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详情 手机

扫一扫,免费移动阅读

设置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东郭先生的真面目
作者:唐家太公分类:仙侠

身穿灰色斗篷的人整个面目都笼罩在斗篷之中,完全看不到,可是,叶枫还是认出了他。

他认得的是那股剑气,那一股炙热如同烈焰一般的剑气!

那人轻轻叹息了一声,伸手缓缓掀开了罩在头上的斗篷,露出了他的脸。

叶枫的脸上痛苦的一阵抽搐,嘴里喃喃的说道:“真的是你!这怎么可能?你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站在他面前的这个东郭先生,赫然正是早在他入蜀之前,在深山之中的那个汤家村,为了救护叶枫,而死在唐花之下的老姜叔。

泰山姜慕白!

可是这怎么可能?当初姜慕白明明就死在叶枫的眼前,叶枫是亲眼看着他的棺椁下葬的,然而如今却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还是那一直神秘莫测的东郭先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叶枫感觉到脑中一片混乱,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姜慕白望着叶枫,眼中的神情很是复杂,半晌才叹道:“其实,我也不想我们用这样的方式再见的。”

叶枫的神情依然有些发愣:“你,你不是在汤家村就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姜慕白微微一笑道:“我能站在这里,也并非是鬼魂,自然就是没有死。”

叶枫不明白:“那在汤家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姜慕白说道:“其实,那不过只是唐大少所设计好的一场戏而已。”

“一场戏?”叶枫怔住了,“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

姜慕白淡淡的说道:“当时你已经答应了唐大少,要入蜀来唐家堡调查唐柔那丫头死亡背后的真相。唐大当时已经与皇上约定好了,借此机会发动叛乱,夺取唐门大权,推翻唐老太太,进而寻找那神秘的上古宝藏。他们全都深信不疑,那宝藏必定就藏在唐家堡的某处,而唐门正是负责世代看护宝藏的家族。”

“然而,唐大却忌惮于你的聪明,你最善于捕捉蛛丝马迹,进而推断出事情的真相,这一点唐大十分清楚。而他更加清楚,要想寻找宝藏,就一定要让你心甘情愿的来到唐家堡。为了避免你途中发现什么线索,从而影响大计,因此唐大才安排了这么一出戏。”

“他先让我驾车把你们带到了汤家村,汤家村地处深山之中,那里的人曾是唐门的罪人,蒙唐家恩德苟活于世,因而对于唐大少的命令自然是无有不从。所以,那里便是上演这出戏最好的场所。”

“那一晚,唐大先扮作黑衣人假意要用唐花偷袭你,然而再由我出面,装作用自己的身体挡下唐花的攻击,最后再假装死去。其后汤家村的人则会按照计划,将假装盛殓我尸首的空棺材当着你的面下葬,如此整个计划就完成了。”

“那唐花本是唐老太太所创的独门暗器,天下间她只传给了最疼爱的孙女唐柔,而如今唐柔已死,我却死在唐花之下,无疑所

有的疑点就会集中到唐老太太的身上。你感怀于我的舍身相救,势必先入为主的对于唐老太太产生了怀疑,这样一来对于这以后入蜀一路上的种种疑点自然也就会认为是唐老太太所为,至于后面唐大发动叛乱反对唐老太太,你自然也不会过于插手。太过重情义,原本就是你最大的弱点,这一点唐大看得很准。”

“至于为什么选择我来做假装舍身救你而死的那个人,一则是唐花的威力过于巨大,除了我这样的身手之外,谁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真正接下它的攻击而安然无恙。再则就是当时我已经接到了皇上的密令,必须赶去迎接他入蜀,保护他的安全,所以我必须要离开,而诈死,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听完了姜慕白的解释,叶枫一下子全都明白了。

难怪那一晚遇袭之时,他会觉得袭击他的那个黑衣人的眼睛分外熟悉,原来,那竟然是唐大所假扮的。可惜自己对于唐大太过于信任了,竟然少没有联想到他的身上。

而当时,他也感觉到奇怪过,这唐花本事唐老太太的独门暗器,天下间除了老太太自己和唐柔之外,谁还能拥有?

当时他曾怀疑这黑衣人可能是唐老太太派来的,毕竟当初在兰州城中初见唐老太太之时,她似乎对自己就怀有莫名的敌意。而现在看来,既然唐柔是死在唐大的手上,那么她身上所带的唐花也就自然而然的落入了唐大之手,这没有什么奇怪的。

只不过使用唐花的独特手法天下间除了唐老太太和唐柔之外,再没有人知晓,唐大虽然得到了唐花,却不明其法,只不过是依样画葫芦,模仿唐柔的手法,因而当时叶枫才会感觉到黑衣人打出的唐花的威力,较之唐柔所施放的,的确有着巨大的差别。

回想起当时眼看姜慕白为了救护自己而死的情形,自己竟然还为此伤心落泪,如今想来真是啼笑皆非,真不知道该恨唐大和姜慕白联合起来欺骗了自己,还是该恨自己的愚蠢,这么容易就上了当。

或许,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太重情义,的确是自己最大的弱点。

叶枫抬头望着姜慕白,这原本十分熟悉的容颜,现在在他的眼中竟然有了几分陌生之感。

他深吸了口气,压抑住胸中激荡的情感,开口问道:“想不到,你就是那早已闻名的东郭先生?”

姜慕白点点头:“一点也不错。”

叶枫接着说道:“其实,我的那位义兄张胖子,早就已经疑心那东郭先生其实便是你的化身。”

姜慕白一怔,似乎有些不相信:“哦?那小胖子是如何猜出的?”

叶枫说道:“他博览群书,过目不忘,这一点你自然早已知晓,可是他看上去粗犷,其实却心细如发,聪明异常,这个你就未必知道了。”

姜慕白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静静等着叶枫说下去。

叶枫接着说道:“他从古籍之中曾经看

到过,东郭这个姓氏其实是源自于战国时期的齐国王族,而当时齐国的王室宗族,便是姓姜!而你姜家世代隐居泰山,正是当初齐地,又早有传闻,你们便是当年齐国王室后裔,自然难免会联想到你。”

“而且,这个东郭先生武功极高,当初太祖皇帝能够拿住姬天语这样的人物,也全仗你的出手相助,当今之世,武功能够直追姬天语的人能有几个?由此可以推断,东郭先生其人,你有着最大的嫌疑!”

“只可惜,你们在汤家村演的那一场戏,骗过了我们所有人,张胖子认为你既然为了救我舍身而死,如此大义,定然不会是那东郭先生,还以为他自己猜错了,对你满怀歉意,却不曾想,当真是你!身为齐国王室后裔,空怀这绝世武功,却耍这样的阴谋诡计,你难道不惭愧吗?”

姜慕白忽然惨然一笑,说道:“惭愧?我为什么要惭愧?想我姜氏一族,当初贵为齐国王室,是何等的荣耀风光?先祖齐桓公姜小白,历经苦难,终于奋发图强,令齐国领袖诸侯,被奉为春秋五霸之首,天下无不仰视。我这个名字,也是因为仰慕先祖,所以改为姜慕白,希望能够有一天能够像先祖一样,重振姜氏家声,令我姜氏重新扬名天下,获得四海敬仰。”

“然而如今的姜氏,早已不复当年的荣光。纵然有着绝世剑法,几十我将剑术练到了巅峰,天下无敌,只不过也只能得到武林人士的敬慕,要想重现昔日荣耀,却谈何容易?当今之世,要想达到这样的目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投靠当今皇室,立下奇功,从而获得封赏,再现荣耀。”

叶枫点点头:“所以,你当年便投靠了太祖皇帝?”

姜慕白说道:“不错,所谓习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有我这一身好武艺,原本以为投靠当时的皇上,自然是取得晋身最好的办法。于是我化名东郭先生,投身于太祖皇帝麾下,甘当驱使,原以为立功受封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可惜,太祖皇帝虽然出身草莽,然而对于江湖人士却十分的猜忌,即便是当年我助他拿住了正值巅峰,武功天下难有敌手的姬天语,立下了如此大功,他却依然只是赏赐了一些金银,对于封爵之事却只字不提。我所希求的岂是金银这样的俗物?因此在太祖皇帝手下的那些年,我一直感觉很压抑,颇有些怀才不遇的感慨。”

“直到后来,我遇见了当今皇上,当时他虽然还只是燕王,区区一个镇守边藩的藩王,然而他胸中的大志,他的梦想,他描述的未来盛世的美丽图景,却令我感到无比的感动。从那时候起,我便决意全心全意的帮助他,成就大业,而他也答应我,待到他的伟大计划成功之日,定然重重加封姜氏满门,还要把泰山一代的齐地全都封赏给姜家,世代相传。”

叶枫听了这话不由得暗自吃惊,泰山乃是历代皇帝封禅祭天的所在,能将此山封赏他人,的确是不小的殊荣。