以起到决定性的作用。但是我身边的厨师都没有太多这方面的经验,我觉得这之中应该是有关联的,因为我记得你做牛肉塔的时候切每一块牛肉的手法其实都是不一样的。”

上一次测试的时候江枫因为太闲,基本上都在看别人做菜。

阿诺厨师:?

比江枫早出来几分钟一直在门口等他的孙继凯:……

孙继凯已经开始思考如果下一秒阿诺厨师和江枫打起来,他是应该先冲上去拉架还是应该先喊吴敏琪和孙茂才过来再冲上去拉架了。

阿诺厨师的表情明显出现了几秒钟的呆滞,很快呆滞就变成了疑惑。

他盯着江枫。

盯着江枫看了半分钟。

“不同熟度的肉最佳薄厚程度当然不一样,不同部位的都不一样,准确来说每一块肉都不一样,根本就找不到最佳的那个点。肉怎么可能越薄也好,刀工本来就是最重要的技能之一,彭长平连这个都没教你吗?”字正腔圆的中文。

孙继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