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起疑
作者:飞翔的黎哥分类:仙侠

柳清欢一天后才从松溪洞天图中出来,一回到那间密闭的宫室中,便立刻使出正立无影。

这种时候再小心些都不为过,不然事到临头再露了马脚,前面所做的一切都会功亏一篑。

出了那间宫室,柳清欢没有立刻收取湖水,而是隐匿着身形在汤池周围四处查看了一番。

湖边的妖兽已经散去大半,可能已经得知本源真髓被取走了,但它们如何知道的,或许是看到几位妖圣离开?

不管怎么说,柳清欢没找到那几位的身影,弥云给的墨玉珠也显示对方已经不在此地。

于是他潜到湖底,拿出一支玉瓶,湖水立刻往瓶中灌入,很快便形成一个水底漩涡,且过了许久才散。

原始汤池里的水灵气极为浓郁,如果可以,柳清欢甚至想把整座湖都搬走,自然是要多装一些带走。

等忙完这事,他便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原始汤池,穿过好几个空间障壁后才显出身形。

他已从仙葫芦藤那里知道,神殿第三层连接着最上层那处空间格的路径,因此随时都可以离开这一层。

不过,据说神殿每次开启,大多会持续半个月左右,等到了时间,神殿大门会再次自行开启,那时若再不离开,就可能永远被关在里面。

虽然经历了很多事,但算起来,柳清欢进入神殿却还没到十天,因此他也不着急,一边前往那个连接着顶层的空间格,一边顺便再寻找着灵草灵药。

三日后。

神殿大门前,因为不知道大门什么时候开启,很多人害怕错过,因此早早就有妖族来此等候,陆续还有人从其他方向赶来。

不过就人数而言,这次进入神殿的却远远没有以往多,就连有些妖族大族也没能进来。

众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谈论起这些天的收获,不少人都似真似假地摇头不止。

“别提了,我本打算去第三层看看,哪知到了第二层入口,却发现根本进不去!”

“怎么回事,难道是……妖圣故意封锁了入口?”

“你小声点,莫要胡说!”

“怕什么,那几位现在都还没出来呢,快说快说!”

“应该不是吧?听前面进去的人说,缄默之境内似乎出了什么问题,隐隐有崩溃的迹象。他们进去后发现情况不妙,就赶紧退了出来,然后入口就自己封住了。”

柳清欢到达时,听到的便是这个消息,一时之间不由也有些怔愣。

莫非嵗煋失败了,没封住时光蚀印?

而另一边,有几人正在低声谈论第二层各族祭场迁移之事。

“听说了吗,九尾狐族与有章氏闹翻了。”

“他们刚联姻不久,这么快就闹翻了?”

“是啊,有章氏那位族长之子,要求狐王之女离珠帮忙迁祭场,但离珠却执意要先去迁自家祭场,于是两人当场就大吵一架,还动了手。”

“啧啧!”听者意味不明地感慨了两声,转而又问道:“听说你们后来去了四象神宫?”

“去是去了,但是,四象传承天壁却不见了,我们都快把神宫拆了都没找到。”说话之人突然压低了声音:“所以几个大族提议,干脆把那座神山搬出来,再慢慢找……”

柳清欢面露意外之色,他此时用正立无影隐匿着身形,因此也不怕被在场这些妖族发现,往那边靠近了些。

就见一个妖族满面惊疑,问道:“那座山据说是神殿大阵的一部分,你们竟然将之搬出来了?就不怕影响到整座神殿?”

“呵呵,看把你吓的!神殿这不是没塌吗,那些大族传承那么久,自然有稳妥的办法移走神山,只要不去地宫底下的地牢,就不会出问题的。”

那人笑了笑:“就算出问题也没事,谁知道原始汤池以后还能不能再现世,让后人烦恼去吧!”

“你们真是……那神山现在在谁手里?”

“自然是在几个大族那儿,听说是为了防止哪一族霸占神山,所以到时会将其放到大陆上,不过地点却还没定。”

“那咱们岂不是都有机会上去了?太好了!”

听到这里,柳清欢悄然从两人身边走开,顺便在心里为神山山神担心了那么几息。

希望以后再去找他时,他没被妖族抓住吧。

这时,所有妖族突然停止了交谈,都朝远处望去,只见几位妖圣和弥云一起缓缓朝这边走来。

不少妖族连忙赶过去拜见,柳清欢也寻了个空档现出身形,走向弥云。

对方看到他,笑着打招呼道:“我在下面寻你半天,原来你已经出来了,几时出来的?”

“有段时间了。”柳清欢道:“怕错过出去的时机,所以早点来这儿等着。”

弥云笑咪咪地道:“怎么样,这趟收获如何?第三层你怎么没去寻我,本还想带你进原始汤池的。”

“找了,就是没找到。”柳清欢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对空间之道涉猎太少了,拿第三层那个空间迷境完全没办法,在里面乱转了一气。不过好在虽然没找到原始汤池,也采了不少灵药,还有幸遇到了灵潮,涨了些修为。”

弥云打量了他一下:“不错不错,你这修为涨得挺多啊,不过你竟然没找到原始汤池?那有点可惜了。”

柳清欢叹了口气,脸上很快浮起好奇:“前辈这次的收获怎么样,那原始汤池又是什么样子的?”

说着他压低了些声音,问道:“您得到本源真髓了吗?”

弥云的笑容淡了些:“没呢,我们赶去的时候,本源真髓已经被人取走了,一滴不剩!”

柳清欢露出惊讶之色:“怎么会,谁取走了?”

“现场留有不少葫芦断藤,还有一些未散的阴冥之气。”弥云神色有些莫测高深:“所以我们一致怀疑是鬼车干的。”

“阴冥之气?”柳清欢一边思忖,一边点头:“普通的阴气和真正的阴冥之气大为不同,后者只在阴冥地府或修了相关术法才会有。”

他转头四顾:“那家伙现在还没来,不会躲在哪个角落,不敢出来吧。”

这时,金翅大鹏走了过来,冷哼一声道:“我倒要看看,他能躲到几时!除非不从神殿出去,不然我掘地三尺都要把他翻出来!”

一声冷笑从身后传来,却是一脸阴郁的九婴,目光死死盯在柳清欢身上:“怕就怕,鬼车早就死了!”

柳清欢被看得背脊发凉,不明所以地与其对视了一瞬,眉头皱起。

“你闭嘴!”弥云突然怒道:“都说了你那个猜测站不住脚,不管鬼车死没死,都不可能与青霖相干!”

九婴沉声道:“那请他解释一下,为何鬼车说要去第二层出口堵他,之后就再没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